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 第9章 再次消失(2)

:「你說咱倆是不是有病,相信一個小姑娘。」

程海沉默不語,目光掃了眼自己胳膊。

顏色又淺了很多,連江少宇都沒注意到。

病房裡,安楠找了塊布料將房門上的玻璃窗口遮擋住,這才開始幫秦佑治療,她的身體慢慢泛起瑩潤的光澤,從身上伸展出了無數的細長莖絲纏在了秦佑腿上。

這種程度,已經不是幾片葉子可以治療的。

莖絲用力絞緊了腫脹的小腿,傷口處不斷滴落濃黑液體,漸漸的,像擰開了水龍頭的開關,濃黑液體傾瀉而下,直到擠得液體只能緩慢而費力的要滴不滴的狀態才停下。

能量緩緩從身體里流失。

這個人類小腿骨頭已經幾乎快壞死,血管也在遭到浸透,她將內里的骨頭和血管修復好。

不過今天只能到這兒了。

因為明顯她開始犯困了,腦袋發暈,手臂上長出了幾片小葉子,頭髮有幾縷變成了翠綠,再不結束她能當場變回小樹苗。

重新整理好自己後,安楠打開門。

程海和江少宇一前一後進來,第一眼就是查看秦佑的傷,除了地上多了一大灘污穢和秦佑小腿的腫脹程度縮小了些外,他們沒看出來有好多少。

江少宇指着腿:「這確定治了嗎?」

安楠點頭,大大的打了個哈欠,扯了扯程海衣角:「今天太累了,我要回家睡覺了。」

江少宇看看他們。

這治了跟沒治一樣,心情鬱悶,閉口不言,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小姑娘身上實在是荒唐。

程海腦子也挺亂,但看小丫頭眼神疲倦還是把人送了回去,他只在門口停下自己沒下車,等安楠進了房子後他調頭離開。

安楠沒上樓,穿過後門到院子里,變回小樹苗扎進了花圃里。

她真的很累,這一睡就是兩天。

醫院那邊張教授聯合了權威查理斯進行了視頻會診。

此病毒查理斯也沒見過,但一起研究了保守的用藥方案,原本是要對患者進行截肢,可是核磁共振顯示骨頭完好,秦佑醒來後不能動的小腿也有了些清晰的觸覺,預示小腿有好轉的跡象。

所以打算再觀察幾天,接着用抗生素。

程海頭天在醫院留了下來陪護,到第二天上午秦佑聽說腿有好轉的跡象後情緒也趨於穩定才回來。

路過早餐店,他買了些包子豆漿帶回住處。

那丫頭也不知道會不會點外賣。

程海帶着早餐進門,客廳里沒安楠的影子,樓上轉了一圈也沒有,秦佑的事搞得他身心疲倦,於是不再繼續找,而是在客廳吃了早飯。

意外的是,茶几上放着一顆小小的丸子,仍舊因為揉搓的並不完美而翹起了點葉尖。

程海看着這東西有些出神。

最後和早餐一樣把藥丸吞下了肚。

茶几上擺放着兩人書寫過的紙條,他在紙條上補充了一個電話號碼和一句話:我去公司了,有事可以打我電話。

雖然小丫頭沒手機,但房子里有座機,只要安楠回來,隨時可以聯繫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