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無星,你有我》[夜裡無星,你有我] - 第1章 她要同他離婚

床上堆着衣物,地上擺放着打開的行李箱。

早在昨日,她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想着快點結束這一切,逃離這裡,逃離他。

是的,姜暖要離婚。

她要離開,她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

她要和他再無瓜葛。

離婚是姜暖向他提出的,就連離婚協議也是姜暖自己擬的。

她沒有同他講,而是在通知他。

姜暖什麼都不需要,只要蘇問修簽下他的名字就行。

可是,時間已經過了整整一個月。

蘇問修到現在還沒回來,甚至連個電話都沒有,想到這裡,姜暖冷呵了一聲,喃喃道:「我對他來說並不重要,還有什麼好留戀的。」

忽然間,她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委屈和傷心,眼淚迅速的湧進了眼眶裡。

姜暖擦了擦眼角的淚,顧不得再想其他,提起筆,在協議上籤下了她的名字。

姜暖起身離開書桌,快速地收拾好要帶走的衣物,把那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全都留在了這個房間。

開門走下樓梯,到客廳時,姜暖的行李箱發出了聲響,她準備走到廚房,和正在做飯的顧姨打聲招呼就走的時候。顧姨以為是少爺回來了,小跑着出來,「少爺,您回來了。」結果看到的卻是拉着行李箱的姜暖。

「顧姨,我要出去幾天,如果蘇問修他回來了,問起我,你就說我和方圓約好了,要回青城。」姜暖看着顧姨說道。

「好的,少奶奶。晚飯快做好了,您要不吃了再走?」

「不了,謝謝顧姨,方圓還在門口等着我呢。」說完姜暖走了出去。

顧姨看着背影都能感覺到她的疲憊,心想:這下好了,本就嬌小的少奶奶現如今越發地消瘦,說來這還得多虧了自家少爺的「福」,已經連着一個月沒見到他的人影了。

每次少奶奶給他打電話,不是聯繫不上人就是在忙工作,神神秘秘地連家都不回,把自己的妻子冷落在家裡,真是作孽。

他該不會又和那個女人糾纏在一塊吧。

想到這,顧姨搖了搖頭,連她都替姜暖抱不平,雖然少爺是她從小看着長大的。

蘇宅外,一輛車停靠在大門前。

司機見姜暖走了過來,立馬下車順手接過她手中的行李箱:「姜小姐,我來吧。」

並幫她拉開右側車門。

「快上來吧,要不然該趕不上了。」說話的正是姜暖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方圓。

方圓和姜暖,她倆有着過命的交情,但是呢過的不是她們的命,而是她倆另一個好朋友——紀良言的「命」,當然這只是個小小的意外。

紀良言現在可是活得好好的,還成為了國內有名的畫家。

「好,那可不得快點了,我親愛的方小姐。」姜暖笑着上了車,坐在方圓旁邊,司機關上車門,往機場方向駛去。

「您好,女士,我們的飛機馬上就要降落了,請您收起您的小桌板,謝謝。」姜暖被叫醒,也許是這兩天太累了,她一不小心就睡著了,轉頭看了眼旁邊的座位,方圓沒在,應該是去洗手間了。

她抬眼望去,天已烏黑,再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這時,飛機里傳來播報:「早上好,女士們,先生們:

現在是凌晨3:00整,飛機還有半小時降落在青城國際機場,外面溫度26攝氏度,現在將關閉衛生間的使用,請將您的座椅及桌子恢復成直立,謝謝。」

「Good morning,Ladies and gentlemen:Its three in the morning……」

方圓回到座位上拍了拍正看着窗外的姜暖,「嘿,你醒了,今天你可是一上飛機就睡著了,還流口水了呢。是不是夢到了什麼好吃的,又或者……」

姜暖轉過來看着一臉壞笑的方圓,有點好笑地回道:「你在說什麼呢,看你那不正經的樣子……」

半小時後,飛機落地,方圓和姜暖走出機場大廳,好巧不巧的是,一輛賓利剛好停在她倆面前,就好像卡着點似的。

車門打開,車上的男人走了下來。

他膚色偏淺,略顯蒼白,額前的碎發半掩着眉毛,周身透着一股子難以掩飾的書卷之氣,清秀的面容上,鼻樑高挺,唇型飽滿,整個人顯得儒雅斯文,風流倜儻。

紀良言靜靜地站在機場門口,卻不知自己的身上聚集了多少目光,他頂着一張眉清目秀的臉從小帥到大,自然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點,更別說是在人來人往的機場了。

姜暖看着眼前的男人,竟覺得有點陌生,想來是好久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