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下堂嫡女:這個夫君有點貴] - 第二章 陪着你演戲(2)

脂柔自從嫁到洛家之後,便裝的楚楚可憐,一副惹人疼愛的樣子。

而她為了得到洛凌天的歡心,甘心自降身份,低人一等,也就是那一次,讓她再也沒辦法翻起身來。

輕嘆一口氣之後,坐起身子,從房間裏面拿出一杯清茶,慢慢的品嘗了起來,彷彿與這氣氛顯得格格不入。

”馨語,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你聽我解釋…… ”白脂柔一邊跑向小院一邊哭喪個臉喊道。

見到白馨語之後,白脂柔抬起一雙淚眼汪汪的丹鳳眼說道: ”馨語,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麼都沒做,這一切都是子虛烏有的,外面這樣說,無非就是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 ”

”是嗎?可你我情同姐妹,怎會被這謠言破壞呢。 ”白馨語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着眼前這可憐巴巴的嬌人,真相衝上前去一把掐死她。

可是她不能,洛凌天還活着,她不能這樣做。

”當然了,我知道你還是相信我的。 ”白脂柔說完之後抬起頭可憐巴巴的望着白馨語。

一旁的青霜冷哼一聲,將視線從白脂柔的身上移開,就連她也覺得白脂柔特別的作。

青霜只是一個不留神就讓這小賤人溜了進來,還可憐巴巴的求白馨語的原諒,彷彿自己好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人。

青霜實在看不過去了,冷聲說道: ”叫你自己做了什麼,難道還不清楚嗎?當年若不是小姐收留你,賜你姓名,讓你跟隨白家,待你如親姐妹一般,你還能有今日這般榮華?可逆倒好,非但不知感恩,還搶了小姐的夫婿,可憐巴巴的跑這裡求原諒,你還有沒有點禮義廉恥? ”

而白脂柔也料定了白馨語是個軟心腸,所以才過來演這麼一齣戲。

白馨語忽然冷笑了一聲,前世她確實是個軟心腸,但是今時不同往日,白脂柔還以為自己是前世的那個唯唯諾諾的百家小姐,那她錯了。

”我當然相信你了,只是? ”白馨語故意將話停頓了片刻。

前世的她雖然咋咋呼呼,但是始終是個軟心腸,她最後選擇了相信白脂柔,始終相信她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可不料自己卻被人家耍的團團轉。

”只是什麼? ”白脂柔瞬間瞳孔一縮,擔心了起來。

”這無風不起浪,我是相信你,但是這芸芸眾口,眾說風雲的,你讓我如何堵得了這天下的嘴? ”白馨語輕輕地喝了一口手中的清茶淡淡的說道。

”這…… ”白脂柔瞬間覺得自己無法回答,只是愣愣的站在那裡。

往日不管自己做錯了什麼,只要低頭認錯,就會沒事,可今日卻被白馨語的一句話給噎了回去,她瞬間感覺到白馨語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再像以前那麼好糊弄了。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小姐說的還不夠明顯嗎?若你沒做過,怎會有這四起的流言蜚語?難不成有人特意來詆毀你? ”青霜站在一旁一臉氣憤的說道。

若不是她,小姐也不會落到如此的境地,白家也不會一夜之間名聲掃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