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列終章》[序列終章] - 第4章 造夢者

「抱歉先生,他最近病情加重了,遇見人就說阿花在他眼前消失了。」一位急匆匆趕來醫護人員一邊安撫精神病人,一邊向蘇牧道歉解釋道。

「請問下,阿花是誰?」

「是以前和他住在同一個病房的另一個病人。」

在蘇牧依依不捨的眼神中,精神病人被拉回了病房,他想知道更多,但顯然看護醫生並不允許。

身後一雙柔軟的手伸了過來,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回過頭,張暮瑤那張精緻美麗的臉滿是擔憂。

「你這是怎麼了?」蘇牧疑惑地問道。

「你跟精神病人聊的很合拍。」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小牧,你放心,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你永遠都是我的小牧,我養你一輩子,走,咱們回家。」張暮瑤拉着蘇牧的手認真地說道。

這話聽着讓人很感動,但怎麼感覺味道有點不對勁呢?

一路上,張暮瑤車速放得很慢,時不時將視線往右,瞅瞅坐在副駕駛的蘇牧,似乎害怕他做出什麼異常的舉動,這眼神讓蘇牧渾身不自在。

「張暮瑤,你想多了,我可不是神經病,不要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蘇牧並沒有具體解釋,這種事情只會越描越黑。

晚餐依舊很豐富,但蘇牧並沒有什麼胃口。

「怎麼了,小牧,平常你都吃五碗米飯的,怎麼今天這麼多菜反而吃不下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張慧關心地問道。

「姐,小牧今天可能是太累了。」張暮瑤主動解釋道,她並沒有將下午發生在醫院的真實情況告訴張慧,她怕姐姐會受不了打擊,所以選擇了隱瞞。

「累了就去洗個熱水澡,早點去好好睡一覺。」張慧並沒有多疑,蘇牧除了食欲不振,並沒有其他異常。

浴室之中,蘇牧審視着鏡子中的自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除了這張臉之外,來到這裡就沒有什麼值得自己高興的事了。

他並不是一個幸運的人,買**從來沒有中過獎,買飲料瓶蓋上也總是謝謝惠顧,唯一中獎的一次就是買即食麵的時候,裏面多了一份調料包。可他並沒有抱怨,在他看來,有父母的關愛已經足夠,這就是最幸運的事情,可現在,這份幸運也被剝奪了,他現在只能羨慕另一個記憶里這種被疼愛的感覺。

回到房間的蘇牧,熄滅了燈光,躺在床上獃獃看着天花板,他思考着自己來到這個平行世界的原因,難道真的只是一個意外?隨後他想起那個精神病人的話,比起陳先聲,蘇牧覺得那個病人的話更加可靠,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拿起手機查詢起市區第一精神病院的相關新聞,很快一則有關精神病人走失的尋人啟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劉浩,男,28歲,杭海市本地人,身高178,體重75公斤,於華夏曆2022年9月17日於市區精神病院走失,長方臉,皮膚黝黑,上嘴唇處有一顆黑痣,走失時身穿藍白色精神病服,望有線索的好心人與市區精神病院聯繫,電話:XXX。

一個大活人,而且是穿着精神病衣服的大活人,走到哪都應該十分顯眼,居然就這麼失蹤了,而且沒有任何線索,怎麼都解釋不通。會不會真的像那個精神病人說的那樣?雖然不符合科學,但是很合情合理,不過他究竟去哪裡了呢?

忽然房門被打開,一個黑色的身影躡手躡腳的爬到了床上,然後躺進了被窩裡,一股清香撲鼻而來,打亂了蘇牧的思緒。

「張暮瑤,你走錯了房間吧?」蘇牧想都不用想這身影是誰。

「沒有,我怕黑。」張暮瑤有些慵懶地回答道。

「你可以去我媽房間。」蘇牧完全不相信她的鬼話。

「哎呀,你啰里啰嗦的幹嘛,我困死了趕緊睡覺,小時候一起睡也沒見你這麼多話。」張暮瑤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男女有別,你懂不懂,小時候和現在能比嗎?再說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你就不怕發生點什麼?」蘇牧很耐心的勸說著。

「切,你要是有這個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