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詭域傳》[虛實詭域傳] - 第1章 彌離彌雅父女

安寧市的夜晚,一輛黑色小轎車不疾不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月亮在車身渡上一層銀光。

「彌雅,你在家裡還好嗎?」彌離此時辦完工作正開車返回,打電話給女兒詢問家裡情況。

他再次通過汽車收音機收聽剛剛讓他不安的新聞:最近凝趙區有許多市民莫名消失,有人注意到是一輛可疑的貨車,有幾個人被帶上貨車集裝箱後再也沒有下來,可能是一夥綁架團體…

主持人溫柔的話語用最平淡的話語講述最殘酷的案件在這黑夜裡卻宛如講着可怕的都市傳說一樣。

「挺好的,」電話那頭,貌如天仙的小女孩用肩膀夾着手機一邊寫作業一邊對父親說道,「你開車小心點…」

「好的,那你小心點…」彌離點點頭,掛斷了電話。

今天的暑假作業又做完了幾十頁,彌雅丟開筆,伸了個懶腰,她決定出去放鬆一下,她看了看手錶,晚上8:00,時間還比較早。

看着外面已經被黑暗佔據的天空,又看看家裡的那隻威武的白色大狼狗已經躍躍欲試,興沖沖地看着彌雅,吐着舌頭。

彌雅輕巧地撿起它的狗繩,溫柔說道:「目的地,我們走吧!」

目的地乖巧地跟在彌雅身後,和她一同出門。

她決定帶着狗出門散步,但是電梯壞了,她只好帶着狗狗走在漆黑的樓道上,一句一句地喊着,讓頭頂的聲控燈一盞一盞亮起來,樓道上的漆黑瞬間被光沖刷乾淨。

她敲了敲一樓好朋友糜鏡柔的房門,想請她一起去玩,但是她似乎不在,一直沒有開門,於是彌雅只好自己走了。

夜市裡人群絡繹不絕,彌雅看着遠處艷麗的霓虹燈,感覺心理一陣輕鬆,目的地也在一旁搖着尾巴。

突然,彌雅手中狗繩一緊,她往前一看,目的地往前跑起來,全力拖着她的身軀。

彌雅頓時警覺起來,跟着自己的狗飛奔起來。

目的地是只有靈性的神犬,不會幹些沒有意義的事情,前面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穿過人群,越過小巷,來到僻靜的公園外面,那裡正停着一輛巨大的貨車。

貨車屁股後面站着七八個人,各個體格精壯、凶神惡煞,交流着些什麼,看着就不像好人。

那巨大的貨車集裝箱帶給彌雅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彷彿下一秒就會從裏面跳出什麼大傢伙。彌雅看了眼目的地,和它一同上前,接近那幫奇怪的人。

