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後愛:戰少夫人嬌又甜》[先婚後愛:戰少夫人嬌又甜] - 第五章 被你活活氣死

  如果能在戰臨驍的手中離開,倒也算是一種解脫。

  這樣想着,洛璃唇側勾起一抹蒼涼笑意。

  刺目的笑容讓戰臨驍很是惱怒,下一瞬鬆了手,「想死,恐怕沒那麼容易。」

  戰臨驍的手一鬆開,洛璃瞬間癱倒在地,不斷地喘息着,想要緩解窒息感。

  見她一副生死漠然的態度,戰臨驍眸底的怒火越燃越盛,將她如小雞般提起,像是對待死物一樣丟在床上。

  「撕拉」一聲將她的衣物撕扯開來,冰涼的空氣接觸到肌膚,泛起陣陣雞皮疙瘩。

  沒有任何溫情,沒有任何準備,早已經破敗不堪的洛璃只覺得身體被從中間隔開一般。

  身下傳來的陣陣痛意讓她止不住的發顫,可面前的男人卻絲毫不準備放過她。

  他們貼得如此之近,可她對他只有畏懼。

  戰臨驍一次次傷害她,毫無底線地折磨她,甚至讓洛璃有種錯覺。

  她曾做過對不起戰臨驍的事情。

  奮戰結束,戰臨驍居高臨下地望着癱在床上的洛璃。

  冷到極致的聲音從頭頂淡淡響起——

  「你最好別想着逃,永遠別想!惹怒我的下場,你該清楚!」

  話音剛落,房門被「砰」地一聲合攏。

  房間恢復了安靜,可身上的痛楚每時每刻都在提醒着她,剛才發生的事情。

  偏就這一副不禁糟蹋的身體疲憊地很,在經歷了這些之後,她竟然蜷着身子睡著了。

  「叮鈴……」

  身側的手機響了起來,睜着惺忪的睡眼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洛璃瞬間清醒!

  是媽媽所在的醫院!

  慌忙接起電話,就聽到電話另一端冷硬的聲音。

  「夏知曉的家屬嗎?您的母親自殺身亡,請您儘快來一下醫院。」

  這句話像是當頭棒喝,洛璃的腦海瞬間炸開一片驚雷!

  「這不可能,我母親的病情才轉穩定,她怎麼可能自殺?你們——」

  不等她的話說完,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

  洛璃身形一僵,久久不能回神,直至溫熱的淚水順着臉頰滴落在手機屏幕上,才拉回了她些許理智。

  她掙扎着下了床,只隨意披了件衣服在身上,跌跌撞撞向醫院趕去。

  醫院距離戰臨驍的家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可卻讓她覺得猶如一個世紀般漫長。

  十分鐘後,洛璃站在太平間門口。

  「您母親拔了氧氣管,等我們發現的時候,做了緊急搶救還是沒能救過來,洛小姐您要節哀。」

  一旁的醫生面色沉重,似是想要安慰她。

  洛璃腳步沉重,亦步亦趨地走到停放屍體的床前。

  顫抖着手將白布掀開,在看清上面躺着的人之後,心底拉着的最後一道防線徹底崩潰。

  「這不可能!她病情才剛剛轉好,她不可能自殺!」

  說著,洛璃一把揪住一旁醫生的衣服,聲嘶力竭,「我不相信,我要看監控!」

  十分鐘後,瀏覽完監控內容的洛璃攥緊了雙拳。

  視頻上清晰地顯示,在媽媽去世前二十分鐘,洛然曾進入過病房!

  這個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