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征途:無盡的拉格朗日》[星際征途:無盡的拉格朗日] - 第6章 離別之時,多有不舍

無盡的深空,總是那麼的幽深,光明外的黑暗似乎能將一切吞噬。閑庭漫步,雖有細雨綿綿,但卻不失為一種愜意。

許安河卻沒有這樣閑庭野鶴之心來欣賞美景,緊皺的眉目久久無法舒展。仰望着滿天星辰,卻不禁心中哀嘆。

「又要打仗了?」許安河的妻子公仲曦霜走走到庭院內為許安和披上一件大衣。

「是啊,又要打仗了。」許安河將大衣取下為自己的妻子披上「天涼多穿些。」

公仲曦霜俏面淺笑,接過大衣披到自己身上,依偎在許安河懷中。「什麼時候走?」

「明日。」許安河簡簡單單兩個字卻令公仲曦霜無比心酸。兩人沒有再說什麼話,她就安靜的依偎在許安河的懷中。

這樣的時刻或許沉默就是最好的語言。

清風細雨,竹葉沙沙。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

許安河輕吻妻子額頭,妻子輕嗯一聲轉過身。許安河在床頭留下書信,悄然離開。

聽到許安河的離去,淚水順着公仲曦霜眼角流下。

兩人都知道這一去便是數年不歸。

許安河出門後,軍隊的車輛已經在門外等待。許安河今日穿着的是軍裝,幹練的軍裝讓許安河多了一絲威嚴的氣息。

「首長好!警衛連,張順向您報到!」年輕的漢子向許安河敬了個軍禮鏗鏘的說道。

許安河簡單應了一聲,回頭看向自己的住所。

落地窗前,妻子身着睡衣披散着頭髮站在窗前淚眼婆娑的看着自己。許安河苦笑着向公仲曦霜揮了揮手,隨後沒有猶豫便上了軍車,他知道這時候不能猶豫,猶豫下去兩人的分別將會更加痛苦。

張順為許安河關好車門,坐上駕駛位。「首長不告別么?」

「不用了,走吧。」張順聽得出許安河的聲音很是落寞,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向前車和後車發出信號。車隊收到信號,紛紛發動出發前往陽羽星戰艦基地。

車隊浩浩蕩蕩的出發,民眾哪裡見過這等陣仗,紛紛圍在車隊行駛的道路上觀望,猜測着這是哪個大官出行要動用這麼大的陣仗。

當眾人驅車來到陽羽星戰艦基地時候,停靠在港口的戰艦隻剩下幾艘驅逐艦,除去戰艦人員外只剩下警衛連的人,留在原地等待。

許安河走下軍車,眾戰士齊敬禮「首長好!」

許安河點點頭「好,都辛苦了。」

「張順。」

「到!」

「都準備好了么?」許安河看向港口停靠的五艘護衛艦。

「報告!都已準備完畢,隨時準備出發!」

許安河在警衛連的護衛下登上澄海級重型護衛艦,297M長的白色艦體在五艘護衛艦中格外亮眼,四艘紅寶石級重型軌道炮護衛艦在澄海級四周執行護航任務。

紅寶石如蜻蜓一般的軀體看起來是格外的輕盈、靈動,相比來說澄海卻看着有些笨拙,當然只是在外觀上來說。

許安河走到駕駛室,看到艦長在指揮着艦船,也沒有過多的打擾,依靠着窗戶看向漸遠的地面。

「首長,要進行曲率躍遷了。」張順提醒許安河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