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醫婿》[無上醫婿] - 第2章 趕緊離婚(2)

約法三章就是她提出來的。

「答應我吧,紅月,這個無賴都同意了,只要你一離婚,我馬上讓你風風光光的嫁到我徐家。」

「紅月,答應志豪的求婚吧,你看連這個無賴都同意離婚了,還還矜持什麼。」

柳鳳蓮也在一旁勸道,此時她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

她知道在徐志豪出國之前,紅月和他就是男女朋友關係,雖然後來被沈老爺子逼着嫁給了林風,但是他們的感情還在。

只要林風同意離婚,就沒有任何阻擋了。

所以在柳鳳蓮看來,沈紅月一定會答應的,現在只不過是在矜持而已。

「這幾年,讓你受苦了,紅月。」

「紅月,你知道嗎,我在國外無時無刻不再思念你,我知道你心裏也還愛我,趕緊和這個無賴把手續辦了吧,他害你夠久了,我一刻都不想看到他。」

「紅月,我知道你心善,你放心,我答應給他一筆不小的補償費,也算是你對他仁至義盡了。」

徐志豪含情脈脈,情真意切。

柳鳳蓮也在一旁替徐志豪說話,勸說沈紅月早點離婚。

可是此時的沈紅月,眼睛卻停留在林風的身上。

一年多來,她無數次受夠了林風,提出離婚的事情,可是林風死活不離,還把沈老爺子搬出來威脅她。

可是今天他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反常態,反而積極主張離婚。

「紅月,趕緊做決定吧,你瞧把人家徐少急的,這麼迫不及待想要給你幸福,只要你說一句離婚,我立刻跟你去辦手續,但是我也跟你說好了,如果你不離婚,那你以後不準剋扣我的生活費,還要加兩千塊。」

林風也是苦口婆心的說道。

「閉嘴,你這個無賴,吃軟飯的慫蛋。」

徐志豪恨不得衝上去就給林風幾個大嘴巴子,這種人實在是太可恨了。

「紅月,你咋不說話呢,聽媽的話,趕緊離婚,選擇志豪絕對不會錯,這可是關係你一輩子的幸福。」

徐志豪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了沈紅月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紅月,嫁給我不會錯,我一定能給你幸福,你現在就告訴這個慫蛋,就說你願意離婚,你願意嫁給我。」

沈紅月沒有反抗,目露猶豫,這更加增添了徐志豪的信心。

他確信沈紅月心裏還有他。

再說,林風這個慫蛋,窮逼,哪一點能比的上自己,自己帥氣,有錢,而且還是海歸高學歷,是個女人都會選擇自己。

片刻之後,沈紅月把手從徐志豪的手裡抽出來,然後站起來走到林風的身邊坐下。

「對不起,志豪,我們之間已經成為過去式,我不會離婚的,你走吧。」

啥?

不離婚?

林風感覺十分意外,不是你整天叫囂着要離婚的嗎?

勝券在握的徐志豪,聽了沈紅月的話突然感覺晴天霹靂,五雷轟天,他簡直不敢相信。

「紅月,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會離婚的,四年時光,我對你早就沒有感情,你走吧。」

「為什麼,為什麼?」徐志豪幾乎咆哮道,「他就是一個慫包,無賴,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廢物,你難道還想被他害一輩子嗎?」

「我已經做了決定,你走吧。」

徐志豪不甘心,內心充滿了絕望,他知道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就徹底失去了沈紅月。

「他就是一條狗,就知道朝你伸手要錢,你還留戀什麼,我一個堂堂徐家大公子,難道還比不上一條狗嗎?」

「哎哎哎,徐少,好好說話,不要人身攻擊啊。」林風不滿的說道。

「罵你是狗怎麼了,你連狗都不如,就知道搖尾乞憐。」徐志豪怒道。

「是啊,紅月,你是傻了,這個無賴有什麼好的,志豪可是錦園地產的接班人,前途無量,錯過了今天,你會後悔的。」

柳鳳蓮是十分着急,她做夢都想把林風趕出沈家,徐志豪一表人才,又出身豪門,是她最想要的乘龍快婿。

「媽,你不要再說了,我意已決,不會離婚,就算林風是條狗,養他一年也有感情了。」

說完,沈紅月站起來,轉身上樓,回房間了。

唉,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之前三番五次要離婚,現在自己同意了,她到不樂意了。

剛才林風之所以那麼說,不準剋扣生活費,還要求加兩千,就是為了刺激沈紅月,讓她答應離婚,自己也好拿着100萬跑路,誰知結果卻出乎人預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徐志豪想不通,他明明能夠感覺到沈紅月心裏還有他,可是為什麼不和林風離婚。

