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邪神》[武道邪神] - 化干戈為玉帛

  要知道東方寒的靈魂和意志可是無比逆天,但是走在這個走廊上,來自靈魂和意志的威壓卻是讓東方寒難以保持冷靜。

  呼呼~~~

  東方寒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強大的靈魂和意志威壓衝擊着他。

  東方寒將這當成磨練己身的修鍊之地,打磨着自己的靈魂和意志。

  在過去,他一直自認靈魂和意志都是達到了無與倫比的程度,可是此時他才明白,自己引以為傲的靈魂和意志並不算出色,至少曜天帝皇留下的這諸多手段,自己都是很難抗衡。

  越是往前走,越是艱難!

  有時候走上一步,都是要休息幾個時辰,到後面走一步更是需要休息一天兩天的。

  時間緩慢的往後划過。

  一個月,兩個月……

  轉眼,距離曜天仙宮開啟,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

  每次曜天仙宮開啟的時間都是不定,最短的一年多,最長的達到七八年,很多人說,這次是曜天仙宮最後一次開啟,時間更是不知長短。

  至於怎麼得出的這個結論?

  那是掌握天機仙道的大能修士推演出來的,然後傳出了這個消息。

  所以,這一次曜天仙宮會是那麼的受到重視。

  ……

  在本尊東方寒在走廊上磨練靈魂和意志艱難前進的同時,青木道體也是沒有閑着。

  這一年多的時間。

  他走過了很多的地方,也是結識了不少人,只是認識而已,深交卻是談不上。

  他也是救過一些人。

  當然,他救人是不圖回報的,就像當初,他在飛雲仙國的時候就救了一個天才,那個天才甚至參加精英選拔賽,還獲得了一個精英名額,對方甚至不知道那在精英選拔賽上耀眼的東方寒就是自己的恩人,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恩人叫寒刀。

  東方寒的本尊和青木道體,還是有不小差別的。

  這也是東方寒故意為之。

  因為,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

  從而引來無數覬覦和殺機,真正知道自己擁有幾個身體的,在天河大陸如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柳惜柔。

  甚至雪鸞和花千柔她們也是不知道,當然,前提是她們在天河大陸的話,她們在天河大陸嗎?根據這一年多的調查,東方寒感覺,她們有很大的可能並不在天河大陸。

  不然的話,自己尋找這麼久不會連她們的絲毫蹤跡都沒有發現了。

  這一天。

  他行到了一處荒地。

  這個荒地的名字為『魯芒天地』。

  他有時候去一些城池之中,有時候則是到一些荒地之中。

  到城池之中是為了打探消息,除了打探雪鸞,花千柔她們的消息,當然,還有柳惜柔父母的消息。

  不過,他並不認識柳惜柔的父母,只是通過柳惜柔知道她父母的名字而已,打探起來更難。

  進入荒地則是為了磨練己身,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實力還太弱,在天河大陸中還不算踏入上等層次。

  上等層次,那必須是仙帝層次,而且還是較為厲害的仙帝。

  尋常仙帝,都不算什麼,像同光仙帝,只是最普通的一重帝王而已。

  東方寒想要成為戰鬥力媲美高階帝王的存在,這樣的話,自己的威名將傳遍整個大陸,那個時候,自己再找雪鸞和花千柔她們,就會容易很多,不會像現在,他都是不敢暴露太多。

  畢竟實力不夠強,若是一些有歹意的仙帝強者對自己下手,那自己可是不一定們能夠抗住!

  在險地之中可以磨練極深,將自己剛領悟的東西轉化為實力,感悟天地,也是能夠讓天地至尊仙道更進一步,好處多多。

  ……

  魯芒荒地。

  有一行三人在聊天。

  這三個人的修為都是不算高,但也不算低,修為最低的一位是一重仙王境界,最高的是三重仙王境界。

  「大當家讓我們尋找那個來自下界的女子蹤跡,誰要是找到,將要給予天大的獎勵!我們兄弟三人為一個小組,可是要努力找到她啊!」其中那位身穿藍衣身材高大的修士感慨道。

  「可是那個女子修為雖然不高,不過是九重金仙,但是她的速度很逆天,而且她似乎有什麼奇遇,底牌太多,大當家可是九重仙君,隨時都能渡劫成就帝皇,他出手也是被那個女子給逃掉了!我們能夠找到嗎?」另外一個紫衣二重仙王修士露出了懷疑的神色。

