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 - 第1章 絕不留活口(2)

着躺在床上的江怡墨。
瞧着也是可憐,十月懷胎生了兩個寶寶,轉眼就成了別人家的孩子不說,自己也只剩下半條命了,江雨菲拙劣的剖腹技術,把江怡墨的肚皮劃得五花八門,瞧着怪可憐的。
「想辦法處理掉,絕對不能留活口。」
江雨菲淡淡地說道。
她是絕對不能讓江怡墨活着,這個秘密只能爛在肚子里。
「可這……」 傭人下不了手,畢竟是一條人命,剛生了孩子又虛弱。
「怎麼,你同情她?」
江雨菲的眼睛重重和落在傭人身上,像道寒光一般冷咧得讓人顫抖。
傭人自然不敢違背江雨菲的意思,便合力把江怡墨抬了出去,扔在了後備箱里,車子一直開,一直開,足足開了幾個小時。
深夜,瓢潑大雨。
兩位傭人把江怡墨從車裡拖了出來,身上的鮮血立馬被大雨沖走,跟着雨水流進了泥土裡,天空中響雷滾滾,陰森的野外,伸手不見五指,只有車燈是亮的,令人後背直冒冷汗。
啪!
一道巨雷突然響起,嚇得傭人混身直發抖,倆人直接嚇破了膽子,手裡的江怡墨也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大雨不停的沖刷着她的身體。
其中一位傭人從車裡拿出一把水果刀,手一直在發抖,殺人這種事兒,真不是誰都忍得下心的,傭人猶豫再三,把水果刀遞給了另外一位。
「要不還是你來吧!
過去給她幾刀。」
傭人說。
另外一位傭人也是嚇得要死,根本不敢接刀子:「我不行,我家兒媳婦也剛生了孩子,我得替他們積德,殺人這種事兒——我做不了,還是你來吧!」
這倆人推來推去,誰也下不去手。
轟隆!
啪!
轟隆隆!

雷聲越來越大,閃電噼里啪啦,嚇得傭人手中的水果刀咣當一下掉在了地上,倆人臉都嚇白了,陰森的野外着實讓人害怕。
「要不扔這兒就算了吧!
你瞧這地方也沒個人影的,她剛生了孩子身體又虛弱,現在還在出血,怕是爬都爬不動,估計也活不了了。」
傭人說。
「那咱們回去怎麼交待?」
「就說已經處理乾淨。」
「我看成。」
轟隆!
轟隆!
響雷滾滾,彷彿要把這倆做賊心虛的傭人吃掉一般,嚇得他倆趕緊往車上鑽,開着車便跑掉了,啥也顧不上。
不知過了多久!
瓢潑大雨中,江怡墨的手指一根兩根開始動了起來,腦子逐漸恢復了一點點意識,在大雨的洗刷中,慢慢回憶發生的事情。
孩子?
江雨菲?
江怡墨的手一把抓在自己的腹間,原本突兀的大肚皮現在變得十分平坦,身體的疼痛感還在。
這是什麼鬼地方?
四處黑漆漆的,連吹過的風都透着一股陰森的感覺,江怡墨喊了幾嗓子,林間只有鳥飛過,很荒涼的地方。
江怡墨冷笑,看來,江雨菲是不想讓她回去了,想把她扔在這種地方自生自滅?
既然老天爺讓她活了下去,便是讓她好好活下去。
江怡墨也是到現在才搞明白,一切都是江雨菲的陰謀,她自己生不出孩子來,就想找個替代品,為了保住沈少奶奶的位置,她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等着!
終有一日,江怡墨會回去拆穿她的真面目,倒要瞧瞧,她這沈少奶奶的位置可還坐得安穩。
江怡墨忍着腹間的疼痛,一點一點往前爬着,每爬一下,彷彿整個身體都要被扯開一般,經過的地方全部是兩行深紅的血跡,逐漸被雨水沖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