如果以前是因為林風不願意,今天林風都答應了,她卻退縮了。

他想不通,自己怎麼會輸給一個吃軟飯的慫蛋。

徐志豪惱羞成怒,一把揪住林風的領口,咬牙切齒道:「林風,你算什麼東西,你憑什麼跟我搶紅月,你這個廢物,究竟給紅月吃了什麼葯,讓她不跟你離婚,你還我的紅月。」

「哎哎哎,徐少,別激動,我其實也想不明白,之前紅月一直都想跟我離婚,今天也真是奇怪了,不過你放心,我再和她談談,不過有條件啊,你要再給我加100萬……」

「加你大爺的鎚子。」

徐志豪用力的推了一把林風,然後豁然站起來,向著門外走去。

柳鳳蓮連忙跟上:「志豪,志豪,你別生氣,我再勸勸紅月,今天你的求婚有點突然,可能她一時接受不了,等她想開了,肯定會答應你的。」

「不必了,再見。」

回程的路上,徐志豪越想越生氣,自己一個堂堂徐家大公子,竟然會輸給一個無賴廢物。

真是氣煞我也,這份屈辱,來日一定十倍奉還。

柳鳳蓮目送着徐志豪離開,眼裡充滿了失望,都怪林風這無賴廢物,讓她失去了招個豪門女婿的美夢。

「你這個無賴,怎麼不去死,老天真是不開眼,讓你這麼個狗東西,繼續禍害我們沈家。」

柳鳳蓮罵罵咧咧的,繼續去收拾東西。

林風感覺自己很是冤枉,今天自己給了沈紅月離婚的機會,可惜她不珍惜,能怪誰呢。

嘆了口氣,林風站起來,回到房間。

沈紅月抹着眼淚,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為什麼不離婚,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林風問道。

沈紅月一愣,哭紅的眼睛看着林風:「為什麼要離婚,你不是一直不想離婚嗎?,你不會真的是為了徐志豪的錢吧?」

林風一頭倒在床上,又露出了弔兒郎當的樣子。

「我無所謂,反正每個月你給我生活費,養着我,我還什麼都不用做,多麼逍遙自在,哦,對了,之前說好的,你要不離婚,要多給我多加兩千塊生活費哦。」

聽到這裡,沈紅月就是升起一股無名之火。

你好吃懶做,遊手好閒,還敢這麼理直氣壯的要求,是誰給你的勇氣?

「林風,我一輩子沒求過人,今天求你一次,你可不可以為我稍微改變一下,哪怕就一點點,我就不後悔今天的決定。」

林風仰面看着天花板,良久之後,吐出了一個字。

「好。」

沈紅月一愣,不過也沒放在心上。

第二天,一大早,沈紅月起床,洗漱完畢,就看到林風也已經起床,翻箱倒櫃起來。

「你找什麼呢?」

「找衣服,出去找工作,不穿的體面一點怎麼行。」

沈紅月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這個好吃懶做的無賴,竟然要出去找工作,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沈紅月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不管林風能不能找到工作,他總算是埋出這一步,這是好的開始,至少能向別人證明他只知道伸手要錢的廢物。

吃了早餐,沈紅月匆匆就出門了。

走進公司辦公室,沈紅月就忙碌起來,一直忙到快要中午。

今天還有一個重要崗位的面試,沈紅月來到會議室,人事總監早就已經到了。

「沈總,您來了。」人事總監站起來,恭敬的說道。

沈紅月坐下之後,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面試開始吧,幾個人?」

「沈總,這次就來了兩個人面試財務總監的崗位,這是他們的簡歷,您過目一下。」人事總監把兩份打印好的簡歷放在沈紅月的面前。

沈紅月擺擺手道:「不用了,讓他們都進來吧。」

人事總監走出去,把人帶了進來。

不過只進來一個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身材很好,穿着銀白色的制服,五官也很標誌。

「您好,我叫柳晴,畢業於濱海大學財務管理專業,曾經在一家文化傳媒公司做了五年的財物主管,現在想要去一家新的公司挑戰一下。」

沈紅月點了點,柳晴舉止得體,又有多年的工作經驗,這正是公司目前急需的人才。

「你先坐吧。」

沈紅月說完,看了一眼人事總監:「你不是說兩個人嗎,另外一個呢?」

「那會還在外面等着呢,怎麼突然就不見了,要不我給他打個電話?」人事總監說道。

「不必了。」

沈紅月眉頭一皺,她很不喜歡這種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一個公司尤其還處於創業階段的公司來說這一點尤為重要。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不好意思,剛才一陣尿意襲來,不得不去放水,來晚了,沒錯過面試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