  「那是大當家憐惜那個女子,不然的話,那個女子可是逃不掉,當場都被殺了!」一重仙王境界的修士說道。

  「不過那個女子雖然逃掉了,但她還是被大當家隨手一擊給重傷了,甚至在她身上留下了特殊的氣息,我們可以憑藉大當家給予我們的東西尋找到那個女子!」

  「問題是,這個東西只是指引我們帶來這裡,可是現在到了這個地方,卻是找不到那個下界女子的蹤跡了!那個女子會藏到何處呢?她是怎麼隱藏那氣息的?」

  三人議論紛紛。

  嘩!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身邊的不遠處。

  這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嚇了他們一跳,不過當看到這個身影擁有的氣息時,他們的臉色都是變得陰冷無比。

  「你們要尋找的人叫什麼名字?」來人目光掃視着三人,他渾身殺意沉浮着,似乎隨時可能爆發般。

  「小子,竟然偷聽我們談話!」

  「不知死活的東西!」

  「殺了,殺了!」

  一個九重金仙,他們還不放在眼裡,哪怕是戰鬥力很出色的九重金仙,也是對付不了他們三人聯手。

  因為他們三人可是懂的一種非凡的三才戰陣!

  藉助這個三才戰陣,他們的戰陣攻擊力可以達到四重仙王層次。

  很多戰陣都是有這樣的功效和威力。

  可以讓組成戰陣的成員發揮出來遠超他們自身的攻擊力!

  當然,他們雖然口中囂張,但卻是如臨大敵的組成了戰陣,因為來人要是不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還真的發現不了這個人。

  他們心中對這個突然出現的修士還是充滿戒備的。

  轟!

  三人組成戰陣朝着來人發動了攻擊!

  一言不合就下殺手。

  嘩!

  只見那青年揮手就是一道可怕的光芒揮斬而出,一道光芒一分為三轟向三人。

  轟隆隆!

  只聽一聲驚天炸響,三人吐血倒飛了出去。

  「不!」

  這一刻,三人的眼中都是充滿了驚恐和震撼。

  太強了。

  這個九重金仙實在是太強大了,隨手都是能夠重創組成戰陣的他們。

  可以說,他們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的攻擊,目的是衝著滅殺對手的想法去的,但是結果呢?對方隨手一揮就破了他們的戰陣,重創了他們三人。

  而且,他們都是能夠感覺的到,對方並沒有使出全力,不然的話,他們此時已經無法站在這裡說話了。

  九重金仙境界的青年高手是誰?自然是東方寒!

  「現在可以說了嗎?」東方寒的聲音冰冷。

  三人聞言心中憋屈,但又充滿了恐懼,實在是東方寒太強了,揮手之間就重創了他們三人,這讓他們哪還有膽子敢再囂張?萬一刺激到了對方,對方直接把他們給斬了,那後悔都晚了。

  「我們是絕蜂傭兵團的修士,我們大當家絕蜂是一位九重仙君!」那為首的三重仙王連聲說道。

  「說重點。」東方寒不耐煩說道:「你們要尋找的那個女子叫什麼,來自哪裡?」

  他才在乎這個傭兵團的大當家叫什麼,是什麼修為,九重仙君?雖然很不凡,但是自己也不怕,雖然自己這個青木道體不如本尊,但也是很強了。

  當然,若是這個傭兵團的大當家絕蜂是一位九重仙皇,那就不一樣了。

  那位三重仙王略微思考說道:「我們只知道那個女子來自下界,至於她的名字,似乎叫唐雯雅?」

  「叫什麼就是叫什麼,不是似乎!」東方寒寒芒閃爍。

  「就叫唐雯雅!」三重仙王連聲說道。

  「唐雯雅?」東方寒眉頭緊鎖,他第一反應是不是自己反應過度了,他第一次開始聽說這些人追蹤一個來自下界的女子,他的第一反應就是來自幽冥界的雪鸞和花千柔她們。

  因為九重金仙境界,擁有逆天戰鬥力,不管是雪鸞還是花千柔她們,東方寒都是相信她們的天賦是極其不凡的,不然的話也是不會飛升到仙界了。

  可是現在獲知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東方寒自然是很失望。

  「她會不會是偽裝了名字?就像我一樣?化名寒刀?不對,她們沒有意義化名的!」東方寒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既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那就放棄去拯救?

