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培訓學校》[仙人培訓學校] - 第一章 仙人指路學院

  「隱世柏家,若我還能再活一世,不管山河破碎還是世界崩塌,都必滅你們全族。」柏河一個猛子從柔軟的絲床彈起,目光中流露出如驚濤的怨恨。

  柏河看着整潔的房間,怔在床中沒有動彈。

  「我身上的傷已經恢復,不知道是何人搭救與我。」柏河觸摸着自己的手臂,下一刻目光中爆射出殺意,「柏家,你把我當棋子一樣丟掉。現在可曾想過我還能活下來。」

  柏河咧開嘴角,開始放聲大笑。因為他活下來了!

  被南宮家無情折磨時,柏河沒想過自己能夠自己能夠活下去。當時的血月透過窗戶穿透進來,照射在他的傷口上。柏河低頭看着那深可見骨的傷口,他恨柏家,同樣也恨把自己當畜生擺弄的南宮家。

  「我活着,我還活着。」

  柏河歇斯底里地喊叫着,聲音透過窗戶灌入夜空中,驚得天空兩輪明月大放光輝。

  既然他能倖存,就註定他要報仇雪恨。屠滅柏家一族,以祭奠自己痛苦的十四年。十四年中,他做夢都想着回到柏家,因為柏河始終是他的根。

  可是,最終等待他的是柏家的背棄。

  柏家把他當棋子一樣丟掉。

  十四年,柏河付出的痛苦,一定要讓柏河百倍千倍償還。

  一連兩個柏河都在喃喃自語,商定着如何一步一步復仇,其目光中流露出的殺機趨於實質。

  這時,緊閉的橙色房門突然被推開。柏河如同被驚雷劈中一般從穿上跳起,一股殺意順着空氣傳遞至門外。柏河手中緊緊地抓住身旁的一個小木椅。

  柏河的心怦怦亂跳,因為他完全看不出對方是什麼境界?人級、天機、天元級?

  或許,當世的高手中沒有一人比得上門外的人。

  可是,當門外之人推門而入時。柏河手中抓着的木椅下意識抓得更緊。目的就是為了隨時進攻,因為進門的是一隻怪我,一隻長着豬頭、胖身體的怪物。

  柏河聽說過,地球曾經有過妖族。難不成,他僥倖活些來,卻要淪為妖族腹中之食?

  豬頭怪物慢慢地端着一個小碗進入房間,把小碗放在一旁的書桌後,看着碗中食物吞了口口水。豬頭怪物看着面帶殺機的柏河,擺手笑道:「同學,別衝動。」

  會說話!

  柏河更加確定,面前的就是妖族。

  我輩修士,死在人刀下,不做腹中餐!柏河兩指化劍,準備點在臍上巨闕穴。巨闕穴乃死穴,能直接衝擊心臟而往。不能報仇雪恨,柏河也不願意葬生妖族口中。

  「豬妖,老子不能復仇都拜你所賜。死後,我定然不會放過你。」柏河兩指如疾光,直衝巨闕穴而去。

  豬頭怪物隨手一拍,一道勁風便抓住柏河的手腕。柏河只覺得能掙脫,但是不知為何突然不敢掙脫。

  難道我柏河竟然怕死?

  柏河兩眼一冷,決死之心從心間爆發,兩指瞬間發力掙脫豬頭怪物的束縛。

  豬頭怪物一驚,一腳踹到柏河,速度之快。柏河從未在隱世家族中見過,即使是南宮家主臨死時也沒爆發過一閃而逝的速度。

  豬頭怪物愣道:「同學,麻煩冷靜。老豬我不是什麼豬妖,不會把你吃了的。」

  「我來給你送肉湯。」豬頭怪物一把手端起肉湯,顧不得灑出來的珍貴湯汁。

  柏河倒在牆角,這才冷靜下來打量這頭豬妖。它既然能夠就自己,應該就不會起壞心眼。看着垂涎欲滴的肉湯,柏河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肚子。

  豬頭怪我淡淡一笑,道:「這不就對了嗎?同學,你都昏迷三天了,再不吃點東西保准你明天爬着去上課。告訴你,導師為了你已經停滯正式授課三天,你再不去,恐怕連那些同學都饒不了你。」

  柏河警惕地接過肉湯,狼吞虎咽直接下肚,顧不得其味道有多麼鮮美。

  豬頭怪物渴望地看着柏河,道:「怎麼樣,好喝嗎?」

  「能再給我一碗嗎?」柏河把警惕心漸漸鬆開,遞過空碗,摸着還是有些飢餓的肚子。

  豬頭怪物接過空碗,「好嘞。這東西,管夠。」

  豬頭怪物似乎非常開心,閉門而去。柏河從牆角站起,第一次仔細看着這個房間。房間布置得十分雅緻,精美的書桌、擺滿書籍的書架、還有一張容納一人的小床。

  柏河已經很久沒安穩睡過,從十四年前踏入南宮家開始,就未曾睡過安穩覺。因為每天都不許放出感知,防止有人猜疑他的身份,從而痛下殺手。

  待到豬頭怪物再次上樓時,柏河問道:「是這的老師救的我嗎?」

  「你小子沒睡糊塗吧。倒也是,好像從你第一天來,你就昏迷着。我猜你不會被接引到學院之前被人給揍了吧?」豬頭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