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死亡開端》[無限之死亡開端] - 第9章 拷問...小蘿莉

大體上幾乎沒有了疑問,唯一的疑惑點是秦天明明通過監控看到在swte到來之前絕大部分感染者都遊盪到了頂樓,然而他們幾人現在卻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只碰到零星的感染者。

幾人一籌莫展秦天把玩着剛剛分到他手裡的霰彈槍時,明明已經檢查過了的整個頂層,確定沒有其他生物,卻從陰影處傳來嘶吼聲和哀求聲。

本來就精神緊繃的眾人立即舉槍,這已經是第二次空蕩的頂層傳出其他動靜,兩名小隊員在前安德魯在後穩住隊形將歐文和秦天保護在其中向著聲音的來源走去。

陰影在燈光的照射下顯現出兩點熒光,走進發現一隻金毛夾着尾巴趴在路中間顫抖着,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之前餐廳的客人的狗,和它一起的是一對母女。」

歐文見它瞳孔正常身上也沒傷口,一手拿着十字架上前伸手安撫它,一番安撫後它顯得沒那麼恐懼,站起身來咬着歐文的褲腿似乎想要帶他去更深處。

眾人趕緊跟上,幾個轉彎後終於來到了傳出聲響的門前,一人開門後感覺閃身,後面的人舉着槍衝進屋內,待安德魯也進去後秦天和歐文也走進屋內。

只見昏暗的房間內滿臉眼淚眼神驚恐的女人努力抱着自己的孩子,然而在餐廳向秦天討要布丁的小女孩卻已不再可愛,瞳孔發白嘴裏吐着黑血已經確定被感染,嘴裏發出的確是男人的嘶吼,似乎苦於小女孩脆弱的身軀無法掙脫。

兩名隊員見狀上前控制住小女孩,安德魯檢查女人確定沒被感染後示意歐文去查看無法動彈的小女孩。

歐文拿着十字架放在小女孩臉上,小女孩立馬痛苦地掙扎了起來,臉上也冒出陣陣黑煙。「伊莉絲在哪裡!」

小女孩的五官扭曲張開的嘴卻是傳出歐文的聲音「在你嗎的因道里!」

歐文罵了一聲,拿起十字架冷冷看着小女孩。

「看着這裡你會享受它的,以父親之名 以兒子之名 以聖靈之名 以上帝之名 伊莉絲在哪裡?」

小女孩尖叫出聲,秦天捂上耳朵,這男人女人小孩老人聲音混合在一起的尖叫聲如同指甲劃黑板般讓人難受。

「光明讓你無法看見道路。」見其開口神父拿開了十字架,一股黑煙飄向上方,小女孩頓時彷彿失去了靈魂般失去了動靜。

女人上前抱住女兒發現其已經失去了呼吸和心跳,雙目無神默默流出了眼淚。

「大黃之前會對着陰影處吼叫,打開手電後就不會再叫,有東西藏在黑暗裡,先生們,你們要什麼都行,請幫我女兒報仇。」

歐文恍然大悟「該死!我早該想到,上帝將惡魔禁閉在無盡黑暗的拘留所,有光的地方是看不見他們的。」

歐文打開相機的夜視功能,示意眾人關掉燈光,隨着戰術手電關閉眾人陷入黑暗中,寂靜的四周只傳來女人的啜泣聲。

兩分鐘後眾人慢慢適應了黑暗,在相機屏幕微弱的燈光下勉強可以行動,歐文一手舉着十字架一手拿着相機帶着眾人向周圍摸索去。

跟隨着歐文手裡開着夜視的相機,眾人來到了一面牆邊,之前燈光下明明是一面牆,黑暗中卻能觸摸到那門把手,打開門眾人小心前進,秦天扶着女人跟在隊伍最後面,本來不打算讓女人一起來承受危險,但她說要給女兒報仇執意要一同前往,看着她的眼神眾人也只好作罷,秦天把腰上的M1917左輪遞給了她。

「這屋裏面有一口井,安德魯去查看一下。」

隊伍最後的秦天直接懵了,神特么酒店頂層有一口井,但相機在歐文手中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兩名隊友聽從安德魯的指令慢慢向前靠近,歐文在其後拿着相機指揮他們前進「小心水井就在前方,水是聯通地獄的媒介千萬別觸碰到了。」

「明,,,啊!」

靠近水井的兩人一人剛發出聲音就被一隻腐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