  「既然有緣,那我就祝你一臂之力吧,不然的話,被這個狗屎一般的絕蜂傭兵團給抓住,那可是生不如死了!」東方寒心中暗道一聲。

  「我們可以走了嗎?」看東方寒似乎在思考什麼,那三重仙王小心翼翼的問道。

  「走?我讓你們走了嗎?」東方寒冷冷的說道。

  「你要殺我們?」三人面色一變。

  「這還用說?」東方寒臉上浮現了殘忍的笑容。

  「我們可是絕蜂傭兵團的成員,我們團長,也就是我們的大當家可是九重仙君,你要是敢殺我們,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沒錯,識相的還是放過我們,我們已經通過傳音石告知了我們大當家,他很快就會趕來!」

  「……」

  下一刻,三人都是閉上了嘴,永遠的閉上了,他們都是沒有想到,東方寒根本不等他們把話說完,就直接把他們給滅了!

  「真是聒噪!」東方寒不耐煩的聲音響起,隨手收走三人死後留下的寶物。

  風魔州。

  一個寒風呼嘯,冰冷無比的山谷中,這裡被無盡烏雲籠罩,再好的視力也看不遠,此時,一個白衣似雪的絕美女子,帶着一個約莫十歲的瘦弱少年出現在了這裡。

  「對不起,寒兒,我幫不了你父親,也救不了你母親,還保護不了……你,現在又要把你送進地獄。」絕美女子低沉,痛苦的聲音響起,她的臉上滿是不甘和憤怒,讓人看着心疼忍不住憐惜。

  「姑姑,你對我們家做的已經夠多了,要不是你,我們一家三口就都死了,而現在,我們都還活着,何況,我還有救他們的機會,不是嗎?而且地獄營不是地獄,它對於我來說,是一個機遇。」瘦弱少年臉上露出了與他年齡不符的成熟。

  「寒兒,你不懂,它比你想的殘酷。」絕美女子眼中泛淚,咬牙道。

  地獄營,那是一個殘酷到極點的地方,進入地獄營的人何其多?可是真正能夠從地獄營中出來的又有多少?

  地獄營,那裡就是真正的地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你還是跟着我吧,我答應過你父母,要保護你周全。你放心,只要你在我身邊,我會好好教你修鍊,讓任何人都傷害不了你。」絕美女子看向瘦弱少年,臉上滿是疼惜。

  「不,姑姑。」面對絕美女子的堅持,瘦弱少年堅定的搖頭:「我要救出父母,必須飛快的強大起來,在其他的地方,遠遠沒有在地獄營中成長的快。我等的起,可是我父母他們——等不起。」

  絕美女子沉默了,她怎麼不懂?

  在那樣的地方,她的哥哥和嫂嫂根本堅持不了多少年。

  「姑姑,答應我,不要嫁給那個傢伙,等我十年,不,等我八年,我東方寒對天發誓,八年之後,我不但要救出父母,也定帶你逃出魔掌。」瘦弱少年看向絕美女子,雙眸明亮似火,沉聲說道。

  「八年?救我逃出魔掌?」絕美女子看着瘦弱少年,心一顫,難得的展現了笑容:「好的寒兒,我等你。」

  只是,她的心中在嘆息,想抗衡那個人太難了,那個人雖然人品不行,但是其天賦,實力,以及家世都太恐怖了,誰能拒絕他?誰敢忤逆他?

