《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 - 第2章 太慣着她了

第2章 太慣着她了

結婚三年。

禾箏受過太多委屈。

她都一一忍受了,從沒說過一句誰的不好,於是一個寬容大度的頭銜便將她牢牢鎖住。

燕京城人人都知道季平舟有個和善的妻子,不管他在外面玩的多大,禾箏仍是笑嘻嘻的,於是季平舟活的還像是未婚時那般隨性自在。

誰也沒想到有一天,禾箏會提出離婚。

季平舟以為是自己幻聽了,輕皺了下眉,竟然又回到了剛才的話題,「今天是什麼日子?」

禾箏面無表情,「不重要了。」

「誰又給你臉色看了?小妹?」

「離婚協議放在桌上了,我已經簽好字,你看一下,沒有問題,我們抽個時間,去把證領了。」

三年前季平舟也是以同樣的口吻跟她提結婚,甚至連遣詞造句都一模一樣。

季平舟詫異之際又覺得茫然,禾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走出商園也就是偶爾被叫去接喝醉酒的他,去哪裡找的人擬離婚協議?

來不及細究。

禾箏低頭扣着身前的紐扣,徑直往房間外走去,自然的像是來這裡借住一晚的遊客,連一點味道都不想留下,

季平舟沒有攔她,平淡道:「要是回方家,我讓小簡送你,玩幾天再回來吧。」

她都提離婚了,他仍然沒有當回事,在他心中,她就是這樣的紙老虎,永遠翻不出什麼滔天的風浪,對於他的反應,方禾箏早有預料,並不詫異。

「季先生,你聽好了,我是要跟你離婚,不是分居不是冷戰,是離婚。」

「嗯,知道了,回去玩吧。」

這天禾箏才發現,跟季平舟交流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她沒有力氣再白費口舌,緩緩神,不再言語,快步離開這個令她幾度窒息的房間。

走的時候,她連房門都沒有順手帶上。

季平舟望着他聽話乖巧的小妻子單薄的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