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病之下》[朽病之下] - 第五章 日臻

「是嘛?」皇甫皓煜說,「那他們都在哪啊?能不能出來讓我見見!」

他話音剛落,無數穿着統一黑色戰術風衣的人,一瞬間在四周出現。在地面;在旁邊閣樓上;在罪族的身後;在方正身邊。

他們神情淡漠,手中的武器各式各樣,都在同一時刻對準皇甫皓煜。

方正再也沒有往日的輕浮,一臉正色道:「放開她,我會體面地留你一個全屍,讓你死去的靈魂得到安寧。」

皇甫皓煜似乎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猖狂大笑着,幽藍的牙齒也隨之顫動。

「好啊,試試看!」

他挾持着柳葉兒逐漸後退,停下。空氣中忽然升起了薄霧,倏爾便大了起來。

濃厚的霧翳朦朧了眾人的視線,方正隱約地瞧見前方燃起一道炙熱的火光,把周圍的迷霧都照亮了些許。

隨後,眾人聽見地面被刮劃的聲音,旋即火光消散,迷霧也隨之飄散了。

宋之止出現在眾人視線里,他的那柄長刃插在地上,旁邊是昏迷的柳葉兒。而那位罪族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他跑了。」宋之止道。

從始至終,這都是一場有預謀的行動。

宋之止檢查一下柳葉兒的身體,發現並無大礙,並把她抱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眾人耳機里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收隊!」

……

寂夜裡,一片荒蕪而又遼闊的衫松樹叢中。

這裡處於圍牆之外,哪怕人類守衛軍踏入這裡,面對如此廣闊的樹群,也會一時間迷失了方向。

皓月懸掛高空,向人間散髮絲絲綹綹的銀色月光,灑在黑夜的大地上,與成片的衫松樹叢上。

月光透過樹杈間隙,潑灑在靜謐的土地上,光影明暗斑駁。也灑在一位女人的身上。

她一身黑白相間的修女服,白色頭紗只能露出臉龐。她閉着眼,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默默地禱告。

忽然,她身前升起一陣薄霧,隨後漸漸濃稠,又瞬間消散。

一位身軀高大、手腕處帶一個銀色十字架的藍臉,出現在修女面前。

「差一點,就差一點出不來了!」皇甫皓煜劫後餘生地說。

修女睜眼,紫色的眸子望着他,輕輕開口說:「你遇到誰了?」

皇甫皓煜撓了撓後腦勺,發現缺了一塊,隨即大罵:「媽的,這都能燒到我?」

修女好像明白了什麼,腦海里浮現出一張面癱臉,嘴角划過一抹神秘微笑,

「東西拿到了嗎?」

「拿了!」皇甫皓煜從衣服里拿出一樣東西,遞到她的面前,攤開手。

手心裏躺着一柄銀色的鑰匙。

修女默默地接過來。

「那我們下一步該做什麼?」皇甫皓煜問。

修女雙手合十,仰天虔誠地禱告,「聽從至高無上而又偉大的■■指引。」

…….

「黯魔清剿工作進行的怎麼樣?」

一間辦公室內,男人坐在正辦公椅上,詢問面前彙報工作的孫冰。

「很順利,但中途突然發現一名罪族。」

「我知道。」男人抿了口咖啡,「他在三十二名執行部人員眼皮子底下跑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