  就算東方寒八年之後從地獄營出來,也很難是那人的對手,因為那人的進步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況且,想從地獄營中活着出來,實在是太難太難。

  「姑姑,等我從地獄營出來,我會保護你,讓你不再受一點傷害,這是我東方寒的承諾。」東方寒心中暗暗的發誓。

  「姑姑,我要走了。」東方寒深吸一口氣,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個黑色卡片,說道。

  黑色卡片,那是地獄營的接引卡,只有在這個巨大無邊的山谷中由十周歲到十二周歲之間的人使用,才會被接引走。

  「答應姑姑,一定要活着出來,我會等着你救我。」絕美女子一把把東方寒抱住,淚水從眼角滑落。

  「恩。」東方寒重重點頭,強忍着,才沒有讓眼中的淚水滑落,從絕美女子的懷中掙脫出來,咔嚓,下一刻,他一用力,手中的黑色卡片瞬間捏碎。

  接着一道黑色的光芒席捲而來,將東方寒給籠罩住了。

  看着被黑色光芒籠罩住的東方寒,雪鸞的心痛的厲害。

  「雪鸞姑姑,我喜歡你,等我長大,我會娶你做老婆,所以,你一定要等着我。」東方寒的聲音傳來。

  雪鸞的臉紅了一下,笑罵道:「你這臭小子,姑姑答應你,可前提是你一定要活着出來。」

  「一定。」東方寒笑了,開心的笑了,姑姑她答應我了,為了娶喜愛的姑姑,我也要從地獄營之中活着出來。

  嘩!

  下一刻,東方寒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着東方寒消失的地方,雪鸞的目光變的恍惚。

  ……

  遠處。

  一個孤傲邪冷的青年,正遙看着這裡,他的身後跟着兩個中年男子,不過都對青年恭敬無比。

  「安排十個精英天才,把我還剩下的十個接引卡送出去,我要讓那小子死在地獄營。」孤傲邪冷青年冷冷的說道。

  「是,傲邪少主。」兩人恭敬的說道。

  傲邪,就是東方寒和雪鸞口中諱莫如深的那人!

  也是東方寒的頭號仇人!

  ……

  東方寒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小山谷中。

  此時在這個山谷中,已經有八九百人,東方寒嚇了一跳,掃視了一圈,發現這些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小的十歲出頭,而最大的似乎也不到十二周歲。

  「新進來的學員,過來領取你的號碼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是一個身穿藍色衣衫神色陰森的中年男子。

  「是。」東方寒連道,小跑過去,領到了一個巴掌大的鐵牌子。

  只見鐵牌子正面寫着第5217區,反面寫着第887號。

  「莫非有五千多個區?每個區都有這麼多人?」東方寒心中暗暗琢磨,一琢磨,不由暗吸冷氣。

  因為山谷之中一片寂靜,東方寒也沒有吭聲,找了一個落腳的地方就閉目休息了。

  東方寒雖然剛滿十歲,但是心智成熟的他,在智慧上可是不輸很多成年人。

  在這樣舉目無親,地獄一般的地方,養好精神才能更好的應對一些事情。

  一日三餐都管飯,但是休息就在這小山谷中,這裡不管白天還是夜晚都是溫暖的,並不冷。

  其實在來之前,服用了雪鸞姑姑給的一些天材地寶,幾天的時間也是不會餓的,不過這裡的飯菜也着實不錯,而且為了保證最好狀態,東方寒一日三餐都吃的光光的。

  兩日之後。

  這個小山谷中的人數已經增加到了一千人。

  就在這個時候。

  那個身穿藍衣的中年男子咧嘴陰笑了起來:「歡迎各位小傢伙來到地獄,未來一年,你們5217區的一千人,將由我來培訓,請記住我的名字——血煞。」

  他的聲音陰森恐怖,一下子有很多少年少女被嚇哭了。

  不過,還有更多的少年少女沒有哭,有的像東方寒一樣,之前就對地獄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還有的則是被地獄營行走在外界的人從外面帶回來的孤兒。

  孤兒,在其中佔據了很大一部分。

  很多孤兒見慣了人情冷暖,早就不知道了畏懼,而且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能吃頓飽飯,哪怕是讓他們殺人都行。

  小山谷中,血煞陰森的目光掃過所有少年少女,冷笑道:「哭?以後有你們哭的,現在我下達第一個命令,三分鐘內,交出身上帶的食物和武器,不交,則死。」

  於是,很多的人都是爭先恐後的交出了自己的食物和武器。

  東方寒則是沒有行動,因為他沒有帶食物,也沒有帶武器,充其量,身上有一塊小孩手掌大小的綠色玉牌,那是父母自幼就送給他的,不算武器。

  三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看來有人以為自己藏的很好啊!違背我的命令?」血煞陰冷的聲音響起。

