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衍世界》[無限衍世界] - 第9章 任務完成

讓病原體攜帶者進入通道,觸發高熱閃光,消滅追擊者,解決追兵,然後從地下離開。

實驗室里瞬間安靜了下來,按照這個方案姬爾必須自願出去同歸於盡,他倆才能逃出生天,可是那怎麼可能?

艾米本就是因為要保住姬爾的性命才於佩斯鬧翻,而且她有什麼資格要求一直受迫害的坎達爾人為她這個英維斯人付出一切呢?

「實驗室的材料足以做成一段簡易的繩索,一會我先把你吊下去,然後是姬爾,你在下面接住她」

「好」艾米下意識答應了下來,轉而意識到了什麼。

「那你呢?瓊納斯,你怎麼辦?」

玄塵不在意地笑了笑。

「我啊,當然是做高熱閃光召喚者咯」

「不,只有病原攜帶體才能…才能」艾米突然不說話了,因為他看到玄塵的眼睛及鼻孔開始流血,儼然是納米細胞感染的跡象。

「你…什麼時候」

「老實說,我不太擅長醫護工作,抽血都抽不好」玄塵抬起自己染血的白手套。

「不,我們為什麼不多想一種辦法呢?」

「也許有別的辦法,但是我們沒有時間了,必須解決追兵,不然即使走地下也會馬上被他們追到」玄塵沉聲道。

有時候解決麻煩的方式不止一種,但麻煩可不會給你時間,它只想快點騎臉,給命運之主獻上豐盛的大餐。

玄塵踉蹌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着眼前淚流不止的姑娘,摸了摸她的俏臉,金色的髮絲掠過指尖,仿若最高等的綢緞。

「帶上姬爾,為那些無辜死去的平民討個公道!他們是姬爾的同族,也是你的因果。背負着你們該背負的,解決這一切,是你兩的責任。」

空氣沉默了,只有心跳聲捶打着胸腔。

艾米情難自抑,微微抬起下巴,溫潤緩緩靠近,空氣中彷彿多了一些微妙的成分,玄塵皺了皺眉,沒有撤開。

「嗨,打擾你們的好事了」姬爾陰陽怪氣的聲音打破奇怪的氣氛,「真不理解,外面還有三個匪徒要進來突突突呢,你們居然還能卿卿我我?」

姬爾彷彿被噁心到了,「為了做狗男女連命都不要了嗎」

艾米彷彿被驚醒,羞怯的撇過了頭。

「還是讓我來吧」姬爾淡淡道。

「可…」

「艾米,你過來看看我,納米細胞已經徹底融入了我全身,我已經徹底沒救了。」

「而且,就現在這副鬼樣子就算能活命我也不想活了」

姬爾此時已經不止是血流如注的狀態了,腿部、臂膀、手骨、脊背所有這些部位骨頭已經穿刺而出,也許下一秒她就會被無限制生長的骨頭撕裂。

艾米認真道:「我發誓會向世界告知全部真相,為你的同胞討回公道。」

幾分鐘後,玄塵放棄了對主控系統的控制,系統被匪徒接管,大門緩緩打開。

姬爾拿了一件白袍包裹住了全身,走進了真空通道,三個匪徒提槍對準了她。

她緩緩豎起中指,嘴角勾起,嘲諷道:

「直視我,崽種!」

「砰」「砰」「砰」「砰」

密集的槍聲響起,間雜在槍聲中間的一句機械聲音響起:「檢測到生化危機,高熱閃光已啟動」

隨着姬爾的身影緩緩倒下,真空通道被白色閃光覆蓋,短短兩秒之後一切都化為了虛無,彷彿這裡從未存在過任何東西。

破舊的地下通道,陰冷潮濕。

艾米推着輪椅,椅子上的玄塵冷汗直冒。

讓一個傷號玩空中飛人並最後成功着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饒是小心再小心仍然阻止不了腿上的傷口進一步惡化,已經隱隱可以看到內部的骨頭了。

好在,即將逃出生天,玄塵輕舒了口氣。

嗯?我剛剛是不是立了什麼旗子?寧可信其有,玄學的事情說不準的。想到這裡玄塵掏出了匕首——之前拉金的那把。

「艾米,拿着這個」玄塵將其遞給了艾米。

???艾米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