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列終章》[序列終章] - 第7章 測試

眼前整齊的擺放着青色、藍色、紫色三顆不同顏色的水晶球,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蘇牧也不再遲疑,走到中間的那顆藍色水晶球前面,深吸一口氣,將手放在上面。

慢慢地他感覺到一種灼熱感蔓延全身,突然間那股灼熱感在身體里沸騰起來,彷彿有無數根銀針,在不停地扎着身體的每一地方,那種讓靈魂都戰慄的疼痛讓蘇牧臉部變得扭曲了起來。

藍色水晶球開始閃爍着光芒,蘇牧趕緊將手拿開,那種疼痛的感覺立刻消失不見,他看着江千行不爽地說道:「這就是你說的一點點疼痛?」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你很幸運,一次就選中了,藍色符文融合者,很不錯。」江千行並沒任何內疚,反而顯得極為高興。

「那麼我接下來的覺醒任務,我該怎麼做?」蘇牧只能將鬱悶暫時拋之腦後。

「所謂覺醒者任務的領取,嚴格上來說是一種符文的感知過程,覺醒者在融合符文後,需要用心進行「溝通」,它會給你某種信號,讓你加強這方面的訓練,符文也會將你的身體慢慢進行強化,一旦你的身體達到進化所需要的基本條件,你自然就覺醒了。」

「聽上去似乎並不困難。」

「但實際上並不容易,比如成為力士的基本條件是能夠承受一千公斤的力量,當然這裡是指不藉助外力的情況下。」看着有些「認知」不足的蘇牧,江千行笑道。

「那怎麼可能?」 蘇牧此刻才了解這所謂的基本條件有多麼苛刻。

「對於普通人而言,這確實不可能做到,但對於覺醒者來說,只要足夠努力,完全有可能,我說過,在自我突破後,符文也會強化我們的身體,幫助我們達標。所以關鍵的問題是,你是否足夠努力。」江千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瓶白酒,輕輕打開瓶蓋後,就仰起頭給自己灌了一口。

「要不要來一瓶。」江千行舉了舉手中的酒瓶問道。

「它不適合我。」蘇牧搖了搖頭。

「對了,你需要一個身份,方便我們見面。」江千行想起了什麼,拍了拍腦袋說道。

「這就是你們成立這家公司的原因?」蘇牧恍然大悟。

「當然,我們需要一個正當的不讓人懷疑的理由,畢竟我們是來自華夏不同地方的陌生人,總不能被人當成非法組織。」

「那麼你說的我們一共有多少人?」

「加上你的話,一共六個半。」江千行掰了掰手指後說道。

「六個我能理解,那半個是怎麼來的?」蘇牧覺得幼兒園的小朋友都不至於數出來半個人吧,難道幾口小酒就喝醉了,還是剛才手指給掰斷了一半?

「嗯,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有一個同伴的精神有點問題。比起覺醒者,他更相信自己是一個神經病,儘管我們很努力的跟他溝通,但並沒有用,總之情況有點糟糕。所以他只能算半個,當然其他夥伴更傾向於將他排除。」江千行惋惜道。

「劉浩?」蘇牧頓時想起了市區精神病院的那個人,以及那則尋人啟事,如果是覺醒者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弄走一個人,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嗯,他似乎更願意相信自己是一個精神病人而不是覺醒者。」江千行皺起了眉頭,有些苦惱。

「這難道就是你說過的,即使成功融合符文,也會存在風險?」

「嗯,事實上劉浩這種情況還算好的,聽說雙胖市有一個符文融合者,一個星期內從360斤的胖子瘦成60斤的猴子,估計活不了多久。」江千行語氣平靜,就像說起某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還真是……讓人恐懼。」蘇牧倒吸一口涼氣,原本以為是萬里挑一的幸運兒,現在看來只不過是老天進行符文實驗的小白鼠罷了。

「不過更讓人覺得詭異的是,他為什麼會失蹤?」江千行眉頭依舊緊鎖,似乎陷入某種思維的困境之中。

「難道不是你們帶走了他嗎?」蘇牧心中駭然。

「並不是,我們甚至沒有找到任何線索。」江千行搖了搖頭。

難道那神經病人說的他們另有其人?

「為了方便聯絡,我們都是這家公司的員工,當然你需要知道的是前台那個漂亮可愛而且迷人的小姑娘並不是覺醒者。」江千行將已經扯遠的話題轉移到正題上來,臉上帶着某種不知名的笑容。

「可公司好像並沒有什麼業務,這樣同樣會引人懷疑。」蘇牧提醒道。

「誰說沒有?我們可是有着正經工作的人,覺醒者也需要掙錢養家糊口。這麼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