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詭域傳》[虛實詭域傳] - 第6章 送別鄭仲明

「這就是你要說的嗎?」鄭仲明聽完了彌離的話,垂下了頭,思緒彷彿進入了一片迷霧中,無處可循,雙眼黯淡無光。

臉上像塗了顏料,青中帶紫紫中帶紅,宛如一副垂死的模樣,張開嘴,想說什麼,又閉上不說了。

鄭仲明此時已經出院,兩人此時坐在鄭仲明住的旅館裏。

「是啊,鄭仲明先生,你最好不要回金瑰國,狂徹不會放過你的,至於你的妻女…

我們會想辦法聯繫金瑰國**幫忙照應一下,她們不會有事的。」彌離拼盡全力才說出最後那句違心的話。

「明白了,我還是會回國的。」鄭仲明正色道,目光中充滿堅定,渾身的氣質也沒有了之前膽小怯懦的模樣。

彌離有些吃驚,不相信地問:「你說什麼?鄭先生,這不是開玩笑,你知道的,那些傢伙是些什麼人,落到他們手裡連想早點死了都是種奢望啊。」

「我不想說第二次,」鄭仲明扶着額頭,站了起來,默然地說,「我一直是個懦弱的人,把持着着父親的遺產小心翼翼的度日,過於小心謹慎不敢冒險,錯過了很多機會,

我的初戀因為我的怯懦和我失之交臂。我因為一次錯誤我卻沒有勇氣承擔,導致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想留下什麼遺憾了,我會去找我的家人,即使他們可能已經遭遇不測,再說也許暴徒黨沒有注意到他們呢…哎…你說我是不是在自己騙自己呢。反正正如你之前所說的嘛,不要逃避…」

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家人大概率凶多吉少了,暴徒黨勢力龐大,連金瑰國的許多政客還有**都和他們勾結在一起,

自己雖然有些家產但是對於暴徒黨來說就是螞蟻比老虎,根本派不上什麼用場,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一家之主,他有責任回去陪自己的妻女,哪怕死在一起也無妨。

彌離也不再說什麼了,他也是個成家立業的男人,知道家人的可貴,對眼前這個男人興起了同情和敬佩。只能拜託楊深明先生打點一下了。

機場,鄭仲明準備登上回金瑰國的飛機。

「小心啊,鄭先生,我們已經安排幫助你通知了金瑰國**里的可靠之人,希望能幫你度過難關。」彌離的眼神還是難掩悲傷。

「別擔心,彌離先生,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我會想辦法脫身的,如果可以脫身我就回烈紅國定居,再也不待在那個鬼地方了。」

「好,」彌離皮笑肉不笑地說,「那你一切小心,楊深明先生說了,如果你來了他會和上頭打點幫你辦綠卡、找住所,不會委屈了你的。」

飛機啟程了,彌離來到了飛機場外部,這裡熙熙攘攘的,拉着行李箱的老人顫巍巍的出來;

穿着漂亮小紅裙子的小女孩在爸爸媽媽身邊跑來跑去,催促在聊天的他們他們快點;

一個大學生從飛機場出來,吃着一張從機場內部商店買來的零食,看着手機,是不是自言自語幾句。

大街上乾乾淨淨的,車輛有條不紊地前進着,一派祥和,讓彌離不敢想像金瑰國那邊的刀光劍影。

他又回到了家裡,看着已經放學在家裡寫作業的彌雅,心中寬慰了幾分。

「爸爸,你沒事吧?」彌雅察覺到父親有些心不在焉。

「嗯,啊,鄭先生回國了。」彌離想了想,說道。

「什麼?」彌雅刷得一下站了起來,「他回去了?他家在哪裡?」

「金瑰國阿布塞德市。」彌離默默說道。

「你在開玩笑嗎?爸爸?那地方不是狂徹的地盤嗎?」

彌雅睜着兩隻漂亮的大眼睛,希望可以從父親的表情里讀出一點玩笑的意味來,但很遺憾,彌離從來不會在大是大非上開玩笑,他的表情也沒有任何說笑的意味。

彌雅也知道,但她此時卻希望父親就是這種惡趣味的人。

「我沒有開玩笑。」彌離強行讓自己打起精神來。

「爸爸,你勸過他了嗎?」彌雅背過身子問他。

彌離點點頭。

「那,」彌雅小心翼翼地問父親,「爸爸,他會有事嗎?」

「我不想騙你,他是凶多吉少,那種局勢下基本沒有破局的辦法,最多只能寄希望於奇蹟了,但願鄭先生吉人天相吧。那是他的選擇,他要回去保護他的妻女。

說實話,如果他真的選擇留在這裡可能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敬佩他吧。這是人之常情,也是身為一個人的責任。」

