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貓九黎》[妖貓九黎] - 第2章 瘋批校草vs流浪妖貓(1)(2)

畫有塗鴉的校服,蓄着一截小辮,手上還帶着兩個骷髏戒指的男生,依靠在牆邊,嘴上還叼着一根煙,吐出一個煙圈,冷笑着朝林清走去。

他俯下身子,高大的身影蓋在林清的上方,惡意地朝林清吐了口煙霧,嗤笑道:「不知道你這副懦弱的樣子被校花看見了,她還會不會喜歡你?」

「啊~我忘了,校花她早就不喜歡你了。」

「上次,你被打得跟個狗似地趴在地上,被她瞧見了。」

「你知道她說什麼嗎?」

「她說你噁心!哈哈……」

暢快地笑了兩聲,他極快地給了林清一巴掌,「你那是什麼眼神?!不服氣啊?不服氣你咬我啊!你還手啊!」

他直起身子,挑着眉滿臉嘲諷,「你敢么?!」

「他哪敢啊!他就是條死狗!」賴興旺嘲笑道,「呦呵~你看他還敢瞪我們!」

「我好怕怕哦~」說著上前踹了林清一腳,「你和你那坐牢的老爸一樣,沒出息!」

「兄弟們給他點顏色瞧瞧!」

林清攥緊了手心,咬着牙承受辱罵和拳打腳踢,他蜷縮着護着頭和手,閉着眼安慰自己,還有256天了。

快了,他再堅持堅持就能永遠地離開這裡了……

……

「靠!他怎麼不還手!」九黎在輪迴鏡中看見了這幅場景,氣的牙直痒痒!

「這個人類小崽子性子也太軟了,難怪被人欺負成這樣!」

「還手啊!你倒是還手啊!」

「咬他!狠狠撕下他一塊肉來!」

九黎氣的不行,不說她就是為了林清而來的,這些天被林清照顧着,林清早被她納入了自己的保護範圍。

自己護着的小崽子被人揍了,這跟上門搶地盤有什麼區別。

九黎大人覺得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了!

「鏡生!不是說我是來保護這個小崽子的嗎?」

「你給我一個小奶貓的軀殼,我怎麼保護他?!」

「我這個樣子,還得被他保護。」

鏡生解釋說:「九黎大人,你經歷天劫險些魂飛魄散,雖表面看來沒有受傷,實際上靈魂無比脆弱。」

「依你的靈魂強度,也只能附身在這剛出生的奶貓身上了。」

九黎沉默了一瞬,靈魂的虛弱她也能感受到,只是她很不喜歡自己弱小的樣子。

「那你把這幾人的臉記下來。」

「遲早有一天,本大人要抓花他們的臉!」

……

林清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家,今天還算幸運,有老師路過,把他們嚇跑了。

他伏在床邊摸了摸小奶貓毛茸茸的頭頂,笑着說:「餓壞了吧~」

「吶~喝吧!」他把羊奶倒到一個瓶蓋里遞到小奶貓的面前,吸管蘸的羊奶太少,小奶貓長大了些,胃口也大了,光用吸管已經滿足不了小奶貓的胃口了。

小奶貓別開臉,睜着湛藍色的雙眼衝著林清直喵喵。

「喵嗷嗷~」你怎麼這麼笨,不知道還手的?!

「喵嗷~」下次要還手知不知道!

林清用手指撫了撫小奶貓頭頂的一撮毛。

「你是在問我為什麼這麼晚回家嗎?」

「今天有點事耽誤了,下次不會了!」

「喵嗷!」不是!

九黎看着林清,他雖然抱着頭盡量把自己保護起來,但他的手上還是有幾道很明顯的傷痕,看不見的地方也不知道傷的怎麼樣。

他的手背被燙了一串印,這是被人抓着拿煙頭燙的。

印着一串燙紅傷疤的手,就這樣舉在自己的面前,喂自己喝奶。

九黎的眼眶酸酸的。

「喵……」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

「你是在擔心我嗎?」

林清看着小奶貓湛藍的雙眼蓄着盈盈淚水,軟軟地沖自己叫,心忽地塌了一塊。

「沒有關係的,我不疼!」

「喵喵!」怎麼會不疼呢?!

沮喪的九黎把頭湊近了林清的手,用舌頭舔舐着他的傷口,在她們貓族,受傷了都是用口水舔好的。

奶貓的舌頭上帶着細小的鉤子,划過林清傷口的時候,酥**麻的。

林清真的很慶幸,當初鬼使神差地把奶貓帶回了家。

他摸着小奶貓短短的絨毛,小奶貓渾身都是黑色,只有頭頂額頭上有一撮毛是白色的。

「這麼久還沒給你取個名字呢。」

「你渾身都是黑色的,要不然就叫你——小白吧!」

「!」

「喵嗷嗷!!」我不要!我叫九黎!

「看來你挺喜歡這個名字嘛,小白~」

「喵!!」我不叫小白!你才叫小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