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贅婿》[仙道贅婿] - 第七章 偶遇貴人

浴室的水嘩啦啦的流着,洗凈了張揚身上的藥膏。

「修為終於恢復了!」

張揚緊緊握住拳頭,臉上浮現出笑容。

對面的鏡子里,能看到他原本乾瘦的身軀上,肌肉如同充氣一般,肉眼可見的膨脹了起來。

而身體內,靈氣開始流轉,雙眼變得炯炯有神。

他本是abc 星系以外玄武星一名修士,卻在一次被有預謀的計劃中,修為被封印身隕道消,重生在了地球這個叫張揚的上門女婿身上。

之前的三年,他沒有修為,就是一個普通人,整天承受其他人的非議與白眼,如今,自己終於將身上的封印解開了!

就在這時,樓下忽然傳來了女人尖利的聲音。

「張揚,快點給我滾下來!」

下面,張揚的丈母娘周婉正插着腰,怒氣沖沖,臉色陰沉無比。

「媽,怎麼了?」張揚問。

「我讓你看好狗,你死哪裡去了?你還有臉問我?狗都拉屎在沙發上了!」周婉大聲呵斥。

果然,此時的沙發上有一坨家裡的泰迪剛剛拉的屎。而且好巧不巧,正好沾到了周婉的包包上。

張揚有些尷尬,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泰迪就會跑到沙發上拉屎。

「額…我剛剛在洗澡。」

「洗澡?我看你就是故意在發泄心中的不滿!你個廢物東西,平時吃我們家喝我們家的,稍微指使你干點事情,你就故意搞破壞!連條狗都看不好,你還有什麼用?」

周婉一直看不起張揚這個上門女婿,動輒冷嘲熱諷。張揚看在她是長輩的份上,之前從未跟她計較過。但此時她罵的如此難聽,張揚也沉下了臉。

「媽,張揚就去洗了個澡,您不用罵的這麼難聽吧?」徐菲早就忍受不了家裡的硝煙,她不知道為什麼外公臨死前非要讓自己嫁給張揚,先不說沒錢沒勢沒權,就是連性格都唯唯諾諾的不像一個男人。

但好歹是她男人,再不護着以後日子更難捱。

「難聽?」周婉冷笑一聲,「覺得難聽,他就滾出這個家啊!」

「那我跟他一起滾行不行?張揚是不如別人但是他至少從來不拈花惹草,難道你希望我找個爸爸那樣子的嗎?」

「你——」周婉反應過來,又準備怒罵,但就在這時候,忽然門鈴響了。

一開門,一個英俊的青年男人走了進來,「阿姨,菲菲在家嗎?」

「志傑。」周婉眼睛一亮,趕緊熱情招呼,「菲菲在呢,快進來坐。」

這個男人名叫馮志傑,是周婉閨蜜的兒子,條件比張揚好了起碼一百倍。當年要不是老爺子強行干預,她早就讓馮志傑和徐菲結婚了。

另外一邊,張揚已經清理好了沙發。周婉拉着馮志傑坐下,笑吟吟地問到:「志傑,怎麼這次突然回來了?」

這熱情的態度,和剛才她辱罵張揚時,簡直是兩個人。

「這次回來,我就不打算離開了。我已經決定在江州開一家投資公司,以後就留在江州了。」

「真是年輕有為啊!」周婉人看向馮志傑,眼神充滿了欣賞,「這麼年輕,就開公司了!比我家那個張揚不知強了多少倍。」周婉人說著還不忘拿眼剜了張揚一眼。

馮志傑呵呵一笑,假意謙虛了幾句。但臉上的驕傲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情。旁邊的張揚撇撇嘴,就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候,馮志傑卻突然道:「阿姨,這次來,其實我還有一個目的。」

「什麼?」周婉一愣。

馮志傑一笑,卻看向張揚,充滿了不屑,「我來跟菲菲提親的?」

「菲菲是我老婆?」張揚淡淡道。

來者不善,他感受到了,果然如此。

「來之前我已經把你的情況打聽了一遍,你可真是個廢物。」馮志傑將張揚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根本配不上徐菲,識相的,自己滾出徐家!」

「我配不配得上徐菲,關你什麼事?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指手畫腳?」張揚也回敬一個不屑的眼神,冷冷地道。