彌雅站起身來,輕輕握住彌離的手,彌離愣住了。

「爸爸,你不用擔心,鄭先生是個好人,自然吉人天相,他一定可以脫身的。」彌雅很溫柔地說。

彌雅知道父親此時心情也很不好受,她所能做的也只能儘可能安慰父親一下了。

彌離露出笑容,蹲了下來,溫柔地抱住彌雅,說道:「是,你說得對,他會沒事的,會沒事的。你也不用擔心,快點寫作業吧…」

接下來幾天,彌離也經常開車出去滴滴載人賺外快,彌雅則去上學學習進行各種活動,日子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城市一個角落裡,狂徹正在用手機喋喋不休地奚落手下。

「哦—你說你搞那玩意幹嘛?啊?浪費那麼多資源。就算我單人匹馬親自去撥亂局基地他們也不一定擋得住我,

現在好了,那隻怪物被抓了,那人也沒幹掉。」狂徹此時氣得手舞足蹈。

「狂徹大人,您是我們的主心骨,不能為了個平民以身犯險啊,那個地方有撥亂局成員在旁邊監視,這說明他們已經知道什麼了。

烈紅國的法律和政治還是很清平的,要是鬧出太大動靜反為不美,甚至可能還會讓我們無法在金瑰國生活。」對面那人強行壓着心中的恐懼,向他解釋。

「行行行,那你就去管着手下吧!讓他們安分點,不要把魔怪放得到處跑,別我還沒暴露他們就先暴露了。」狂徹掛斷了電話。

就在此時,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他沒好氣地拿出來看,卻發現上面標着「惡魔之子」的標註,迅速整理好情緒,接通了電話。

「你好,請問你們這裡賣公主玩偶嗎?」對面傳來柔柔地聲音。

「抱歉,孩子,我們這裡不賣這些,我們是搞房地產的。」狂徹用一種半開玩笑地語氣說道。

「我記得你們的員工說過有的。」

「那是需要你們家買了地我們才送的,讓你父親來和我們商量吧。」狂徹此時小聲嗤笑了幾聲。

「我記得你們確實有賣。」

對完了暗號,他們就開始講正事了。

「你在搞些什麼玩意啊?狂徹,我記得要你保持低調的,現在暴露了以後的計劃會有阻礙。」

「我知道我知道,」狂徹有點生氣,但馬上逼迫自己冷靜,「是這樣的,我一些沒用的手下出了紕漏,手頭上關押魔怪被查到了,

就把它們全都放出來,最後他們都被抓住了,就把我供出來了,不過你放心,對於地獄之主的任務我一定完成。」

「好了好了,之前的事情先放一放,我要你幫我們完成一件事情。」

狂徹豎起耳朵,問他:「什麼事情?」

對方的那個孩子說出了自己的命令。

「啊,這是為何?」狂徹不解道。

對面選擇性說了原因。

「啊,哈哈,好好好,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狂徹笑着接下這個任務,然後用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嘀咕了一句,「你們父子還真是狠毒啊,呵呵…」

「至於你說的那種魔法我們可沒有啊。」

「放心,地獄之王會給你提供的。」

「行,這個暗號已經用了三次了,換一個,下次就是…」狂徹一字一句地教他,讓他記下來。

狂徹叮囑道:「千萬要記牢了啊,以後打過來要是對不上暗號我會馬上掛斷,絕對不接。」

「放心吧,我的記性還是很不錯的。」對面的語氣非常自信。

由於多年來的囂張跋扈,狂徹已經漸漸被其他六聖孤立,甚至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他擔心自己的前途就暗地裡布置了邪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