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贅婿》[仙道贅婿] - 第三章 化解藥廠危機

浴室的水嘩啦啦的流着,洗凈了張揚身上的藥膏。

「修為終於恢復了!」

張揚緊緊握住拳頭,臉上浮現出笑容。

對面的鏡子里,能看到他原本乾瘦的身軀上,肌肉如同充氣一般,肉眼可見的膨脹了起來。

而身體內,靈氣開始流轉,雙眼變得炯炯有神。

他本是abc 星系以外玄武星一名修士,卻在一次被有預謀的計劃中,修為被封印身隕道消,重生在了地球這個叫張揚的上門女婿身上。

之前的三年,他沒有修為,就是一個普通人,整天承受其他人的非議與白眼,如今,自己終於將身上的封印解開了!

就在這時,樓下忽然傳來了女人尖利的聲音。

「張揚,快點給我滾下來!」

下面,張揚的丈母娘周婉正插着腰,怒氣沖沖,臉色陰沉無比。

「媽,怎麼了?」張揚問。

「我讓你看好狗,你死哪裡去了?你還有臉問我?狗都拉屎在沙發上了!」周婉大聲呵斥。

果然,此時的沙發上有一坨家裡的泰迪剛剛拉的屎。而且好巧不巧,正好沾到了周婉的包包上。

張揚有些尷尬,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泰迪就會跑到沙發上拉屎。

「額…我剛剛在洗澡。」

「洗澡?我看你就是故意在發泄心中的不滿!你個廢物東西,平時吃我們家喝我們家的,稍微指使你干點事情,你就故意搞破壞!連條狗都看不好,你還有什麼用?」

周婉一直看不起張揚這個上門女婿,動輒冷嘲熱諷。張揚看在她是長輩的份上,之前從未跟她計較過。但此時她罵的如此難聽,張揚也沉下了臉。

「媽,張揚就去洗了個澡,您不用罵的這麼難聽吧?」徐菲早就忍受不了家裡的硝煙,她不知道為什麼外公臨死前非要讓自己嫁給張揚,先不說沒錢沒勢沒權,就是連性格都唯唯諾諾的不像一個男人。

但好歹是她男人,再不護着以後日子更難捱。

「難聽?」周婉冷笑一聲,「覺得難聽,他就滾出這個家啊!」

「那我跟他一起滾行不行?張揚是不如別人但是他至少從來不拈花惹草,難道你希望我找個爸爸那樣子的嗎?」

「你——」周婉反應過來,又準備怒罵,但就在這時候,忽然門鈴響了。

一開門,一個英俊的青年男人走了進來,「阿姨,菲菲在家嗎?」

「志傑。」周婉眼睛一亮,趕緊熱情招呼,「菲菲在呢,快進來坐。」

這個男人名叫馮志傑,是周婉閨蜜的兒子,條件比張揚好了起碼一百倍。當年要不是老爺子強行干預,她早就讓馮志傑和徐菲結婚了。

另外一邊,張揚已經清理好了沙發。周婉拉着馮志傑坐下,笑吟吟地問到:「志傑,怎麼這次突然回來了?」

這熱情的態度,和剛才她辱罵張揚時,簡直是兩個人。

「這次回來,我就不打算離開了。我已經決定在江州開一家投資公司,以後就留在江州了。」

「真是年輕有為啊!」周婉人看向馮志傑,眼神充滿了欣賞,「這麼年輕,就開公司了!比我家那個張揚不知強了多少倍。」周婉人說著還不忘拿眼剜了張揚一眼。

馮志傑呵呵一笑,假意謙虛了幾句。但臉上的驕傲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情。旁邊的張揚撇撇嘴,就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候,馮志傑卻突然道:「阿姨,這次來,其實我還有一個目的。」

「什麼?」周婉一愣。

馮志傑一笑,卻看向張揚,充滿了不屑,「我來跟菲菲提親的?」

「菲菲是我老婆?」張揚淡淡道。

來者不善,他感受到了,果然如此。

「來之前我已經把你的情況打聽了一遍,你可真是個廢物。」馮志傑將張揚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根本配不上徐菲,識相的,自己滾出徐家!」

「我配不配得上徐菲,關你什麼事?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我指手畫腳?」張揚也回敬一個不屑的眼神,冷冷地道。

他並不認識馮志傑,不過徐菲作為江州有名的美女,之前已經有過許多次她的追求者來找自己麻煩的情況,所以張揚並未驚訝。

馮志傑的臉色一僵,在他的印象里,張揚是個唯唯諾諾性格懦弱的窩囊廢。他沒想到張揚竟敢用這種語氣跟自己說話。

「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馮志傑語氣中帶着威脅的味道,「對你來說,這可能是筆天文數字。但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毛毛雨而已。只要你離開徐菲,別說五十萬,就是五百萬,我也可以給你!」馮志傑自傲一笑。

