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劫起無明》[西遊之劫起無明] - 第9章 東海之濱(2)

並帶他找到了他的卧房。

贏北打開房門,看了看,和他想像中的一樣,房間很小,只有一張床和一個小檯子。

不過贏北也沒太在意,塞給了小二一點碎銀,便示意他離開。

放好行李,贏北把銀兩和木盒背在了身上,便走出了房間。

走到甲板上,贏北看了看日頭,太陽已經居中,時間到了正午,四處走了一圈,發現有些無趣,便又回到了房間中。

回到房間,贏北捧起了《黃庭經》繼續一遍一遍的反覆讀着。

其實這本《黃庭經》他早就已經可以全文背誦下來了。

不過不知為什麼,他總是覺得,手捧着經書,才更有感覺。

所以白天修鍊時,就一直手捧着經書,而晚上入睡時,則是枕着經書入睡。

不知何時,贏北從入定中醒來,他感覺到了船身正在輕微的搖晃。

看樣子,船隻已經開始出發了。

贏北有些好奇,想要走上甲板看看。

沒想到剛推開門,就撞到了一個人。

「誒呦!」那人被贏北撞到,碰到了艙壁上,發出了誒呦一聲喊聲。

「對不起,對不起。」贏北見是自己撞到人了,連忙道歉。

「你沒受傷吧?」贏北看清自己撞到的是一個小女生,不由的緊張的問道。

「誒,沒事沒事,走路也不知道看着點嘛。」那小女生抱怨道。

贏北這才打量起眼前的小女生,年紀不大,大概只有十五六歲的年紀,扎着一個高高的馬尾,可愛的鵝蛋臉上,還充滿着稚氣,此時卻獨自一人在這客船上。

「你這是?也要去傲來嘛?」贏北見那小女生沒事,便主動開口問道,想要化解一些尷尬。

「是啊,這船上的人,都是去傲來國的,怎麼?你不知道么?」

「啊,是這樣的么,抱歉,我真的不太清楚,這是我第一次前往傲來國。」

那女孩見贏北這樣說,打量了一下贏北,向他問道:「你要去傲來國做什麼?我看你也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贏北點點頭,說道:「姑娘好眼力,我是有一些事,要去別的地方,這傲來國,是其中一站。」

「嗯?去別的地方?」那女子有些好奇起來。

「是花果山么?」

贏北一驚,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這位姑娘你是怎麼知道的?」

「嗨,看來你真的沒來過傲來國,這傲來國只通往兩個地方,一個根本不會讓你這般的男子進入,另一個,則就是花果山了。」那女子看了看贏北,回答道。

「額,原來如此。」聽到女子這麼說,贏北才放下心來。

「你去花果山幹嘛,我看你年紀也不大,花果山傳說可是有着許多山精野怪的。」

贏北猶豫了一下,決定如實訴說,他開口說道:「我準備去北俱蘆洲。」

「啊?北俱蘆洲,你認真的么?」那小女孩聽到贏北的話,像是嚇了一跳。

「嗯?北俱蘆洲有什麼不妥的么?」贏北見狀,謙虛的問道。

「有啊,你可知那北俱蘆洲人煙罕至,常年被冰雪覆蓋,冰封百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