其中幾個人進了集裝箱,剩下兩個在他們進入的那一瞬間迅速關上集裝箱門,轉身準備去前座駕車。

「嘿,叔叔…」彌雅突然說道。

「快走開,小女孩,我們沒心情陪你玩!」其中一人擺擺手,下了逐客令。

「我的貓剛剛跳進您的集裝箱了,請您開門讓我看看並且放它出來好嗎?」彌雅撒謊道。

「我們沒見過什麼貓,快點滾!」那人不耐煩起來。

目的地見他吼自己主人,在一旁抗議着大吼。

另一個人卻帶着不懷好意的表情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那人露出一絲陰冷的微笑。

「好啊,小姑娘,你跟我來…」他們領着彌雅走到集裝箱後面。

他用鑰匙開了鎖,在集裝箱門打開的瞬間,一股強烈的血腥味混着強烈的惡臭散出來。

原本嗅覺就很敏銳的目的地聞到這劇烈的惡臭,宛如渾身芒刺在身,全身的毛都豎起來。

在那一瞬間,彌雅看到了讓她畢生難忘的一幕。

裏面幾個人簇擁着一個個巨大的鋼鐵籠子,籠子裏面是一隻體型龐大的類似老虎一樣的長有好幾張大嘴獠牙的怪物,一身厚實的皮毛,每張口裡都吐着氣,發出瘮人的低吼。

周圍是各種人和動物的鮮血、殘肢還有內臟。

「那麼想看後面,那就拿你喂它們吧!哈哈哈哈…」無論裏面還是外面都發出殘忍地笑聲。

身後其中一人上前打算將彌雅丟進去,裏面的人隨時準備接收這個新鮮的「食材」,那隻大怪物也興奮地低吼幾聲。

嘭!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個妄想抓住彌雅的壯漢被彌雅一個漂亮的迴旋踢一腳踢翻,不省人事。