「五白萬?可真是夠大方的。」張揚哂笑,語氣充滿了譏諷。

張揚嘴角一咧,「你確定?」

張揚帶着玩味的笑容,「既然你這麼大方,那你現在拿出五白萬來,我立馬離開徐菲,怎麼樣?」

「你——」馮志傑瞪着張揚,啞口無言,剛才的話,其實就是他一時說嗨了而已。他怎麼可能為了徐菲拿出這麼多錢,何況,他本來也沒這麼多錢。

「拿不出來吧!」張揚譏笑,「老子還以為多大的土豪呢,沒錢就別學人家裝逼。」

「你他媽的——」馮志傑大怒,再不顧保持風度,直接就朝着張揚一拳打來。他可是跆拳道黑道的實力,對付張揚這麼個窩囊廢綽綽有餘了。

誰料,張揚卻是鬼魅般消失在原地。等到馮志傑反應過來時,自己的手腕已經被對方握住了,然後猛地一扭!

啊!

馮志傑痛呼一聲,眼中凶光畢露。直接抓起了一個煙灰缸,就往張揚頭上砸去!

張揚沒想到這馮志傑已經被自己制服了,卻在惱羞成怒之下竟然會下手這麼狠,於是他也怒了。

他盯着馮志傑,語氣冰冷如同來自九淵。

感受到張揚身上濃濃的殺氣,馮志傑身體都開始打擺子了。

張揚的殺意太足了,對方似乎會真的殺了自己!

「求,求求你,別殺我!」

小命要緊,馮志傑趕緊開口求饒,再無剛才的驕傲與囂張。

「廢物!」

發現馮志傑幾乎已經嚇得尿褲子了,張揚意興闌珊,隨手一扔,馮志傑便如同垃圾一般被扔了出去。

旁邊的周婉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張揚還是自己熟知的那個廢物女婿嗎?

「張揚,志傑是我請來的客人,你竟然對他動粗!你一點教養都沒有嗎?」周婉怒罵道。

聽着周婉的熟絡,張揚只覺得寒心。自己怎麼算是周婉的女婿,周婉不幫自己說話就算了,竟然還幫着外人!

「媽,明明是他先動的手,您竟然指張揚,難道你一點是非都不分嗎?」徐菲此時此刻才真的對母親失望,所有的母親都希望自己的兒女好,而她的母親卻把她像商品一樣的往外推。

張揚將徐菲拉到自己身邊,眼眸冰冷的看着周婉人:「媽,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從現在開始希望你不要再破壞我跟菲菲的感情。」

張揚說完,也不顧在場的周婉兒和一臉怯意的馮志傑,直接拉着徐菲出了門。

「我們離婚吧」,出了門就剩兩個人,張揚早已沒有剛才在屋裡的霸氣,徐菲這幾年跟着自己也着實委屈了,他不是之前的張揚,這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何必兩個人都委屈。

」我……「徐菲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電話就響了起來。

「什麼?有人在藥廠中毒了?好,我馬上就過來!」匆忙掛掉電話,徐菲的臉色變了,甚至還有些慌張。

「怎麼了?」張揚看着徐菲變換的臉色,問到。

「剛剛說藥廠有幾個員工中毒了。」

這家藥廠是徐家最大的資產,如果藥廠倒了,對徐家來說不啻於毀滅性的打擊。

「走我開車送你過去!」不管周婉的態度如何,他畢竟是徐家的一份子。既然徐家遇到困難了,自己總是要去幫幫忙的。

到達藥廠時,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二人擠了進去,就看到四名男子倒在地上臉色煞白,旁邊全都是他們吐出來的酸臭污穢。

一名醫生正在給他們檢查,不過醫生滿頭汗水,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

「怎麼回事?」徐菲問到。

「我知道他們中飯時候喝了點湯,現在就變成這樣了。」正在看病的醫生慌忙答道。

「陳醫生,你快點來看看,老王好像暈過去了!」

「陳醫生,小孫好像不行了,一直在翻白眼!」

「陳醫生,大剛抽搐地越來越厲害了,該怎麼辦啊?」

其他人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醫生,誰知道,醫生此時自己也是十分無助。

徐菲扯着醫生的胳膊,「陳醫生,這到底怎麼回事,你把他們救下來再說啊!」

陳醫生表情苦澀,「徐總,不是我不願意救,是我連他們的病因都沒弄明白,怎麼敢隨便下手啊?」

徐菲明顯不相信,「不可能,你不是江州的名醫嗎?怎麼會看不出來?」

她十分不甘心,這四個人都是廠里的員工。如果今天出了什麼意外,必然會讓本就經營困難的藥廠更加難以為繼,她不允許發生這種事情。

「我是醫生,可我是個西醫。沒有儀器來檢測,怎麼敢隨便亂治?要是出了什麼事,誰來負責?」陳醫生也很無奈,他已經給四人做了個簡單的檢查,但並未查出病因來。如果自己治壞了他們,出了什麼醫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