他並不認識馮志傑,不過徐菲作為江州有名的美女,之前已經有過許多次她的追求者來找自己麻煩的情況,所以張揚並未驚訝。

馮志傑的臉色一僵,在他的印象里,張揚是個唯唯諾諾性格懦弱的窩囊廢。他沒想到張揚竟敢用這種語氣跟自己說話。

「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馮志傑語氣中帶着威脅的味道,「對你來說,這可能是筆天文數字。但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毛毛雨而已。只要你離開徐菲,別說五十萬,就是五百萬,我也可以給你!」馮志傑自傲一笑。

「五白萬?可真是夠大方的。」張揚哂笑,語氣充滿了譏諷。

張揚嘴角一咧,「你確定?」

張揚帶着玩味的笑容,「既然你這麼大方,那你現在拿出五白萬來,我立馬離開徐菲,怎麼樣?」

「你——」馮志傑瞪着張揚,啞口無言,剛才的話,其實就是他一時說嗨了而已。他怎麼可能為了徐菲拿出這麼多錢,何況,他本來也沒這麼多錢。

「拿不出來吧!」張揚譏笑,「老子還以為多大的土豪呢,沒錢就別學人家裝逼。」

「你他媽的——」馮志傑大怒,再不顧保持風度,直接就朝着張揚一拳打來。他可是跆拳道黑道的實力,對付張揚這麼個窩囊廢綽綽有餘了。

誰料,張揚卻是鬼魅般消失在原地。等到馮志傑反應過來時,自己的手腕已經被對方握住了,然後猛地一扭!

啊!

馮志傑痛呼一聲,眼中凶光畢露。直接抓起了一個煙灰缸,就往張揚頭上砸去!

張揚沒想到這馮志傑已經被自己制服了,卻在惱羞成怒之下竟然會下手這麼狠,於是他也怒了。

他盯着馮志傑,語氣冰冷如同來自九淵。

感受到張揚身上濃濃的殺氣,馮志傑身體都開始打擺子了。

張揚的殺意太足了,對方似乎會真的殺了自己!

「求,求求你,別殺我!」

小命要緊,馮志傑趕緊開口求饒,再無剛才的驕傲與囂張。

「廢物!」

發現馮志傑幾乎已經嚇得尿褲子了,張揚意興闌珊,隨手一扔,馮志傑便如同垃圾一般被扔了出去。

旁邊的周婉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張揚還是自己熟知的那個廢物女婿嗎?

「張揚,志傑是我請來的客人,你竟然對他動粗!你一點教養都沒有嗎?」周婉怒罵道。

聽着周婉的熟絡,張揚只覺得寒心。自己怎麼算是周婉的女婿,周婉不幫自己說話就算了,竟然還幫着外人!

「媽,明明是他先動的手,您竟然指張揚,難道你一點是非都不分嗎?」徐菲此時此刻才真的對母親失望,所有的母親都希望自己的兒女好,而她的母親卻把她像商品一樣的往外推。

張揚將徐菲拉到自己身邊,眼眸冰冷的看着周婉人:「媽,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從現在開始希望你不要再破壞我跟菲菲的感情。」

張揚說完,也不顧在場的周婉兒和一臉怯意的馮志傑,直接拉着徐菲出了門。

「我們離婚吧」,出了門就剩兩個人,張揚早已沒有剛才在屋裡的霸氣,徐菲這幾年跟着自己也着實委屈了,他不是之前的張揚,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何必兩個人都委屈。

」我……「徐菲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電話就響了起來。

「什麼?有人在藥廠中毒了?好,我馬上就過來!」匆忙掛掉電話,徐菲的臉色變了,甚至還有些慌張。

「怎麼了?」張揚看着徐菲變換的臉色,問到。

「剛剛說藥廠有幾個員工中毒了。」

這家藥廠是徐家最大的資產,如果藥廠倒了,對徐家來說不啻於毀滅性的打擊。

「走我開車送你過去!」不管周婉的態度如何,他畢竟是徐家的一份子。既然徐家遇到困難了,自己總是要去幫幫忙的。

到達藥廠時,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二人擠了進去,就看到四名男子倒在地上臉色煞白,旁邊全都是他們吐出來的酸臭污穢。

