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團寵三歲半》[星際團寵三歲半] - 陸審判長喜當爹

    星際1124年,聯邦最高審判庭。

    「嘭」一聲槍響,手銬特製鎖鏈的男子應聲倒地,三兩滴紫色血液從他體內迅速飛濺到激光槍面。

    看着槍身那一抹紫,持槍男人面無表情的俊臉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他眉頭緊蹙,嫌棄地把槍扔地上,薄唇冷冷吐出兩個字:「銷毀。」

    在旁邊當值的審判助理新上任,一時被眼前場景嚇傻了,一動不動呆愣在原地。

    直到男人冷不丁飄來一記冷眼,張助理才反應過來,依照流程吩咐人把屍體拖走、處理血跡,並給男人換了把槍。

    持槍男人叫陸停,人送外號「陸閻王」,是聯邦最高審判長。

    第一次星際大戰時,化學武器的濫用導致某些地域物種發生變異,惡向變異物種幾度失控,多次危及人類安全。

    而審判者的職責,就是處決這些變異物種。

    整日呆在黑暗的審判庭、與冰冷的槍械為伍,乾的不是殺異類就是殺同類的冷血事。

    「陸閻王」的名號,從來都令人聞風喪膽,避之莫及。

    甚至有人說,陸停就連血都是涼的!

    還有人說,審判者這種身份的人殺孽太重,必定會斷子絕孫,更何況陸停這個冷麵閻羅審判長?

    偶然聽聞流言蜚語的陸審判長冷冷一笑,對此話嗤之以鼻:「孩子這種東西,就是個麻煩。」

    如果不小心感染什麼細菌變異了,還要勞煩他親手解決。

    可不就是麻煩嗎?

    但往往,怕什麼來什麼。

    只見押送員帶着一個剛到他膝蓋的小糰子慢吞吞走進審判庭,二人大手牽小手,畫面異常融洽和諧。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家長接孩子放學呢!哪裡有一點押送犯人的樣子?

    陸停把玩手槍的動作一頓,眉頭微不可見地揚了揚——

    小孩?

    他處決過異種無數,這還是頭一次遇見小孩。

    可……小孩又怎樣?

    要是真感染變異了,該殺還得殺,他絲毫不會心慈手軟!

    甚至,他下手會更利落些!

    陸停隱去眼中多餘的想法,潑墨般深邃幽瞳沒有一絲溫度,冷冷垂下眼睫。

    小糰子很乖,一步一步跟着押解員走到判決場**才撒開手,禮貌地朝押解員奶呼呼說道:「謝謝叔叔。」

    軟軟甜甜的小奶音,萌得押解員一顆少男心都要化了,恨不得立刻拿個麻袋把小糰子扛回家!

    「不客氣。」

    押解員忍不住掐了掐陶枝圓嘟嘟的小肉臉,一轉頭冷不丁對上陸停鷹隼般的利眼,登時嚇得背脊發涼,同手同腳的就往外沖。

    生怕下一秒手段殘暴的陸閻王就要提槍對着自己!

    陶枝兩顆葡萄大的眼珠子巴巴看着押解員落荒而逃的背影,不解地歪了歪小腦袋。

    咦,為什麼這個叔叔要跑得這麼快呀?

    難道是要去吃飯飯了嗎?

    陶枝的小肚子開始咕咕叫了。

    作為一隻桃枝小妖,她才剛剛蘇醒就被一個白鬍子怪爺爺丟在聯邦入境處,然後有幾個怪叔叔來凶了她一頓,把她抓了關在這個地方。

    還不給她飯飯吃嗚嗚X﹏X

    她頭頂的小桃枝丫子都要因為營養不良枯死了。

    她想去吃飯飯!

    可是……

    小糰子皺巴着一張軟乎乎的小臉,嘟着小嘴,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看門口押解員消失的地方,又看看坐在高位上的男人。

    陶枝鼓着小腮幫子,為難極了!

    一邊是粑粑,一邊是香噴噴的飯飯……該選哪個呢?

    糾結了一小會,心中那桿秤還是向便宜爸爸那邊稍微傾斜了一丟丟。

    因為白鬍子老爺爺說,這個世界非常危險,只有抱緊她粑粑們的大腿,她才能保住小命,拯救族人。

    十一年前,星際最高指揮官帶領星際軍剿滅異種,梵落雨林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