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我半生狼藉》[許我半生狼藉] - 第6章 把屬於我的拿回來

回到公寓後,楚牧彥就進了浴室。
聽着浴室傳來的水聲,司瑾不由得想到了那天在品牌活動上他的神情,簡直就像她罪大惡極似的。
她咬了咬下唇,走到落地窗前準備給霍思打電話,卻先接到了陸喬的電話。
「你離婚了沒?」
萬萬沒想到,這好閨蜜開口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
「說吧,你是不是覬覦這個位置很久了,一直催着我離婚。」
聽司瑾還能打趣地出來,陸喬簡直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我覬覦你個頭啊!
你這表面光鮮亮麗的楚夫人我才不稀得當,我只是怕你狠不下心來,給你加一劑猛葯。」
司瑾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了一些。
「那天品牌活動,沈安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你這麼聰明不會不知道吧?」
司瑾拿着手機的手用力了幾分,她轉過身,看着浴室的方向,「是楚牧彥。」
「你夢寐以求想拿下的芮夢品牌,今天被一家外企捷足先登了,那家外企聘請的設計師,就是沈安棠!」
司瑾頓時失去了言語,落地窗倒影下,她的臉色蒼白。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繼續留在他身邊還是不是明智的選擇。」
電話那邊傳來忙音,浴室的水聲也在此時戛然而止。
如果說,這幾天還在為離婚猶豫,那麼此刻,她只覺得那些猶豫簡直可笑至極,在她還在掂量他對自己是否還有半點夫妻情分的時候,他卻已經想着為別的女人鋪路了。
在司瑾沉浸在心寒和憤怒之間時,楚牧彥已經悄然走近。
從落地窗里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心裏那抹殘存的悸動化為烏有,司瑾雙手抱住自己的胳膊,想要試圖抹去因為心寒而起的雞皮疙瘩。
「那天,沈安棠是你帶過去的吧。」
男人的沉默讓司瑾覺得越發可恨,她驀地轉頭,對上男人薄涼的雙眸,「既然你這麼為她着想,這個楚夫人的位置,我也讓給她好了,離婚協議,好勞煩你動動手簽個字!」
司瑾轉身離開,手腕卻被男人用力扣住。
「離開我,好去完成你大設計師的夢想,成就林燁嗎?」
楚牧彥森冷的容顏里,薄唇勾起冷笑,「怎麼,我看起來像慈善家嗎?」
司瑾聽起來卻覺得可笑,她想要甩開楚牧彥的手,卻因為力量懸殊過大根本甩不掉。
「楚牧彥,這兩年來,哦不,這十年來,最卑微的人是我,你何必抓着我不放?」
司瑾對上他的眸子,卻看不清他眼底濃郁的神色究竟是何情緒,「還是說,你喜歡上我了?」
楚牧彥冷冷的看着她,半晌移開了目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