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處方單》[血色處方單] - 第2章 氰化物

可能因為B市一局刑警隊陽盛陰衰的情況由來已久,所以雪衣的到來獲得了大家的熱烈歡迎——額,除了送她過來報道的某人。

早上,經過好一番解釋,接下來的事情會由交警負責處理,雪衣才終於不再關注那個車禍現場,跟着他來到了警局。

不過,因為她莫名其妙的執拗,沈績對於她的印象又差了一點,給對方狠狠的打上了一個「任性」的標籤,並且開始擔憂接下來為期三個月的實習他帶不帶得動她。

當然,這一切雪衣是不關心的。

她的小腦袋瓜里還在思索着那灘血的顏色,還是感覺比印象中的紅了一些。

如果說是對比之前在山上打獵的那些野物,顏色不同還可以用不是人血解釋過去,但即便是人血……她回想起之前在警校,同伴因為意外腿部骨折,動脈大出血,那顏色好像也沒有那麼紅。

可能在其他人看來是差不多的顏色,但在天生色彩敏銳度高的雪衣看來就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顏色。

「喂,想什麼呢?拿好!」

沈績把實習警員的制服拿來遞給雪衣,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獃獃地出神,叫了兩次才抬頭看他。

「謝謝。」

雪衣拿着制服,在一個小姐姐的帶領下到了休息室更換。

幾分鐘後,鏡子里的她已經穿上了筆挺的襯衣和外套,胸口別上了徽章,而肩頭的肩章正顯示着她實習警員的身份,原本看上去清冷瘦弱的人一下子變得英氣起來。

最後,她對着鏡子仔細調整了頭上的翻檐帽是否佩戴端正,確認無誤後,她深吸一口氣,握拳,冷冷的對着鏡子里的自己喊了聲加油。

這才邁步走出了休息室。

隊長王文剛巧路過,看着雪衣這身打扮架勢,爽快的給了個大拇指:「英姿颯爽!」

雪衣還是繃著臉,輕輕的說了聲謝謝,不過薄薄的臉皮卻悄咪咪的透了點紅出來。

王文干這行十多年了,什麼牛鬼蛇神,該見的不該見的都見過,雪衣這面冷心熱的小性子他一看就知道——嗐,小姑娘害羞了。

他想起自己傲嬌的閨女,笑的愈發慈祥,又勉勵了雪衣幾句,這才捧着保溫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去。

這頭,沈績正忙着打報告,雙手在鍵盤上飛舞,是上星期破的一個案子,向上面遞交材料還要寫許多東西上去。

本來這種掃尾的活計也不是他負責,無奈之前和人打了賭不得不願賭服輸——瞧,隔壁工位上的小海同志又在喝茶看報順便看他辛苦勞作。

可惡,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沈績惡狠狠的想着,要不是爺爺非要陳雪衣到他這兒來實習,他們這刑偵隊里今年怎麼可能會有女孩子過來啊!

害他輸了一世英名啊!

沈績正滿腹怨氣的打報告呢,罪魁禍首雪衣不緊不慢的過來了,被熱情的小海同志拉到了身旁的工位上。

「只需要熟悉這些就好了嘛?」

看着手頭上小海遞給她的一本薄薄的工作手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