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切切的模樣》[羞羞切切的模樣] - 羞羞切切的模樣第7章(2)

,忍不住讚歎,當初娶我時,元家哭窮,一切從簡,總共花費不到兩千兩。
而今看來是發達了,娶個妾至少花費五萬兩。
我在府中散步時,不巧又遇到她謝柔,此時她氣色好了不少,京城的風水就是養人!
她肚子似乎變大了些許,臉上有幾分得意:「姐姐,柔兒的婚事多虧了姐姐操持,柔兒在此謝過姐姐。
」我連忙否認:「你的婚事都是母親和夫君準備的,我可半點沒插手。
」我若是不撇清關係,萬一到時出了事,那必定又是我的責任。
想到上次吃的虧,我又默默後退三丈遠,生怕她碰瓷。
謝柔臉上的笑容僵了僵,轉而生硬地轉移話題,溫柔地撫摸着肚子:「夫君說,待我生下世子,便抬我做平妻,他還擔心姐姐不答應,但我知道姐姐不是那樣善妒的女人。
」我臉色驟然變冷,從前他們作妖,我可以容忍,畢竟只是個妾,任憑他再怎麼寵愛,也翻不出什麼浪。
寵妾滅妻的罪名,只要御史參一本,足夠讓元毅辰失去聖心。
當今陛下乃是嫡子,當初險些被庶子奪了皇位,若不是胞弟明王誓死相助,只怕此時龍椅上已經另有他人,因此他最為厭惡朝臣寵妾滅妻。
平妻也好,說到底依舊是妾,不過說起來動聽了那麼一點。
可謝柔說,待她生下世子……原來她的孩子還沒出生,元毅辰便已決定立它為世子。
嫡妻還沒死呢,就打算好立庶子為世子。
難不成是覺得我這輩子都生不出孩子?
罷了,反正我本來也不想和他生孩子。
這兩年的時光就當餵了狗,強扭的瓜不但不甜,還發爛,發臭,我該放過自己了。
對上謝柔笑意盈盈的眼神,我冷漠道:「我是。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