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無星,你有我》[夜裡無星,你有我] - 第8章 傳說中的歷程集團總裁

豐城的水晶島高級公寓樓里,安粒粒坐在電腦前看着網友們的評論,眼神里充滿了怒意,覺得自己成為了網友們口中茶餘飯後的消遣。

她的嘴角動了動,「什麼叫我勾引他?明明是我先出現的好嗎?」

「你們都懂什麼?要不是因為姜暖那個死賤人,我才是歷程集團總裁的夫人!」

安粒粒咬牙切齒地捏緊手裡的酒杯,抬手猛地一飲而盡,然後撒開手讓酒杯自由落地,安靜的房間內,除了「砰」地一聲,還有安粒粒的吼叫:「啊——,姜暖,我要殺了你!」

那些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劃破了安粒粒的小腿和腳心,她絲毫沒有察覺到疼痛,血順着細膩光滑的肌膚流了下來,在腳下形成了一灘鮮紅。

「哈哈哈,六年了,整整六年,我從大學畢業開始,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後替你賣命,沒想到,到頭來我什麼都沒有得到……」

安粒粒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語,臉上的淚水打**原本精緻的妝容,她披頭散髮,抬起臉的瞬間像極了電影里的女鬼,走到酒櫃前,又開了瓶紅酒,直接灌進了嘴裏。

她瘋了,完完全全瘋了。

微博評論區里已經有人扒出了安粒粒的過往。

啊署有點綠:我認識這個坐在地上的女人,安粒粒,雲城人,家住在農村,當年以689分的高考成績考上了豐城的大學,畢業之後就留在了豐城打拚。大二那年網傳有同學見過……

雲朵偷喝我的酒回復啊署有點綠:傳了什麼?兄弟你快說呀,話說一半的人真吊胃口。

沒有名字回復雲朵偷喝我的酒:像他這種話說一半吊人胃口的人,我反手就是一個舉報。

啊署有點綠回復沒有名字:你腦子有病啊,我愛說不說,管你屁事!

十八線糊星評論啊署有點綠:Peace and love,別生氣了大哥,你就說唄。

啊署有點綠回復十八線糊星:不是我不說,你看看這些人說話咋那麼沖呢?

一隻喵桑回復十八線糊星:我倒是聽過一些有關她的傳聞,網傳她大二那年給豐城的某個富商當過情人,那富商每個周末都會親自開車到學校門口來接她。後來這件事被原配知道了,來學校里鬧過一次,當時鬧的人盡皆知,最後是富商給校領導塞了錢,才把這事壓了下來。

吱吱回復一隻喵桑:怪不得呢?這麼一來事情就能說通了,原來她還是個慣三。

洪世賢評論吱吱:安粒粒真的好騷啊?你怎麼扛着品如的衣櫃。

……

「喂,蘇總,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所有熱搜都給撤下來了。」

「再有下次,你的報社別想開了。」

蘇問修面無表情地坐在姜暖身旁,手裡抓了幾根她的碎發將它們纏繞在指尖摩挲,眼神一直遊離在姜暖的身上,遲遲不移開。

「謝謝蘇總,不會再有下次了。」

「嗯。」

報社社長見蘇問修掛斷了電話,看了眼手機上的三個字,腦海里又浮現出剛剛的對話。

他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搓了搓手,緩了好一陣,才敢把心揣回肚子里,深吸了一口氣。

誰讓蘇問修是商業界內人人懼怕的魔頭,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投錯了胎。

姜媽媽午睡醒來後,走到院里對正在修剪花草的娟姐吩咐了一句:「娟姐,下午你去趟市場,要買的東西我都寫在本子上了。正好暖暖他們都在家,你就多買些。」

「好的,太太,等我忙完就去。」娟姐接過姜媽媽手中的本子,繼續修剪剩下的幾棵月季。

姜暖見媽媽回來了,把桌上整理好的畫稿放進文件袋裡,起身準備上樓。

「媽媽,您剛到院里和娟姨說什麼呢?」

「讓你娟姨去市場買點東西。」姜媽媽拿起桌上的橘子,扒了皮掰下一瓣果肉放到嘴裏。

「要不我去吧,改完稿就沒什麼事了。」

蘇問修和姜爸爸下了幾盤棋,剛從書房裡走出來,就聽見姜暖的聲音,他站在二樓看着正往樓上走的姜暖,然後和姜媽媽說道:「媽,讓我和姜暖去吧。」

「不用的,姑爺,還是我去吧。」娟姐忙完院里的活,回到客廳正好聽見他們的對話,連忙說道:「外頭太陽大,您們就在家裡休息吧,我去去就回。」

「娟姨,還是我們開車送你去吧,這麼大的太陽,別把自己給曬壞了。剛好我也想和你學學怎麼挑新鮮的蔬菜。」

蘇問修聽完姜暖的話,轉身走回卧室,換了身輕便的衣服。

「娟姐,你就讓他倆送你去吧,這樣來回也方便些。」姜媽媽打開電視,開始追劇。

「好的,小姐,那您先去換衣服吧。」娟姐說完將手裡的工具放回了儲物室。

姜暖推開門就看見正在換褲子的蘇問修,紅着臉拉開抽屜,將手裡的文件袋放了進去。

「你換衣服怎麼不鎖門?」

姜暖從衣櫃里取出一件藍色拼接網紗背心裙,看了眼坐在床邊的蘇問修,走進浴室里。

她前腳剛進去,蘇問修後腳跟了上來,從背後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