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狐怨》[血狐怨] - 第2章 血債血償

第2章 血債血償滋滋滋,整個古墓群不斷的沸騰,無盡的霧氣正在不斷的旋轉,如同風暴一般在半空之中凝聚起來。
紀元每一次呼吸,都帶齊周邊無盡灰色霧氣的晃動,廣袤的古墓群就好像紀元的心臟一般,隨着紀元而震蕩。
隨着功法的運轉,那些霧氣以及無數骷髏化作的岩漿開始緩緩的飛起凝聚,化作一座座星辰。
嘩啦啦……半空之中無數的詭異字符不斷的顯現,一座血色寶塔虛影緩緩而起,這寶塔叫做星河鎮魂塔氣息無比強悍。
手中打出無數法訣,紀元渾身都在顫抖,額頭冷汗不斷的流淌,顯然修鍊這等功法也給他帶來了無盡痛苦,然而紀元卻沒有絲毫動搖,他有着他的執念。
紀元乃是清洛國十大王侯紀氏一族五脈之一,五年前妖族暴起,其父親前往幽冥海壓制妖族,卻不想被困在幽冥海秘境,而母親則因為前往母族求救被關押,大哥堂兄更是被人陷害戰死決鬥場,即便是僅僅八歲的妹妹也被丟入了三刃山牢獄之中。
而紀元因為本身有着至尊武魂,自然難逃毒手,五年前被生生抽離至尊武魂,使得他無法修鍊。
可能是因為父親的威名尚在,畢竟父親沒死僅僅是被困幽冥海秘境,所以紀氏一族並未敢於殺死紀元,而是將紀元丟入這林氏一族無盡折磨,想着等到以後再將其斬殺。
當時紀元非常的絕望,任何一個修鍊者若是沒有了自身武魂想要修鍊何其艱難,然而就當他絕望欲死之時,忽然在夜晚看到星河倒轉,一座白色小塔從天而落,紀元甚至看到星河虛空之中有着一具古老神屍緩緩飛過。
自從得到了那玉塔,紀元發現自己居然能夠再次修鍊了,因此即便是在林氏一族備受欺辱,各種折磨,紀元都咬牙堅持着,為的就是恢復身體,而後修鍊自身,他一定要報仇。
那時候紀元僅僅只有十三歲,但是經歷了無數苦難和巨大變故,他的心性已經完全成熟,哪怕林氏一族侮辱般的要求他放牛餵豬,吃的是豬牛飼料他也並未反抗。
經過了足足五年時間,這星河鎮魂塔已經將他肉身滋養恢復,紀元也能夠修鍊星河鎮魂塔之中的星辰煉體訣。
這古墓所在之地凝聚壓制數萬里大地,乃是不可多得的寶地,當初林氏一族老祖之所以將這裡作為墓地也是由此而來,而紀元修鍊第一步就是凝聚天地元力滋養自身。
天地星辰無盡,以星辰大地煉體,以無盡星河聚魂,練就不滅體,永生魂,成不朽神尊。」
紀元猛然睜開雙眼,看着天空之中那星河鎮魂塔之下宛若星河的無盡詭異之力大喝一聲,緊接着星河鎮魂塔猛然旋轉,帶着那些無盡骨骼武器凝聚的顆顆星辰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運轉,一股股力量沖入紀元身體。
星辰無盡,每一顆星辰都如同一個光點印入自身,一瞬間紀元感覺自己每一個細胞都化作一顆星辰,只是這星辰太小,然而卻讓紀元的實力不斷提升。
而識海之中,被抽離了武魂帶來的損傷也在這無盡星辰湧入之後不斷的修復,甚至比傳說之中的無上寶物還要迅速的多。
同時他的身體境界也不斷的提升,僅僅數息之間丹田開啟,無盡星光湧入,甚至那星河鎮魂塔也沒入其中,如同星河一般在丹田之中不斷旋轉。
每一次旋轉紀元就感覺自己身體再度強化,而靈魂之中則在匯聚真靈。
已經開啟氣海丹田達到先天境界,給我再進一步。」
紀元怒目圓睜,即便是無盡痛苦,然而和數年時間的屈辱相比也不算什麼。
無盡星光滋養自身,丹田之中每一次旋轉都將無盡星光融入紀元本體,一條條經脈不斷開啟,人身七條經脈每一條都重要無比,達到天地境感悟天地,若能夠開闢七條經脈那麼就能夠達到更高層次。
無盡天地之力在星河鎮魂塔的作用下不斷的如同水流一般沖刷着紀元的身體,沒有一寸的皮膚,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急切的吸收着這無盡的力量。
嘭……嘭……嘭……在星河鎮魂塔的恐怖星力之下,一條條經脈被不斷被開闢,紀元的實力也不斷的提升之中。
足足過了數天的時間,這古老墓群之中的無盡天地之力已經被吸收殆盡,那一座座原本森嚴的古墓此時都已經成為一個個廢墟,紀元這才睜開雙眼。
先天境,一朝覺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