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後愛:戰少夫人嬌又甜》[先婚後愛:戰少夫人嬌又甜] - 第九章 取悅我

  手腕處傳來的疼痛讓她也想不了那麼多了,只想趕緊掙脫,卻沒有半分效果。

  「你放開我!她也算是殺害我媽的半個兇手,我來跟她討個說法有什麼不對嗎?」

  周圍的人把他們圍得水泄不通,畢竟戰臨驍這號人物平時也就只能在新聞上看看,好不容易能現場看到他的熱鬧,這些人怎麼會錯過。

  洛然也是個說話沒眼色的大小姐脾氣,看着越來越多的人,沒有覺得半點不好意思,反而還嫌事情不夠亂,添油加醋。

  「害死你媽的明明是你自己,要不是你用髒錢給你媽治病,她又怎麼會受不了自殺?」

  戰臨驍放鬆了手上的力道,轉眼看着洛然,洛然以為他是向著自己的,還得意的沖洛璃使了個眼色。

  沒想到戰臨驍直接繞過她,拉着洛璃出去了,跟着戰臨驍一起來的人都走了。

  只剩下了一個助理打發剛剛看熱鬧的人,把他們手裡的視頻都買過來銷毀了。

  直到戰臨驍的背影也消失,洛然才開始崩潰,咖啡還順着頭髮往下滴,臉上的表情更是猙獰不已。

  洛璃被帶到車上戰臨驍才放開她,兩個人都在后座。

  看着戰臨驍的憤怒,洛璃突然有些失神,他是因為洛然才這樣的嗎?

  跟他相處這麼久以來,洛璃不敢說絕對了解他,可是有很多的小動作她還是很清楚的。

  就比如說剛剛洛然抱着他的手臂的時候,他那微不可見的皺眉就是厭倦的表情。

  「戰總,你說給我時間處理我媽的事情,我是覺得弄清楚我媽自殺的真相也包含在內。」

  車已經被司機開着走了,可戰臨驍還是沒有半句話,洛璃忍不住了,想先發制人。

  可是在戰臨驍這兒是沒有道理可講的,他就是道理,他覺得不對的事情,就算洛璃能把天說破,那都是不對的。

  此時也是,戰臨驍還是直勾勾的看着洛璃,彷彿要把她整個身體都看穿似的。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是讓你處理你媽的葬禮,不過現在看來你媽的葬禮對你來說好像沒那麼重要,我看還是算了吧。」

  說著戰臨驍就靠在靠背上開始閉目養神,洛璃卻急了。

  用命才爭取來的機會,不能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即便是心急,她也沒忘記戰臨驍不喜歡她碰他,所以只是拉了拉他的衣袖。

  「戰總,我真的只是誤會錯了你的意思,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洛然到底跟我媽怎麼說的。」

  戰臨驍隨手一揮扯回自己的衣服,洛璃也不敢再上去拉一回,只得收回手。

  可對方並沒有想跟她說話的樣子,還是閉着眼靠在后座,像是睡著了。

  「我錯了,是我太心急了,我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再也不去找她的麻煩了。」

  明明是洛然的錯,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可洛璃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