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 第9章 再次消失

安楠換好衣服後,上了程海的車。

從一個人的記憶里了解世界和親眼看見是完全不同的,她扒着車窗往外瞧眼睛張得大大的,路上的汽車、單車、走路的行人、追逐的小孩兒、哪怕是一隻喵喵叫的小奶貓都讓她新奇得不得了。

程海用餘光打量她。

「鄉下來的,沒進過城?」他隨口一說。

不是,利亞星球來的,沒進過地球。

安楠在心裏說,面上點點頭。

路上,威爾給他回了電話,已經聯繫好了他外祖父查理斯,可以進行視頻連接,程海立馬將消息傳回醫院,讓張教授那邊先和查理斯接觸,這事兒爭分奪秒。

二十分鐘後。

他們抵達了醫院。

程海讓江少宇支開了秦佑父母,獨留他們幾個人在病房裡。

江少宇上下打量着好友帶來的小姑娘,十幾歲的模樣,雙手拿着啃了一半的漢堡包,嘴巴因為咀嚼一鼓一鼓,嘴邊還殘留了麵包屑。

「你說這小姑娘有可能治好秦佑?」

江少宇不可置信,一臉寫着我一萬個不相信。

從他高中認識程海到現在創業成功,他從來沒懷疑過程海的決定,但此刻….江少宇抹了把臉:「我寧願相信你被女人沖昏了頭腦也不敢相信這麼一個小姑娘能治病,她幾歲了,高中吧?高中有醫學科嗎?」

程海揉了揉眉心:「你別多廢話了,先讓她看看再說。」

江少宇搖頭:「行吧,看吧。」

安楠舔了舔唇將殘餘的麵包屑舔進嘴裏,輕輕抿了抿,一邊走到秦佑身邊,一邊吃着漢堡觀察。

她手指在秦佑黑漆漆的小腿上點了點。

小腿凹陷出一個小小坑窪,沒有立刻反彈,倒是之前切開引流的傷口處又滲出許多濃黑的液體。

江少宇無聲呲牙,撇開目光不忍直視。

他今天一上午都沒吃過東西,先前電話里想讓程海給帶點吃的,現在不僅吃不下還容易反胃。

床上的秦佑在鎮定劑的作用下安靜地睡着。

安楠把最後一口漢堡包吃完,說:「他的毒素好多哦。」

江少宇汗顏:「這誰都看得出來好嗎?你看半天就得出這結論?」

「不是啊, 我在想多少天能治療好他,他這麼嚴重,一次性治療痊癒是不可能的。」治療需要消耗她自身太多能量,如果種子已經發芽長大,她多汲取一點生命樹的能量一次性洗清病毒也可以。

關鍵在於她的生命力還很脆弱,種子也沒發芽,只要分期治療了。

程海問道:「你打算怎麼治?」

安楠道:「我打算這樣那樣再這樣那樣再這樣……」

江少宇:「………..」

一分鐘後,兩個男人被安楠趕出了病房,還被嚴厲警告沒有她的允許絕對不能進去。

江少宇好半天找回聲音,問好兄弟:「她說的這樣那樣再這樣那樣再這樣的治療到底是怎麼這樣那樣再這樣那樣再這樣?」

程海被繞的頭疼:「你問我我問誰?」

江少宇嘆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