另一個人被目的地撲到在地,彌雅補上一腳把他踢暈。

集裝箱里的幾個人大驚失色,他們想不出這個十歲左右體格嬌小的小女孩怎麼會有如此神力,紛紛上前。

彌雅和目的地左右跳上集裝箱,一陣拳打腳踢後將這些膽大包天的惡徒全數擊倒。

其中一個人閃得早,溜到鐵籠門口,將鎖打開,放出了那隻兇狠的巨獸。

「快啊!格魯,上!」他捂着被打得發紫得臉龐對它喊道。

這畜牲性情殘暴,而且尚未完全吃飽,見彌雅和目的地過來,躍起強壯的身軀朝他們撲去。

沒等彌雅出手,目的地就率先上前,撲到了那怪物。

那怪物體格比目的地大好幾倍,卻全然不是目的地的對手,一聲巨響倒在集裝箱地上,都撞變形了。

目的地操起它宛如鋼鐵一般堅強有力的獠牙,在其身上一陣毫不留情地撕咬,將它腿腳、臉、頭、軀幹全都咬的面目全非。

見這遍地慘烈的猩紅,其他人全都怔在原地,呆若木雞。

彌雅也一陣噁心,但她還是比較習慣了,上前安撫目的地:「好了,別咬了,它死了…」

看着周圍那些嚇傻的惡徒和那些慘死怪物之口的無辜生靈,彌雅不由一陣厭惡。

她撥打了報警電話。

**和靖魔者們同時來了,將這些傢伙盡數抓捕,屍體回收。

「彌雅,你沒事吧?」彌離慌張趕過來。

「沒事的,爸爸,我的能力你不是不知道…」彌雅自信滿滿得說,目的地也在一旁得意地附和。

「那就好,那就好…」彌離舒了一口氣,隨後憤懣地說,「這些暴徒黨的人可真是不要命,居然直接開着輛貨車載着魔怪出來覓食…」

「放心,他們已經被抓住了,那隻怪物也死了…」彌雅說道。

「最近暴徒黨的人行動猖獗,他們怎麼會從金瑰國千里迢迢跑來烈紅國呢?」彌離不由懷疑起來。

「算了,彌雅,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要去參加我的好友張肅馮愛女的生日宴會…」

「好的…」彌雅一手牽着目的地,一手牽着爸爸的手上了車,往家裡趕去。

幫助目的地洗了個澡,清除身上的血污後,他們也先後洗漱睡下了。

這是一個充滿魔怪的平行世界虛實界,故事發生在烈紅國。

烈紅國賀居省安寧市凝趙區的公民彌離和彌雅父女倆駕車前往弄明路346號——彌離的摯友張肅馮的宅邸,他們受到邀請去參加他們家小女兒張素羨的生日宴會。

彌離是個很帥氣的中年男士,精明強幹而且很聰明,35歲了,1.75米的身高,

身穿一身黑色風衣,裏面是件深藍色毛衣,下身是條深棕色長褲。

身體依舊保持完美的比例,炯炯有神一對丹鳳眼,臉部稜角分明,

有一圈修理的整整齊齊的短鬍子,頭髮略微凌亂里里外外透出一種心胸寬廣的模樣,氣質不凡宛如卧龍。

他的女兒彌雅10歲了,1.36米的身高,是個很溫柔賢惠的女孩子,齊肩短髮,

不但頭腦聰慧,而且長得很漂亮,身材苗條,體格嬌小,腿又細又長,皮膚白皙細嫩,柳葉眉,有一雙和父親一樣的丹鳳眼。

外貌精緻好似精雕玉琢的玉石,身穿一身藍色夾克衫,但是拉鏈敞開着,稍微脫掉一點點,

露出雪白嬌小肩膀,裏面是一件黑色背心,左手戴着個銀色手鐲,下身是一條黑色短褲,腿上是一雙黑色**,腳上穿着深藍色短靴,打扮很酷,貌美如同天上的仙娥下凡。

他們不但是相貌不凡,更是撥亂局無惡組的成員。

撥亂局是烈紅國**的情報和維護治安的機構,有七大組,無貪、無嗔、無痴、無恨、無愛、無惡、無欲七組組成。

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和**局相輔相成,其中不乏能人異士,甚至還有不少異能者,和各種可怕的魔怪以及犯罪分子較量。

彌離父女倆則是其中的散員,沒有固定職務,經常被派去處理一些大小事件,以一名私家偵探的身份。雖然說地位看似不高,但這彌離實際上是撥亂局局長楊深明的親信,他的父親彌靖也是楊深明先生的摯交。

當年其父親彌靖死後繼承家業,其原本很是上進,打點家裡的財產的同時還能兼顧撥亂局的事情,而且非常的樂於助人,

不但經常做慈善事業而且經常幫一些大小人家解決一些靈異事件、犯罪事件,廣交朋友,樂於助人,有不少摯友,在江湖上小有名氣。

可後來其妻子卻曝出了出軌事件,兩人就此離異。這件事情對他的打擊很大,長時間一蹶不振,整日借酒消愁,家業也落敗,後來連房子都賣了,搬進一個便宜出租屋。

彌雅在這期間經常哭鬧,也經常強迫自己堅強起來安慰彌離,儘管作為一個小女孩她的內心比彌離脆弱得多。

後來彌離為了養育女兒終於漸漸從陰影里走了出來,在一些朋友的幫助和自己的努力下漸漸讓自己的生活走上正軌,後來住進了一個小區,生活雖然比不上從前但也不算差。

他和妻子劉甄霞是進行了血脈聯姻的,他們都是來源古老的家族並且血脈特殊,是為了生下更加強大的後代,他們的父母訂下了這婚約。

兩人也沒怎麼反對,雖然一開始沒什麼感情,但是後來感情漸漸升溫,20歲左右就結婚了,並且很快就生下了他們的孩子彌雅,

彌雅有着難以置信的潛力,如果加以培養甚至可能匹敵那金瑰國境內犯罪組織暴徒黨強大的領袖「暴拙」。

於是彌離後來就一直讓彌雅一有時間就去撥亂局訓練,不過她依然不能熟練掌控這麼強大的力量,好在撥亂局很早就安排給她戴上一個壓制力量用的手鐲,防止她控制不好力量傷害無辜。

劉甄霞長得很漂亮,而且一直是個很追求自由和浪漫的人,彌離雖然很帥氣卻不怎麼把情愛放在心上,曾經多次要求和彌離恩愛的她卻經常得不到滿足,甚至被其冷落。

她逐漸覺得彌離這也不好那也不好,決定從外面尋找慰籍。後來甚至在上瑜伽課時和一個男老師好上了,她覺得他不但帥氣而且浪漫有男人味。

後來他們多次在彌離家裡親熱,後來被彌離逮了個正着。那一天,可能是彌離一生中最失態的時候,他毆打了那個姦夫,甚至還毆打了妻子。

趕走姦夫**後進行了他這一生最難過地哭泣,原本他使勁把臉埋在床單里希望讓自己冷靜,可淚水還是如同決堤的洪水般涌了出來。

連隔壁女兒那稚嫩的哭泣都不管,還是靠家裡那隻白色的名叫「目的地」的大狼狗幫忙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