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佈道者》[遙遠的佈道者] - 第9章 血濺高老莊

豬笑天朝着村外走去,來到趙家婦女的父女中,運轉功法療傷,鴻蒙星辰訣具有強大的療傷效果,在天地元氣的洗涮下,傍晚時分他的傷勢基本已經恢復。

回到土地廟,沒有再拜土地,徑直回到廂房,感覺腹中空空,於是在廚房裏面忙活起來,沒多久,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完成,正欲大快朵頤時,土地公的聲音響起:「豬笑天,且來前殿,本神有差事安排!」

早不說晚不說,非要在吃面時候說?

「有事說事,我聽着就是,為何非要我去前院?」

「本神喚你做事,你來就是,費什麼話?!」

豬笑天沒動,自顧自的吃着面,可面碗卻忽然崩碎,讓他吃無可吃。

土地神怒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忤逆本神的意志,信不信本神斃了你?」

豬笑天不屑道:「就憑你,小矮子,你在威脅我?」

「膽敢辱罵土地神,你不想活了?」

「我心情不好,你別來惹我!」

「你若是不願做這神吏,那便給本神滾,本神這小廟容不下你這個大爺!」

「走就走,反正我也不想在此待下去!」

豬笑天輕笑道:「我曾在這廟宇中待過千年,這裡本就是我的地盤,該滾的是你。」

「你是不是以為學了點本事,就敢跟本神叫板?」

廂房中出現莫名的威壓,壓得豬笑天呼吸困難,好漢不吃眼前虧,他朝着土地廟大門走去。

可剛來到殿前大院,地下忽然噴出煙霞,擋住豬笑視線,他急忙退回大殿之中,看着神龕上的雕像,豬笑天怒不知從何起,躍上神龕,抬腳踹向土地爺雕像。

「可惡,你小子給我…」

土地爺的話音未落,雕像已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

豬笑天傲然挺立神龕之上,心中莫名的暢快。

殿前大院的煙霞中走出個手持鹿頭拐杖,身高三尺的老頭,憤怒的看着豬笑天,道:「小子,你這是找死!」

豬笑天惡向膽邊生,豪氣干雲道:「光說不練假把式,有本事放馬過來!」

土地神衝進大殿之中,跳上神龕,手中鹿頭拐杖綻放玄光,朝着豬笑天敲去。

豬笑天身上氣勢大漲,先是腦後生出道暈,而後氣勢瘋長,緊接着身後出現人形光影。

大周天星辰遁!

他身子周圍綻放星光,形成護盾。

鹿頭拐杖敲在星辰護盾之上,土地神頓時被彈飛,場中爆發巨大的氣浪,整座土地廟轟然倒塌。

豬笑天駕着光遁衝出,漂浮在土地面上空。

土地神躺在廢墟之中,口吐鮮血道:「你怎麼修為瞬間激增的?」

豬笑天笑而不答,問道:「我且問你,那夜在亂葬崗偷襲殺我的黑衣人可是你派的?」

土地神擦去嘴角的鮮血,恍然道:「原來你已經知道,怪不得對本神這麼大的惡意。」

他大方承認道:「沒錯,是本神安排的,本以為可以輕易將你抹殺,沒曾想你竟然如此難纏!」

豬笑天問道:「你我並無讎隙,為何你要加害於我?」

土地神仰天大笑,道:「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怪只怪你長得太帥,將高月的心擄走,我家公子追求不得,自然是要殺你這個始作俑者。」

「你家公子…是柳乾么?」

「對,我家公子正是柳乾,你先與公子搶女人,又割掉他的子孫根,今日饒你不得。」

土地神自廢墟中跳起,腳下生出祥雲,沖至豬笑天身前,雙手握着鹿頭杖,敲向豬笑天腦門。

豬笑天駕遁後退,堪堪躲過,待土地神的鹿頭拐杖卸去力道,他駕着大周天星辰遁衝出,土地神大驚,鹿頭杖橫掃而出,可他似乎忘記先前的惡教訓,鹿頭杖剛敲在光遁之上,頓時反饋出巨力,將土地神震飛。

趁土地神在天上飛時,身子尚處於僵直之時,豬笑天乘勝追擊,駕着光遁加速馳突。、

土地神被撞,直直的射向地面,身子嵌入土地面的廢墟中,再次噴出鮮血。

豬笑天從天而降,站在土地神面前,嗤笑道:「所謂神明,不過如此!」

「小子,你不要得意,本神只是凡人境三層修為而已,這天地很大,不是么?」

「死到臨頭還敢跟我講大道理,弱者有什麼資格講道理?」

豬笑天彎腰將土地公提起,狠狠的摔入夜空中,駕着光遁自下而上的衝出。

就在此時,高老莊四面八方響暴喝。

「休要逞凶!」

豬笑天不管不顧,徑直撞向土地神,夜空中頓時碎肉紛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