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死亡開端》[無限之死亡開端] - 第8章 swte介入

秦天嚼着巧克力隨意在紙上寫下幾筆,任務是阻止伊莉絲逃離,估計過了這麼長時間酒店大部分人已經被感染,也就是說難度已經從LV1變為了LV2,開始時秦天試過沒法離開酒店範圍會鬼打牆,現在任務沒判定失敗證明伊莉絲還在酒店。

然而現在酒店外面持槍**已在隔離帶外嚴陣以待,秦天兩分鐘前才看到明明沒有被感染的科爾多直接被下令槍決掉,很明顯伊莉絲無法通過正常的方式離開酒店了,如果很慫其實可以理解為只要在感染爆發時安全活下來就已經通過了所謂系統的任務,在這個監控室慫到天荒地老大概率能通過試煉。

「我真的很慫的,但是你為什麼要感染克萊拉,白皮豬動手槍決他們我能理解,畢竟我本來就不會放過他們,但是你動手了,你就得死,是你逼我的…」

判斷大概被咬傷三十秒就會失去意識,成為感染者或者準確來說**縱的活屍,沒有命令時趨聲依靠本能和對血肉的渴望行動。

科爾多能發現鏡子里映射出的鬼魂,在監控室的秦天自然也能發現,甚至之前一個壞掉的屏幕里還出現過一個面目全非的倒影對着秦天無聲地嘶吼。

至於聖經能阻礙感染者的行動大概可以理解為感染者是為蟻群一樣的管理結構,感染者作為公蟻聽從躲在這次事件背後蟻后的指令,而聖經可能剛好能干擾到蟻后對於公蟻的命令,類似於信號不良但是又是在接收命令這一過程中,所以才會出現既沒有本能又無法行動的情況。

酒店外一支SWTE(斯沃特)特種部隊已經準備就緒,他們此行的目的是配合衛生部官員歐文完成一個任務,接到的指令是保護歐文進入酒店取得某樣東西。

隨着他們進入酒店秦天看着四人戰術動作專業,拘槍動作一絲不苟,但是除了位於隊伍中心的隊長其餘三人明顯看到酒店滿地鮮血後略顯慌張,可以得出是沒經過實戰洗禮的特種兵,咬了咬包裹上膠布和碎布的手和小臂,確定不會被咬破後咧嘴露出滿口大白牙。

「該我上場了。」

swte在歐文的指示下直奔樓頂,一路上碰到的感染者也不過零星,很明顯這點恐懼在四把微沖和霰彈槍明顯不夠看,火力足夠時能忽略大部分恐懼。

順利到達頂樓,狹小昏暗的房間里瀰漫著一股帶着霉味的酸臭,歐文捏了捏鼻子皺着眉搶先進入了房間,swte小隊隊長安德魯暗罵了一句帶着小隊跟上其步伐,很快頂層的空間搜查完畢,暫時沒有風險。

一般情況下這種地方都是堆放無用的雜物,一直到酒店破產更換主人時才可能重見天日,這裡卻發現實驗器具和各種貼在牆上的報紙資料,正當安德魯拿起一份資料時歐文一把奪走。

「少說話不該看的別看,把記錄儀關掉,回去會有人處理。」說罷自己拿出一部微型相機開始記錄那些資料。

此時樓層深處傳來音樂聲,安德魯認為還有倖存者,派了個隊員前去查看,歐文罵道「蠢貨!這一路上來是什麼景象難道你沒看到嗎?哪還有什麼倖存者,給我警戒!」

「閉嘴!你這個天天坐着的豬,我們的任務是送你到樓頂,你沒權限命令我。」

歐文見沒能阻止只聽隊長命令的隊友,畫了個十字默默向後退去,眼睜睜見他進入陰影,半響後傳來一聲尖叫,派出那名隊員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