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楚靈》[葉辰楚靈] - 太荒仙王全文第33章

昨日,天陽峰和人陽峰的弟子在後山被打蒙了一片,鍾老道和青陽真人勃然大怒,嚴令座下弟子提防其餘兩峰,話語間還有讓弟子們放手去乾的意味。

果如葉辰所料,恆岳宗的後山,成為了三大主峰暗鬥的戰場。

以至於,出現了這樣一種現象,但凡前去採集靈草的弟子,懷裡都揣着一根黑鐵棍。

你敲我悶棍,老子死也要敲回去。

幾乎所有被敲悶棍的弟子,都是抱着這樣的心理。

啞巴虧不能白吃,心裏憋着的火,老子管你是不是兇手,照敲不無,以發泄心中的憋悶。

啊…..!

啊……!

後山殺豬似的慘叫,從天明響到天黑,惹得恆岳宗弟子長老一頭霧水。

「這三大主峰是要翻天哪!」

「從此以後,後山可不能隨便進了,天曉得哪天就被敲了悶棍。」

「愛敲誰敲誰,不敲我就行。」

一天下來,但凡進去後山的弟子,多是捂着後腦勺出來的,或是鼻青臉腫、或是滿身腳印、或是遍體鱗傷,着實成為一道道亮麗的風景。

後山的暗鬥,愈演愈烈。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暗鬥逐漸演化成明斗,戰場從恆岳宗後山轉移到了恆岳宗的風雲台。

「天陽峰孔樂,給老子滾出來,我在風雲台等你。」

天剛亮,地陽峰的弟子便下了挑戰書,他的挑戰,似是引起了連鎖的反應,挑戰的聲音接連不斷。

「人陽峰岳康,老子在風雲台等你。」

「地陽峰趙龍,你他娘的,老子跟你不死不休。」

「別他.媽玩兒陰的,有種上台來戰。」

三大主峰弟子之間,歷來都有私怨,這敲悶棍事件,真正成為了他們開戰的導火索,風雲台一整天都打的熱火朝天,他們的相互挑戰,讓本就熱鬧的風雲台,成為真正的風雲際會之地。

「如曾盛況,恐怕自我恆岳建派以來,都為曾出現過。」

「三大主峰怎麼稀里糊塗就幹起來了。」

「積怨已久,就算沒有敲悶棍事件,他們遲早都是要開乾的。」

而造成這所有一切根源的葉辰,此時正在小靈園不緊不慢的煉製着玉靈液。

整個小靈園葯香之氣浸人心脾。

「好香啊!」虎娃大眼撲朔的站在葉辰房門外,貪婪的吸允着房間中溢出的香氣。

「玉靈液。」曾經是恆岳宗的長老,張豐年對着葯香之氣很是熟悉。

張豐年眼中還有詫異之色,玉靈液清涼溫和,而從房間里飄出的玉靈液香味是熱氣騰騰的,顯然是剛出爐的玉靈液,這讓張豐年頗有深意的捋了捋鬍鬚。

深夜裡,葉辰的房門才開了。

一身邋遢的葉辰從裏面走了出來,頭髮蓬亂、臉色疲憊,嘴邊還有鬍子茬。

狠狠的伸了一個懶腰,葉辰體內傳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響。

兩天三夜,他足足煉製了上百瓶玉靈液,對火的操控,對玉靈液的煉製,越來越多純熟。

呱!

呱!

那名為小鷹的巨鳥似乎還沒睡,撲閃着翅膀過來了,毛茸茸的腦袋不時的蹭着葉辰的身體。

它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想要在空中飛行,起碼害的個把月。

「餓了?」葉辰輕輕撫摸着小鷹毛茸茸的腦袋。

呱!

呱!

小鷹靈性不低,似是聽得懂葉辰的話語,抖了抖腦袋。

葉辰微微一笑,手掌拂過儲物袋,將一大塊肉拿了出來,遞到了小鷹面前。

小鷹的眼睛,瞬間變得雪亮,吃的很香。

「幫幫你吧!」葉辰再次撫摸了一下小鷹的腦袋,而後將一瓶玉靈液打入了小鷹的身體。

玉靈液入體,小鷹頓感全身熱氣騰騰的,磅礴的力量撐着它的身體,讓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