  「你,還有你,私藏食物,死!」血煞的手連續指向了兩個少年。

  「不要!!!」

  兩個少年驚恐的大叫,可是聲音戛然而止,嘭嘭,接着兩個少年的身體接連爆炸,化為了血霧。

  「還有你,私藏武器,死。」接着,血煞的手再次指向了一個少年,毫無意外,這個少年也是在驚恐中化為了血霧。

  瞬息之間,死了三人。

  這讓其他的人都是忍不住瑟瑟發抖,東方寒心智成熟,也是感覺到毛骨悚然。

  「太殘忍了,僅僅是沒有聽從命令,就直接被滅殺。」東方寒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地獄營的殘酷。

  「好了,你們不要擔心,這三人只是違背了我的命令,所以才被殺的,其實,我是很好說話的,桀桀。」血煞陰笑。

  「這他媽是好說話的人?我們小,可別把我們當傻子好嗎?」無數的人心中暗罵。

  「接下來,我要給你們這些小傢伙講一下規矩,你們都沒有名字,只有編號,根據表現,月初,每個人的編號都會發生一次變化。現在5217區還有997人,一年之後,你們能夠留在這裡的只有一百人,也就說是九死一生。」血煞這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一年之後,這裡的一千人,只能活一百人,真正的九死一生。

  這是多麼殘酷的地方!

  經過剛才的事情,對於血煞說的話,沒有一個人敢懷疑。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活下去,成為那活下來的一百人。

  「現在,所有人跟我來。」血煞說道。

  所有人立刻跟上,對於血煞的命令,沒有人敢違背,不然之前死的三人就是榜樣。

  不久之後,一行人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之上,廣場之上有一條橢圓形的跑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剩下的997人將在我的帶領下開啟一段魔鬼般的訓練。第一節課是體能訓練,也就是跑步,這個橢圓形跑道一圈是十公里,兩個小時以內跑完,一等套餐的飯菜;三個小時以內跑完,二等套餐的飯菜,四個小時以內跑完,三等套餐的飯菜;五個小時內跑完,沒有飯菜。如果五個小時還沒有跑完,死!抄近路則,死!相互幫助者,死!」血煞指着巨大的橢圓形跑道,冷冷的開口道。

  五個小時內跑完三十公里對於一個成年男子來說,問題不大,可是對於這些十歲到十二歲的孩子來說,這太難了。

  因為孩子們的身體機能還沒有徹底的發育,而且中間不能吃東西,無法保證身體中的能量,尤其是水分。

  東方寒再一次的感覺到了地獄營的殘酷,第一天,就是這樣魔鬼般的訓練,未來的殘酷可想而知。

  「計時,現在開始。」血煞的手中出現了一個計時器,數字開始變化。

  一秒,兩秒……

  站在跑道上的少年少女都風一樣的開始了奔跑。

  東方寒也在這些人之中,只是,他奔跑的速度不快,三十公里的路程很長,一開始就猛發力,後繼肯定無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個小時過去了,東方寒早就被甩到了隊伍的大後面,這其中有戰術的應用,最主要的是他的體力和耐力在這些人中實在是一般。

  跑的最快的一個,讓無數人震驚,因為最快的一個,竟然在26分鐘的時候就完成了第一圈,在35分鐘的時候就完成了套圈。

  僅僅用了35分鐘,就比最後一名,快了足足一圈,可見他的速度是多麼的逆天。

  這個少年的名字不為人知,只知道他的編號是1號,他的神色倨傲,氣息平和,隱約間藐視一切。

  第二快的是18號,也是一少年,他第一圈用了29分鐘,比之1號慢了三分鐘左右。

  這兩人屬於第一集團,在30分鐘內完成了第一圈。

  隨後的第二集團人數就多了,有10人,這些人都是在40分鐘之內完成了第一圈。

  第三集團,有30人左右,這些人是在50分鐘以內完成了第一圈。

  第四集團,有50人左右,這些人60分鐘以內跑完了第一圈。

  第五集團,有330人左右,這些人是在60分鐘到80分鐘以內完成了第一圈。

  東方寒是在第六集團,約莫400人是在80分鐘到90分鐘之間。

  準確的說,東方寒第一圈用時89分鐘。

  第七集團,也是最後的一個集團,有170人左右,這些人耗時是在90分鐘到100分鐘之間。

  第八集團,有3人,這三人第一圈都是在100分鐘之後。

  要是以這樣的速度進行到最後,第八集團的三人很可能要被抹殺掉。

  這三人顯然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在隨後的第二圈開始有意識的加速。

  時間緩緩划過——

  咚!

