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奉旨驕縱》[系統之奉旨驕縱] - 第3章 如花似玉

沈孝伯立時就明白了其中關竅,他在心裏深深地嘆了口氣,腳下不頓地走向前方的車駕,回頭又暗示副手把兵士們都召過來,自己則站在了兩方人馬的中間。

「見過永樂郡主,下官失禮了,請讓我等進行例行檢查。」沈孝伯在那張揚地如同它主人一般的馬車前站定,透過那層輕薄如霧的紗簾,看見一個精緻的側臉。

他自覺失禮,快速地把眼神錯開,不敢多看。

這邊他還沒把話說完,被自己親生女兒在大庭廣眾狠狠撅了面子的宋濂廷,策馬揚鞭越過沈孝伯,面色又黑又紅已經是一副惱羞成怒的摸樣。

似是聽到了後頭的動靜,那馬車內的響起了一道帶着輕蔑和嘲諷的慵懶女聲:

「好狗不擋道,三歲小兒都知道的道理,有的人到中年都不懂。」

像是回應似的,宋濂廷胯下騎着的駿馬竟然伸長脖子,「嘚」地長鳴了一聲。

「呵呵」聽得那女聲又輕笑了一句「好馬。」

火上澆油。

這可把本已經怒氣上頭的宋濂廷更是逼得失去了理智。他手一揮欲揚鞭朝這馬車甩來,看他的力度竟是用了個十成十,不知他想鞭的究竟是車廂還是廂內之人了。

「保護郡主!」

「伯爺不可!」

「住手!」

「父親!」

圍觀眾人暗道要遭,這榮成伯如今在宮門口如此不管不顧,不論永樂郡主傷沒傷到,殃及的是他們這群池魚。但欲出手阻止宋濂廷的鞭子已經是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郡主府眾侍衛中的一名青衣護衛急速從手臂上解下一根不知是何材料製成的銀色長索,朝宋濂廷座下的馬腿甩去,再狠狠一拉,竟是將這也曾在江湖上闖出個玉面劍客稱號的榮成伯給絆下了馬,重重地摔落在地。

見這人已經對主子無法造成威脅,那年輕護衛便迅速回到隊伍中,從頭至尾乾淨利落,不發一言,也未為自己出手傷的乃是一位伯爺而擔憂受責。

旁觀已久的澄溪,走到地上躺着低低**的男人身側,屈膝一拜,道:

「駙馬,郡主車駕乃是上月陛下所賜,車頂所鑲雙龍戲珠金雕,意為御駕親臨,萬人讓行,若駙馬剛才一鞭揮實了,便是犯了大不敬之罪。剛才春詩出手實在是為了救您,不得已而為之,望駙馬爺您諒解。」

言下之意,揍你還是為了你好。

「孽障!孽障!」本就因為被女兒的護衛不給面子的撅下馬而怒極攻心,又聽得這奴婢這陰陽怪氣的話終於還是把宋濂廷氣得暈了過去。

且不管榮國公府如何處理這突發情況,客觀來看,車駕前的路障已經清除了。

因着當今和太后的偏愛,永樂郡主宋稚玉可以特例乘坐御賜車駕進到二道門才換乘軟轎至集英殿。

「郡主,您今兒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仙姿佚貌奴婢都捨不得讓人看去。」澄溪回到主子身邊,隻字不提剛才發生的事情,像是這種事情完全不值一提似的,徑直誇起了宋稚玉今天精緻的裝扮。她們這幾個主子的近身女婢最知道永樂郡主的真實性格,那就是——天大地大,愛美最大。

「哦,我就今日貌美,昨日就不美了?」宋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