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貓九黎》[妖貓九黎] - 第4章 瘋批校草vs流浪妖貓(3)

一時間,原本安靜的考場,同學們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他不是年級第一嗎?還作弊?」

「我就知道,他成天撿垃圾什麼的,晚自習也不上,還能拿第一肯定是有貓膩的!」

「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

林清不慌不亂地把作文的最後一個字寫上,蓋上筆蓋,緩緩說道。

「我是林清。」

「上周五下午應易老師要求,到她辦公室幫她批改作業。」

「也就是說你承認上周五下午去辦公室幫老師批改作業的時候偷了考卷了?」為首的一個中年禿頭挺着啤酒肚男人厭惡地說道:「平時不好好讀書,凈想着這些歪門邪道的。」

「難道高考也還能讓你偷到考卷?」

「那些個家長說自己孩子平時成績那麼好,為什麼高考卻考的那麼差,來學校鬧的,都是像你這樣的學生搞出來的事!」想來他就生氣,前段時間他處理過不少這樣的事情,家長以為自己孩子遭遇了不公,不相信自己平時成績優異的孩子,高考成績卻連個三本都夠不上,還以為是自家孩子的成績被別的人篡改了;這又是來學校鬧的,又是去教育局鬧的,結果怎麼著?人學生自己承認平時都是自己耍小聰明,靠作弊取得的好成績;這不,一到高考,檢查那麼嚴,不能作弊了,就原形畢露了。

這林清自己也有所耳聞,提起來大家都說他是個人物,又要自己掙錢養活自己,又要兼顧學業,就這樣還能次次取得年級第一。

要他說啊,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該好好讀書的時候掙什麼錢?反正他是不看好,覺得林清這樣遲早出事。

說罷,他恨鐵不成鋼地沖林清說道。

「行了,你跟我們走吧,這次考試成績作廢!」

「其他同學引以為戒,繼續考試!」

「等一下!」林清沒有動作,「我什麼時候說我偷考卷了?」

「我去過老師辦公室並不代表我偷了考卷。」

被暴力可以視作是無聊的玩笑,他可以忍耐;被孤立就當是還自己安靜,他可以接受;但是,被污衊不行,受處分不行,他雖然窮,他也有夢想有尊嚴。

龍在淺底被犬欺,也要看龍願不願意。

「易老師周五下午就把考卷連同答案放到了辦公室。」

「周五下午就你一個人去過老師辦公室!」

「在你的課桌里還搜出來了考卷!」朱主任怒道:「你還有什麼可狡辯的?!」

「在我的課桌搜出來了考卷?」林清想想就覺得好笑,考試都是按照上一次考試成績安排的考場,林清的考場不在自己的教室;由於要去奶茶店兼職的緣故,林清也從不參加學校的晚自習;因此,這兩天考試,自己從沒有回過教室。

難為他們還能從那個堆滿垃圾的座位里搜出來「證據」。

「我沒有偷考卷。」頓了頓,林清半是嘲諷半是認真地說道:「說不定那是別人當成垃圾丟到我課桌的呢。」

「你還狡辯!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朱主任氣急四下張望,衝著考場最后角落里的女同學喊道:「易倩,你來說!上周五下午你都看到了什麼!」

視線匯聚,易倩也沒想到朱主任會把自己叫起來,她臉上得逞的快意還沒來得及收斂,僵着一張臉站起來說道:「上周五下午,我看見林清他……」

林清回過頭,第一次用心打量一個女生,這個女生和自己是同班,林清有印象,她曾經紅着臉遞給自己一盒牛奶;也曾經偷偷躲在暗處看自己;更甚至,林清也有聽過她和別人討論自己,或是害羞,或是厭惡;或是崇拜,或是貶低;這些情緒對林清而言都無關痛癢,他從沒放心上。

有些惡找不到源頭,就像有些愛不需要理由。

「我看見林清他慌慌張張從教師辦公室跑出來,把一張試卷一樣的紙塞到了書包里。」

感知到林清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易倩的靈魂彷彿都在顫抖,她低着頭,嘴上說著污衊林清的話,陰影遮住了她臉上若隱若現的詭異笑容。

朱主任冷哼了聲:「冥頑不化!」

林清冷眼看着易倩往自己身上潑髒水,都說G市一中是G市最好的學校,有最好的教師,最好的教學樓,最好的教育資源;可是在林清看來G市一中是G市最差的學校,這裡有最冷漠的老師,最壞的同學,最無情的校規。

作為中考狀元的他被一中用高額的獎學金和優越的條件當成寶貝蛋一樣收攬來,就在G市太子爺放下話之後,曾經的寶貝蛋就顯得一文不值。

優越的條件收回,承諾的包住宿取消,說什麼學校宿舍樓是由靳寒母親投資建造的,學校無權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