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 第10章 遭到襲擊

手游的項目正在開發階段,程海一到公司事情就特別多。

美術部調整的遊戲背景圖需要他來最終定奪,技術部門在遊戲的架構上出現問題需要解決,還得把後面幾天的工作提前安排好,因為秦佑那邊不能丟着不管。

期間江少宇回來過,在自己辦公室一躺就睡著了,也是累得不輕。

晚上,兩人又一起去醫院。

秦佑的脾氣沒之前那麼暴躁了,但臉色依舊非常難看。

腿部恢復需要時間,他擔心萬一又惡化再通知他來個截肢,這過山車一樣的起伏心情誰受得了?

程海寬慰道:「你安心養着,專家教授給你請了一大堆就是為了保住你的腿,別再想些有的沒的。」

江少宇附和:「就是,多想無益。」

「道理我知道,不這麼養着還能怎麼辦,」秦佑躺在床上,臉色呈現出蒼白,卻掩飾不住眉宇間的鬱悶,「我就是覺得我太倒霉了,怎麼我就能莫名其妙被來歷不明的蟲子咬了,誒我那別墅可是定期讓清潔公司來打掃的,這他媽是不是敷衍我?」

江少宇覺得他懷疑得挺有道理。

「非常有可能,那棟房子你又不常住,就是開派對大家聚會才用,咱們也沒注意角角落落,搞不好你別墅里有個盤絲洞都說不定。」

秦佑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程海啪一聲呼在江少宇腦門上:「秦佑還住着院呢,別開這種玩笑影響他心情。」

不過他對這次意外事件挺好奇。

莫名其妙的蟲子?

莫名其妙的毒素?

還有個莫名其妙的小丫頭能治療病毒,這些事情的發生不得不讓他串聯起來。

秦佑的別墅他得去看看。

出了醫院後他直接去了金色華庭別墅區。

房子密碼他和江少宇都知道,很順利便進了。

兩隻燒烤架子還擺放在院子里,地上有餿了的肉串、打碎的酒杯、倒翻的桌椅,一片狼藉。

看得出來當時場面很混亂。

「就是這兒,」江少宇指着草坪上某塊地方,「當時那麼大一隻蟲子,那幾個女的叫得撕心裂肺的,我和秦佑跑過來看,結果它躥起來就直撲秦佑的小腿。」

江少宇撿起一旁的銀色烤肉夾:「我就是用這夾子把它撕下來的,然後胡亂幾腳踩了個稀巴爛。」

程海蹲下來看。

綠色的草皮上還有一大灘粘液,呈現猩紅色,但除了粘液沒別的。

「不是說踩的稀巴爛嗎,殼也踩沒了?」

「當時是有的,黑漆漆的,跟甲殼蟲的殼子似的,」江少宇納悶,左右看了看,「怎麼就沒了呢,難道有人來打掃過?」

程海顰眉:「你覺得這裡像有人來打掃過的樣子嗎?」

「也是,要打掃也不能只掃個蟲子。」

程海拿過他手裡的夾子,在粘液上沾了沾。

如果是平常的液體哪怕是人的鮮血,經過幾天太陽暴晒也該乾涸了,可是這些粘液沒有,甚至像剛出爐的芝士還能拉絲。

江少宇嘖了聲。

程海問道:「醫院有人來採過樣本嗎?」

「有,我聽張教授助理說來過,但沒研究出來是什麼,聽說什麼細胞活性很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