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隊季小姐又和死人說話了》[嚴隊季小姐又和死人說話了] - 嚴隊季小姐又和死人說話了第4章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嚴隊季小姐又和死人說話了》,主角為季晚言嚴森小說精選:…嚴森眼中果然燃起了火氣,但她還是低估了他的剋制力,他站直了身體,後退了兩步。
剛剛眼中的怒火只這片刻之間就已經煙消雲散。
他靠坐在後面的桌子上,拿起桌上的審訊記錄,似在自言自語,季晚言,二十四歲,龍城大學心理學專業畢業,還是你那界的高材生,不簡單啊!
可我就不明白了,以你的資歷完全可以當個心理醫生什麼的,為什麼要去做直播?
還是給別人當助手?
季晚言抬手將齊肩的長髮挽到了耳後,淡色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笑,很簡單,人心太丑我不喜歡看,而我又長得太普通,觀眾不喜歡看。
嚴森目光在她的臉上打量了兩下,眼前的這個女人一身白色坎袖衣裙,齊肩的直發,臉上未施粉黛,一張臉白得很不健康,沒有年輕人應有的血色。
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太素、太單薄。
但眉眼生得卻很秀氣,如果添上些許顏色應該是個美人。
季小姐太妄自菲薄了,不過職業選擇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想過問。
但你的主播閨蜜說你們所有直播的內容和場景都是你選的,這是不是真的。
嚴森沒有糾結其它,打算直奔主題。
不錯,所有的事都是我做主。
包括昨天直播那個分屍現場的事,也是我定的。
季晚言完全不避諱。
嚴森的手在身側暗暗地緊了緊,他還記得昨天的情形。
近三個月以來,一連四起少女分屍案,鬧得整個海城全都人心惶惶。
社會上的輿論全壓在了警方,方局的電話都要被上面和媒體打爆了,於是攢了一肚子的火全發在了嚴森的頭上。
老頭子一邊量着像坐了火箭似的血壓一邊指着嚴森下最後通牒,限他十天之內必須破案,不然就滾回家繼承家業去,別在警隊佔著茅坑不拉屎!
偏偏兇手是個極其謹慎的人,四起案件四具被肢解的屍體,全都用漂白劑清洗得乾乾淨淨,就連拋屍用的袋子上都沒留下一絲一毫有用的痕迹。
直到前天警方才從第四個被害人傷口裡找到一點線索,分析化驗了一整天才在昨天確定了分屍現場。
可讓嚴森他們沒想到的是,一到現場就看見幾個人在那忙活着直播,尤其那個女主播正信誓旦旦地說,那就是四起案件的分屍現場。
要不是嚴森讓人趕緊關閉了她們的直播間,現在社會上的輿論還不知道要亂成什麼樣子。
一想到這個他的火氣就往上頂。
所以,我們警方好不容易得知的地方,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嚴森銳利的目光盯在季晚言的臉上。
我?
猜的!
不然就如你說的,你們**都不知的事,我又怎麼知道的,我又不是兇手!
我只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季晚言挑了下眉,語氣十分真誠,可臉上的表情寫滿了我知道,就是不告訴你,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嚴森眸子倏地壓了壓,身上那股凜冽的氣勢一下就出來了,你普通?
我還第一次見到你這麼普通的人。
從進來到現在,快二十四個小時了,你的坐姿幾乎沒動過,那是一種最舒適同時也是消耗最小的坐姿。
飯沒吃一口,只喝了兩杯白水,就連廁所都沒去一次,這種對抗審訊的方法又是哪學的?
你的簡歷里可沒寫着你學過這個!
哦?
讓你一說我都覺得自己厲害了,可我真的就是不想吃飯不想上廁所而已,怎麼這你們**也管?
季晚言挑了挑眉,眼中滿是挑釁。
終於,嚴森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涵養,在這一刻爆發了,他快步上前,手緊緊地握在了季晚言的肩頭,你為什麼要包庇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