一名醫生正在給他們檢查,不過醫生滿頭汗水,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

「怎麼回事?」徐菲問到。

「我知道他們中飯時候喝了點湯,現在就變成這樣了。」正在看病的醫生慌忙答道。

「陳醫生,你快點來看看,老王好像暈過去了!」

「陳醫生,小孫好像不行了,一直在翻白眼!」

「陳醫生,大剛抽搐地越來越厲害了,該怎麼辦啊?」

其他人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醫生,誰知道,醫生此時自己也是十分無助。

徐菲扯着醫生的胳膊,「陳醫生,這到底怎麼回事,你把他們救下來再說啊!」

陳醫生表情苦澀,「徐總,不是我不願意救,是我連他們的病因都沒弄明白,怎麼敢隨便下手啊?」

徐菲明顯不相信,「不可能,你不是江州的名醫嗎?怎麼會看不出來?」

她十分不甘心,這四個人都是廠里的員工。如果今天出了什麼意外,必然會讓本就經營困難的藥廠更加難以為繼,她不允許發生這種事情。

「我是醫生,可我是個西醫。沒有儀器來檢測,怎麼敢隨便亂治?要是出了什麼事,誰來負責?」陳醫生也很無奈,他已經給四人做了個簡單的檢查,但並未查出病因來。如果自己治壞了他們,出了什麼醫療事故,那自己一輩子就毀了!

徐菲臉上瞬間蒼白,強烈的無力感湧出。就在這時候,卻看到一個員工跑來道:「徐總,剛才醫院打來電話,救護車在路上出了事故,一時半會來不了啦!」

「什麼!」徐菲驚呼出聲,這又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從藥廠到最近的醫院,也得要半個小時,可看着四個員工的樣子,估計十分鐘都撐不住了!

真要完蛋了?

徐菲閉上了眼睛,十分絕望。

但就在這時候,張揚從徐菲身後走了出來。

「我能治!」

「張揚,你別鬧了」見到是張揚出來,徐菲更緊張,雖然剛才張揚的表現讓她有點動容,但是以她對張揚的了解,還從未聽說過這傢伙懂得什麼醫術。

張揚正色道:「相信我,我真的能治好他們。」

「這是大言不慚!」其中一個人冷笑道,「你要是能夠治好他們,我直播吃屎都可以!」

連剛才陳醫生都束手無策,他不相信張揚這個窩囊廢有什麼辦法。而且很明顯,不只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相信。甚至有人開始竊竊私語了,都是在嘲笑譏諷張揚。

「張揚,快點回去,別在這兒添亂。」徐菲冷聲道,她也不相信張揚。畢竟,如果張揚真的懂什麼高明的醫術,還用窩在徐家做一個人人白眼的上門女婿嗎?

「相信我,我真的能治好他們。」張揚語氣很認真。

「你在這瞎摻和什麼?還嫌不夠亂嗎?」就連陳醫生也一臉嫌棄,他認出了張揚,畢竟張揚這個「廢物女婿」的名聲實在是太響了。

「是啊是啊,陳醫生都沒辦法了,這傢伙竟然說自己能治好。就算想出風頭,也不需要用這種方式吧?」其他人看向張揚眼神充滿了不屑與鄙夷。

張揚低嘆,自己好心好意想幫忙,怎麼就沒人相信自己呢?

眼見幾人氣息越來越弱,他直視着徐菲,語氣堅定,「再不救治,他們就不行了!相信我一次。」

不知道為何,當徐菲看着張揚真誠的眸子時,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安心,本來的懷疑也動搖了。

「那…你去試試看吧。」徐菲說到,也沒別的辦法了,就死馬當活馬醫一次吧。

張揚一笑,剛準備動手,卻忽然聽到陳醫生忽然陰陽怪氣地叫了一聲。

「等一下!」

他忽然計上心頭,邪邪一笑,「既然張揚說他能治,那就讓他去治療便是。不過人命關天,這種事情也得提前說好了,如果他把人給弄死了,他就得承擔所有責任,絕對不能牽扯到徐家跟藥廠!」

他根本就不相信張揚懂什麼醫術,此時只想着張揚把這幾個人一治死之後,自己直接就把責任全部推到他身上。張揚最起碼也是個蓄意謀殺的罪名,到時候他就得在監獄呆一輩子。

想到這裡,陳醫生的嘴角揚起一絲弧度,忍不住笑出聲來。

張揚啊張揚,我正在愁怎麼脫身呢,你小子為了出風頭竟然自己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我了!

