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狐怨》[血狐怨] - 第4章 三葉烈焰草

第4章 三葉烈焰草嘩啦啦……天空烏雲密布,遠處的小鎮之中火光衝天,一個黑色身影如同魔神一般在屠戮,整個小鎮一片血氣衝天。
紀元泯滅林氏一族,可那是因為彼此之間仇深似海,在紀元心中並不會濫殺無辜,可是這小鎮之中的百姓和這黑衣身影並無仇怨,卻慘遭屠戮。
林坦,你該死。」
紀元一聲怒吼響徹天地,手中長劍再次燃燒濃郁真元,如同一道閃電襲向那肆意殺戮的黑色身影。
那人正是林家的九長老。
本來這林坦和林岳等人一同逃走,卻不想暴露自身,因此留下九長老林坦準備殺人滅口,屠戮小鎮所有居民。
該死,怎麼來的那麼快?」
看到一身元力的機緣林坦不由的心中顫抖。
因為紀元實在是太強了,之前一招之下滅殺整個林氏一族,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招數。
此時看到紀元到來立即感覺到深深的驚恐,不過隨即露出瘋狂之色。
紀元,你殺我父母妻兒,我今日即便是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獄。」
林坦並未逃走,而是燃燒着自己的真元直接向紀元沖了過去。
他恨,恨紀元泯滅林氏一族,他恨,恨殺他全家。
哼,當初你折磨我,殺戮我紀氏一族子弟的時候可曾有過半點憐憫,現在居然屠戮無辜百姓更是該死,你們林氏一族就該全部死絕。」
紀元臉上冰寒如冰,原本滅殺林氏一族也是因為這數年的仇恨,本身還有一絲愧疚,然而此刻看到林氏一族所作所為他不覺得自己有絲毫過錯,這等家族就該泯滅。
哈哈,想殺完我林氏一族,你妄想,我林氏一族佔據八城,還有數千族人在外,而紀峰韞少主一定會殺了你,殺了你。」
林坦此時如同瘋魔,身後先天神通顯現,化作一片雷獄,手中巨斧也呼嘯着向紀元襲來。
紀元手中的長劍閃爍着點點星辰,一股股奇異的力量從丹田之中的湧現。
轟轟轟……雙方兵器不斷交手,恐怖的真元之力四散紛飛,逸散出去的力量將無數的殘垣斷壁轟碎。
這就是先天境界的實力,一舉一動之間可以吸納天地之力,發揮出恐怖無比的戰力。
轟轟轟……手中長劍如同一道道幻影,一次次的劈砍,那林坦此時燃燒本源元力,雙目之中隱隱湧現鮮血。
不過面對紀元那連綿不斷的劍招也不斷的後退,身上的鎧甲不斷的碎裂。
為什麼殺戮無辜村民,你們難道就如此的喪心病狂?
他們和你等無冤無仇,你就狠下心殺戮他們?」
紀元雙目之中帶着無盡殺機看着狼狽抵擋的林坦吼道。
哈哈,這些螻蟻死了又怎樣,為了掩蓋我們的痕迹身死是他們的榮幸,再說我林氏一族乃是高貴血脈,這些螻蟻為了我們身死他們應該感覺到榮幸,而且紀元你不可能抓住林岳少爺。」
雖然一次次被劍招擊傷,但是他已經瘋狂根本不會絲毫的畏懼,雙目之中也是無盡的殺戮。
咳咳……紀元戰鬥之中口中滲出一絲鮮血,之前施展星河煉魂塔秘術本身就受到極大的反噬,此時和這林坦戰鬥更是牽動傷勢。
哈哈,你果然受傷了,施展那麼恐怖的秘法你怎麼可能安然無恙,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看到紀元傷勢牽動那林坦更加瘋狂的大笑,身上的真元更加的肆無忌憚。
紀元目光一凝:哼,即便是我受傷了今天你也得死,星河之力給我死!」
紀元身上散漫着點點星光,隨後化作一道流光再次殺了過去。
他身上是受傷了,但是星辰之力比正常的天地元力要強悍的多,而這林坦不過是一個先天初期,不足以對紀元造成多大的傷害。
哈哈,你殺不了我,你殺不了我,你的傷勢太重,你要死了,要死了。」
看着紀元的實力不斷因為傷勢被牽制,林坦不由的大笑起來,他針織覺得自己似乎有殺死紀元的可能。
紀元眉頭緊皺,因為這林坦簡直是瘋了,已經開始不顧一切燃燒自身本源。
看來,想要殺死這個傢伙只能夠施展星河煉化塔之中的混沌之力了,不過那樣一來我的傷勢將會更重。」
紀元一邊繼續施展劍招壓制對方,一邊開始思考。
畢竟他實力倒退的厲害,此時哪怕是想要殺死這樣一個先天初期都需要耗費良久,可是星河煉魂塔的力量本就消耗殆盡所剩無幾,此時若是再次施展不但傷勢更重,甚至星河煉魂塔之內的混沌之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