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團寵三歲半》[星際團寵三歲半] - 陸審判長喜當爹(2)

遭屠戮。幸得時空旅行者的庇護,梵落雨林唯一生靈——由一株桃樹枝變化而來的小妖陶枝活了下來。

    時空旅行者告訴她,只有找到她的爸爸們並阻止更多戰爭發生才能復活全族。

    所以,小肚肚對不起,只能先委屈你啦。

    任重而道遠的小糰子邁開小短腿,一顛一顛朝陸停跑去。

    眼看就要出審判圈接近陸停,張助理心中警鈴大作,大喊:「保護審判長!」

    霎時間,兩列黑衣警衛員蜂擁而入將陶枝包圍,十幾把槍齊刷刷對準庭上那個緩慢挪動的小小身影。

    只要陸停一個眼神,他們就會立刻開槍,將這不知是人類還是其他物種的小糰子擊成篩子!

    被眼前陣勢嚇了一跳,小陶枝不由自主後挪了一小步,怯生生地打量周遭這一堵「肉牆」。

    這群叔叔好凶唔~

    小傢伙心裏有些害怕了。

    她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小嘴一癟,下一秒就要落金豆豆了。

    看着小糰子的可憐模樣,張助理心頭不由得一軟。

    這畢竟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

    可陸停依舊無動於衷地端坐於高位,冷眼旁觀,但他寒氣逼人的冷眸中卻隱隱掠過一絲波瀾。

    作為聯邦最高審判長,他陸停手上的性命數不勝數,想殺他的人自然不少,再頂尖的殺手他都能玩弄股掌。

    如今就這麼個小孩兒,還能翻天不成?

    而且,處理個小孩也不急於一時。

    陸停心想着,修長指尖微抬,示意眾人放下槍械離開。

    包圍圈散了,陶枝白凈的小臉上立馬漾起了笑意,她欣喜地看向陸停。

    她就知道,爸爸會保護她噠~

    小傢伙繼續邁開小短腿,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氣喘呼呼爬上台階,陶枝伸出小手擦擦額頭上的汗水。

    顧不得休息一會兒了,小傢伙迫不及待衝著離自己不過兩米遠的男人奶里奶氣地喊:「粑粑。」

    ……

    空氣凝滯了三秒。

    全場所有人都石化在原地,同款震驚臉望着台上一大一小。

    打死他們都不相信,冷麵閻羅竟然有一個這麼奶呼呼的小可愛女兒!

    就連素來淡定自若的陸停一時間也被她這聲「爸爸」驚到,俊臉微沉手中的槍險些掉到地上。

    等男人回過神,小糰子已經到他跟前了,兩隻白嫩的小爪爪一下抱住他的黑色長靴,小腦袋蹭了蹭男人的膝蓋。怕男人剛剛沒聽清,又甜甜地重複了一聲:「粑粑~」

    陸停額上的青筋凸了凸。

    這小孩是什麼意思?

    以為隨隨便便認個親就可以活命了是嗎?

    呵,做夢!

    他陸停可不吃這一套。

    一旁的張助理則是暗暗替這小可愛捏了把汗。

    眾所周知,陸閻王可是有重度潔癖的!他曾親眼見過陸停廢了一隻無意間碰到他衣角的臟手!

    這種人物,明明是人見人躲、鬼見鬼避的存在!可這隻傻糰子怎麼還上趕着認親?

    還特么扒拉着陸閻王不放手!

    張助理真怕冷血無情的陸審判長會一腳把這個小糯米糰子踹飛!

    陸審判長確實想踹,可腿上溫溫軟軟的觸感莫名讓他心上一緊,身體忽然僵住,俊臉也跟着緊繃起來。

    但見鬼的是,他對這個小糰子……竟然不排斥!

    他居然一點也不反感她的觸碰!

    小糰子像從牛奶罐子里撈出來的一樣,身上奶香奶香的,反而讓他覺得……

    有一點喜歡?

    ……瘋了!

    他一定是瘋了才會對一個即將要處決的異種產生這種奇怪的念頭!

    陸停立馬將腦子裡的瘋狂想法扼殺掉,垂眸睨了眼緊抱着自己的小傢伙,一字一頓冷聲道:「松、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