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帝王/逍遙小帝王》[逍遙小帝王/逍遙小帝王] - 第10章 故意陷害

楚雲暗罵,「死太監,你可真是想方設法的陷害老子,這衣服不是范芸大人的嘛?而且看其質地,還不像一般衣服,應當不是官服!」

女官服飾,極為挑剔,有官服,便服,還有各種祭祀時,所穿戴的禮服。

官服又是其中最為重要的存在,象徵著女官身份,若是出了一點差錯,那可是要掉腦袋的,所以女官都自己清洗官服。

便服和禮服雖不嚴謹,倒也嚴苛,再看盆中衣服,質地輕柔,薄紗為主,應該是便服,既然是便服,那就好辦了。

楚雲不由咧嘴笑了,端着衣服走到了院外晾曬,暗中劉公公看着楚雲離開,陰冷一笑,「你這傻子,真是自尋死路,剛來第一天就想跟咱家爭寵?」

「咱家豈能讓你如願?這琉璃長裙,乃是林大人賞賜,格外珍貴,你若是將其弄壞,根本就不用范大人出手,小環姐姐就能弄死你。」

劉公公想想就忍不住冷笑了起來,林家小娘子的嬌媚,令他忘卻不了,更何況林家本就是地主家,錢財不少。

「等咱家以後離開了皇城,也是富甲一方啊。」劉公公有些得意的轉身。

門外!

楚雲放下了木盆,檢查了一下晾衣服的架子,不屑一笑,「好你個死太監,果真在這架子上做了手腳,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起這衣服的重量。」

「一旦晾曬上去,架子必定垮塌,到時你再給我弄一個損壞之罪?真是好算計。」

楚雲現今不過一無品太監,一旦犯錯,必死無疑,別看小環昨日讓他免受痛楚,可小環對他壓根就沒留戀,一旦觸碰了小環利益,必死無疑!

他連申訴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楚雲皺眉沉吟,今天一早到現在,也只是見到了小環一面而已,她又在忙些什麼呢?

例會!

對!

一定是例會!

楚雲前世在各種野史上看過,女官的生活枯燥而又簡單,各司其職,小環位居八品,又是房中管事,每日定會將一切事情,彙報給七品女官范芸。

范芸每天要做的必要事情,就是——

尋房!

她是東院之首,每天哪怕是象徵性的也要到各房查看,防止臨時有人撈人,畢竟這裡是浣衣坊,其中不少受罰女官,身後都有大佬庇護!

心中想着,就見劉公公着急跑來,「你這傻子,還愣着幹嘛?還不將范大人的衣服晾起來。」

着急了?

楚雲捕捉到劉公公臉上的一抹急切,心中明了,查房的來了,倒是不着急了,故作痴傻的問道:「劉公公,這些衣服真的是范大人平時所穿么?」

嗯?

劉公公有些着急,恨不得一腳踹翻楚雲。

「你問這麼多做甚?難道你忘了咱家是怎麼教導你的?」

「不敢忘記。」楚雲搖頭,餘光瞟見遠處,正有一行女官走來,為首一人,錦衣綉袍,腰懸玉帶。

七品女官!

范芸!

終於來了?

劉公公拂塵一甩,「那你還不晾曬?是不是對咱家的安排,有什麼不滿?」

「不是的。」楚雲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只是我覺得范大人怎麼都是七品女官,豈能穿這樣的俗物?一點都不配范大人的氣質。」

俗物?

劉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