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死亡開端》[無限之死亡開端] - 第8章 swte介入(2)

子上有個牙印,跌跌撞撞得回來,肉眼可見的眼球開始變白嘴裏冒出黑色的血液,還在一邊喃喃着隊長救命。

安德魯大罵一聲和另外兩名隊友衝上去按住他,可是隨着變異的加深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大,感染者根本不懼關節被鎖住掙扎時的疼痛,眼看將要失控。

「主啊!看看你的僕人們,把你的力量帶給他們吧,以上帝之血擊碎全身的骨頭,感化此身軀,於十字架下釋放我們所有的敵人,我們的主啊。」

歐文念出一段經文,被感染的隊員馬上安靜下來,似乎能聽懂經文所表達的再動就打爆你的含義,但歐文卻拿起掉在地上的霰彈槍直接對着他的頭扣動扳機。

安德魯轉身紅着眼奪過他的霰彈槍轉身抵住歐文的頭,另外兩名隊員也呈品字圍上去,現在是歐文再動就會被爆頭。

「他被感染了幹掉他我沒話說,但我需要一個解釋,你來告訴我病毒性質的任務怎麼會和十字架上那傢伙扯上關係,還有你都知道什麼,你有一分鐘時間。」

歐文示意安德魯挪開槍口,從懷中掏出一張戴着花環的小女孩照片。

「一年前一個十一歲的女孩伊莉絲她被魔鬼附身了,梵蒂岡指派一個傢伙負責這個案件,結果那個傢伙帶着小女孩在這裡研究,每年例行報道時卻和教廷失去了聯繫,我也是教堂的神父不狗屁官員。」

說罷拉開大衣露出裏面的神父裝。

安德魯要求馬上離開這見鬼的地方,比起生化危機他見識到這些神鬼魔法後開始顯現出火力不足恐懼症,最好的辦法就是大當量tnt直接連同地基和下水道一起炸成碎片。

歐文眼神中堅毅帶着瘋狂「沒有我的允許你們出不去大門,哪怕我死了行動失敗後你們也會被處決,除非找到伊莉絲弄死她後取得她的血液,懂了吧大兵們。」

安德魯皺眉思考時樓下傳來聲音「你好有人嗎?別開槍自己人。」

只見一名男子身着保安制服雙手上各綁着膠布,雙手舉起攤開示意並無惡意緩緩走過來。

安德魯一個手勢兩名隊友上前架住秦天雙手,仔細檢查後確認全身並無傷口觀察瞳孔也沒有感染痕迹便放開了他,但是手中的微沖還隱隱指着秦天。

「我是監控室的保安,本來正在玩遊戲,突然聽到門外的吵鬧,通過監控發現外面那群人像磕嗨了一樣見着人就追着咬還帶感染性,就封閉了監控室的門等待救援,本來已經絕望了準備自盡,結果你們進來了,我熟悉酒店布局,只想活着離開這鬼地方,我還會用槍,別拋下我,我有用的!」

「小子,別害怕,你的做法很正確,現在我們需要找到藏在酒店的血液樣本,找到之後你就能和我們一起出去了。」歐文示意swte放下槍皮笑肉不笑得看着秦天伸出手。

(但是你們連沒被感染的科爾多都沒放過)秦天也懷着鬼胎對着歐文笑了笑露出感激的眼神伸手握住。

秦天入隊後當務之急依然是找到伊莉絲的血液眼本,安德魯和歐文交談時秦天一邊穿着倒下那人的裝備一邊獲取到了幾個關鍵信息,無聲地笑了起來。

(太好了,系統任務目標和我要除掉的是同一個東西,既然是阻止伊莉絲逃離 那麼我直接弄死她是不是就算從根源上阻止她逃離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