徐菲眉頭皺了起來,「我徐菲跟張揚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雖然她對張揚毫無喜歡,但對方畢竟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公,她無法看着張揚就這麼跳進火坑。

旁邊的張揚眉頭一挑,微微一笑,眼見其他人還準備開口說些什麼,卻再懶得計較了。

「所有人都退到五米外,我要這裡空氣暢通。徐菲,我需要銀針、酒精、清水,還要甘草,馬上弄來。」

聽着張揚發號施令,眾人不明所以,不過還是照做了。他要的東西也很快就送了來。

他隨手叫了幾個人來幫忙,讓他們把四個病患扶着半坐在地上。

然後,他先是來到病情最嚴重的老王身邊,猛地點中了老王背上的幾個穴位,然後深吸一口氣,再對着他的背包猛拍一下!

啪!

一大口污穢物直接從老王嘴裏吐了出來,氣味難聞。可張揚卻面不改色,卻是對着老王的胸口又是一掌。

緊接着,老王又吐了一口。

吐了兩口後,老王身體軟了,昏了過去。不過他的面色卻有了紅潤,呼吸也暢通了許多。

周圍的人誰還看不出來,張揚的方法確實有用!

這下,誰也不敢開口了,生怕打擾到張揚。

此時的張揚卻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會其他人,以同樣的方式,很快,另外三人也好了起來。

緊接着,他指着自己剛才提的材料,拿出銀針來到老王等人的面前。

打量了一會兒後,快速地出手,扎在了他們的人中、百會、曲澤等穴位上,速度如閃電。

針灸結束,又把那些草藥搗爛後灌給他們喝。

這樣忙碌了一會兒後,幾人除了有些虛弱外,基本恢復了正常。

「天啊,這傢伙也太厲害了吧!」

「奇蹟,簡直是奇蹟啊!」

「誰還說張揚一無是處,我看他明明是個神醫啊,就憑這一手本事,都夠他吃穿不愁了!」

聽着其他人的誇讚與驚嘆,陳醫生臉色陰沉無比,十分不甘。他本認為自己剛才是借刀殺人,能藉此毀了張揚。誰知道,張揚這傢伙竟然真的懂得醫術,還出了這麼大的一個風頭!

就在這時候,其中一個人卻叫住了他,這個人陳醫生的助理姓趙!

「張先生,你能不能說說,他們到底是什麼病因?」

趙助理一臉敬佩,張揚出手之前,他可是看着陳醫生給老王四人做了檢查,卻根本沒查出病因。就連張揚治好了這四人,他甚至還不知道對方得的是什麼病。

「假如我估計沒錯的話,他們中午應該是吃了狗肉。而狗肉絕對不能跟綠豆同食,偏偏他們又喝了綠豆湯,混在一起,這才引起了中毒。」

「這些都是引子,他們病情加重甚至差點喪命的真正原因是,他們中暑了。」

緊接着,張揚不急不緩,將病理說了出來,侃侃而談,引得醫生更加佩服。

「張先生真人不露相!如此年輕竟然就懂得這麼高深的醫術,在下心服口服!再有機會,一定跟張先生討教。」

趙助理之前懷疑張揚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運氣好而已。聽了張揚的解釋,便知道對方在醫道上成就絕對不凡。

「趙先生客氣。」張揚淡淡地道,以他的醫術造詣,說是排在華夏頂點也不為過。不過此時的他,連上卻沒有絲毫自滿之色。

「不就會點醫術嗎?嘚瑟什麼?還不是廢物一個?」陳醫生很不屑,他可是被徐家花了三倍的薪資聘請過來的。哪怕張揚剛剛化解了藥廠的危機,在他心裏依然狗屁不如。

張揚根本沒把他當回事,也準備離開。

「要我送你嗎?」徐菲問到,如果是以前,她絕對不會說這種話。但在今天,她卻忽然發現,自己的這個丈夫,好似是忽然換了個人一般,連帶着,她對張揚的態度也變了。

「不用,我打車走,有事我會找你。」張揚笑了笑。

目送張揚消失在街角,徐菲眸子中異色一閃而過。張揚……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她這麼想着,忽然對張揚產生了一絲興趣。

但,很快就被掐滅了。在她心裏,自己和張揚不是一路人,遲早是要分開的。況且,現在徐家正處在危機邊緣,她也沒時間跟精力去考慮兒女情長。

將藥廠的事情處理好後,她正準備返回辦公室。就在這時候,秘書遞來了電話。

「徐總,是鄭副行長的電話。」

徐菲立馬接過電話,但是在聽了一會兒後,她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徐家,自己的房間里,張揚正在盤膝打坐,默默練氣。他之前的傷已經全部好了,心態也因此發生了一些變化。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提升實力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半天時間很快過去,吃飯的時間,張揚下了樓層。

