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 - 第三章 只是陪襯

第三章 只是陪襯

”馨語,若是你連我都不相信了,我真的不知道這世上會有幾人信我,我一直把你當做我的親姐姐,事事以為你先,一直將你當做我最…… ”

可白脂柔的話還沒有說完,白馨語便笑了起來。

”我的好妹妹,剛剛是逗你玩的,你都說了我是你最親近的人,怎會不相信你呢。 ”白馨語話風一轉,瞬間變回了前世那個嬌小的小綿羊。

白脂柔眼神一亮,看來你還是那個最好糊弄的人。

”馨語,我就知道你是相信我的。 ”

白馨語也同樣滿含笑意的看着白脂柔,臉上除了笑容之外什麼都看不出來。

既然你想演戲,那我便陪着你演,我倒要看看你白脂柔這張臉皮底下是何種骯髒的嘴臉。

前廳內,白家老爺一臉深沉的坐在上面,兩邊都是白家的一些長輩,也是白老爺的兄弟們,一個個的都注視着白老爺。

”如今這事兒也算是板上釘釘的了,找我的意思,倒不如依了白家,將這個兩個姑娘都嫁於他家。 ”白家二哥沉聲說道。

老三一聽,眼神裏面閃出一道光芒,看着上位的大哥說道: ”是啊,二哥說的在理,洛家家大業大,又是獨子,咱們家馨語嫁過去,必定是正室,想必也虧待不了多少。 ”

”是啊,大哥,如今這大街小巷裏面都傳了出來,事已至此我們除了照做還能如何?洛家家大業大的,我們根本無法抗衡啊。 ”老四也在一旁苦口婆心的說道。

白鵬飛聽着堂下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心中甚是不敢,緊握的雙手死死的撐在大腿上。

一個個的說的好聽,可是嫁的不是你們家的女兒。

他自己的親生女兒受到如此屈辱,白家的這些長輩不想着如何挽救,卻想着各自的利益,真讓他感到心寒。

白夫人在後堂聽着前廳的談話,緊緊的咬着銀牙,恨不得馬上出去撕了這幫人那噁心的嘴臉。

白夫人深吸了一口氣,平定了自己的情緒之後,緩緩的走了進去,看着在做的各位小叔說道: ”我們家的事情也算是麻煩諸位小叔了,今日我家中還有些事,招待不周,還請各位小叔見諒。 ”

說完之後,她向白鵬飛使了一個眼色便和白鵬飛兩人走到了後堂。

”老爺,你聽聽他們說的這是人話嗎?還是你的親兄弟嗎?咱們家好的時候沒少幫助過他們啊,可現在出了這檔子事情,他們不除注意也罷,反而落井下石。 ”白夫人一臉憤怒的額說道。

白馨語走到門前,正好聽到了自己父母的談話,心中頓時一暖,眼眸變得朦朧了起來。

輕輕的推開房門,靜靜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乖女兒,都怪父母沒用,讓你受到這等屈辱。 ”白夫人見到白馨語便沖了上去抱着白馨語哭了起來。

伸出手,輕輕的將白夫人眼角的淚水擦去,對着白夫人和白老爺說道: ”父親,母親,女兒願意嫁到洛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