「黃姨,菲菲還沒回來么?」張揚看了眼餐廳,問到。

徐家共有六口人:岳父徐南山、岳母周婉、自己老婆徐菲、小姨子徐薇以及張揚和傭人黃姨。

徐南山出差去了,這幾天都不會回來。而小姨子徐薇工作忙碌更是到處飛,就沒在家裡吃過飯。所以之前都是周婉、張揚、徐菲、黃姨四人吃飯。

「大小姐說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飯了。」

張揚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坐到了餐桌上。但很快,周婉就放下了碗筷。

「夫人,是飯菜不合口味么?」黃姨連忙問。

「看到這個廢物東西,誰還吃的下去?」周婉罵了一句,「不吃了,我出去打牌,記得給我煲個湯,我等下回來喝。」

張揚聳了聳肩膀,目送着周婉氣呼呼地離開。自己繼續吃了起來,他已經記不清這是周婉第幾次罵他了,反正又不會掉快肉下去,只要對方不是太過分,他完全懶得計較。

吃完後,黃姨在收拾,張揚出去閑逛。天氣還有些悶熱,張揚出去散步,乾脆就在路邊的燒烤店點了瓶啤酒自酌自飲起來。

喝着喝着,他忽然有種孤獨感。

「不知道師兄弟們,如今都如何了…」

前世的他乃是玄武星大羅仙宗弟子,有無數可以一起出生入死的同門師兄弟們。但地球距離玄武星如此遙遠,自己不知道要何時,才能重返玄武星。

「也不知道清兒是否安好,魔教的人,等我返回玄武星,必要將你們挫骨揚灰!」張揚雙目寒芒閃動,緊緊握住了拳頭。

清兒乃是他在玄武星的道侶,兩人就是外出尋寶時,被魔教的人追殺,才造成了如今的情況!

前世的他乃是大羅仙宗掌門親傳弟子,聲名赫赫,無數人仰望。

可如今,自己只是徐家一個贅婿。身份轉折如此之大,張揚也免不了心生蕭瑟之感。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一看,竟然是徐菲。

張揚眉頭一挑,結婚半年來,徐菲給自己打電話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過來,更別說是大晚上了。

難道她在擔心我?

張揚如此想到,但很快就被自己給否定了。

不可能的,徐菲一直都不喜歡自己。別說自己只是回家晚了一會兒,就算自己掛在外面,她也不會掉一滴眼淚。

電話接通後。

「快點來中保大酒店703房間接我。」

中保大酒店,703包廂內。

餐桌上盛放着山珍海味,可惜很多菜根本就沒有動過。

而更誇張的是,偌大的一個包廂,竟然只有一男一女。

男的叫顧立仁,乃是本地商會的副會長,女的自然就是徐菲了。

「顧會長,咱們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你看之前說的幫我拿貸款的事情——」徐菲忍着心頭的厭惡,堆起一個笑臉,問到。

藥廠如今資金周轉困難,而她剛才接到電話,顧立仁說是有關係能幫她搞到銀行的貸款。所以明知道顧立仁沒安好心,她還是來了。

畢竟,這家藥廠可是徐家祖輩的心血,她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看着藥廠在自己手裡關門。

「哎,小徐啊。急個什麼,貸款的事等下再說,咱們先喝幾杯。」顧立仁心裏的**心思已經表明在了臉上,正十分猥瑣的笑着。

「咱們還是先談貸款吧,您放心,只要您能幫我把貸款談下來,多少酒我都陪您喝。」徐菲強顏歡笑。

要是在以前,她早就直接給顧立仁一巴掌了,但現在情勢所迫,只能忍了下來。

畢竟顧立仁對她來說相當於一根救命稻草,她不能得罪。

「哎呀,小徐啊。你放心,這事兒好說,來,咱們先喝酒。」顧立仁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色眯眯地笑着。

徐菲見到對方這噁心的樣子,差點吐出來。但只得保持着笑容,又碰了一杯。

她酒量本就不大,此時已經喝了不少,頭都開始昏昏沉沉的了。

「顧會長,我真的不行了。」徐菲一把推開顧立仁要給自己倒酒的手。

「顧會長,我…嘔…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她捂着嘴巴,已經到了極限,再喝,就真的要吐了。

眼看徐菲醉氣熏熏,顧立仁帶着得逞的笑意,手伸向了徐菲的大腿。

但就在這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