  突然,一個鑼鼓般的聲音響起,接着血煞那冰冷的聲音響徹而起。

  「1號耗時108分鐘,完成三圈訓練,在兩個小時以內完成,將享受一等套餐的飯菜。」

  嘩!

  一語驚其千層浪。

  「我草,這個變~態,竟然這麼快就完成了。」

  「媽的,這傢伙是人嗎?」

  沒錯,在第八集團的三人剛完成第一圈還不到三分鐘,速度最快的1號竟然完成了三圈。

  東方寒心中倒吸涼氣:「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第二圈才跑了一公里多,他就完成了?」

  咚!

  不久之後,又是一聲鑼鼓敲響的聲音,接着血煞的聲音再度響起。

  「編號18號,耗時115分鐘,用時兩小時以內,享受一等套餐飯菜。」

  這是第二個在兩個小時內完成訓練的。

  「特么的,還讓不讓人活了?這兩個變~態。」無數的人心中暗罵,嫉妒不已。

  在兩個小時以內完成訓練的人只有1號和18號這兩人,他們兩人可享受一等套餐。

  接下來的人數就多了,在兩到三個小時以內完成訓練的人有足足63人,他們皆可享受二等套餐。

  東方寒在咬牙堅持。

  「還有九公里,一定要在四小時內完成!」東方寒的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東方寒運用了戰術,可是他的體質太差,體力也有限,雖然他有把握在規定時間裏跑完三圈,可是,他沒有把握在四個小時以內完成。

  要是四個小時以內沒有跑完,那可是沒有飯吃。

  雖然一天沒有吃飯不要緊,但是這絕對會影響到體力,明天的訓練肯定更變~態,一天可以堅持,兩天呢?三天呢?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呼哧!呼哧!

  東方寒喘着粗氣,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一步又一步,身體打着擺子,似乎下一刻就要摔倒,但是東方寒就這樣一直堅持着。

  不但東方寒,這一刻抱着同樣想法的大有人在,為了那一頓飯,哪怕那只是三等套餐飯菜。

  這一刻的目標,只是為了那一頓飽飯。

  啪!

  有人跌倒了,又重新爬起來,繼續朝前奔跑。

  距離四個小時越來越近。

  無數人發了瘋似的衝擊!

  拚命的衝擊!

  有人因為前期沖勢太猛,後期乏力,一衝刺,直接暈倒,暈倒了也沒有人扶。

  因為血煞說過,相互幫助者,死!

  啪!

  東方寒腿突地一軟,也是摔倒在地,這一刻,他眼冒金花,不顧身體的疼痛,爬起來繼續朝前奔跑,可卻再次摔倒在地,他的身體太累了,有些負荷不起。

  四個小時終於過去了。

  東方寒終究還是沒有在預計的時間裏跑到終點。

  而在三到四個小時內完成完成訓練的人,有624人。

  在四個小時內,包括東方寒在內還有311人沒有完成訓練,剩下的這些人將為了活命而奔跑。

  東方寒

  前方只有不到兩公里,但是在東方寒的眼中,卻是變得好長好長,他的雙眼變得恍惚,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是背着一座大山在蹣跚前行,心中一個聲音不斷響起。

  「放棄吧,放棄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我不能放棄,我還要去救父母,去救姑姑逃出魔爪,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東方寒在心中咆哮。

  「為了活着,我也要完成訓練!!!」

  東方寒完全是憑着一股勁在前行,他已經有些看不清前方的路,終於,他聽到了一個聲音。

  「887號,耗時298分鐘,用時在五個小時以內,活命。」

  這一個聲音,在東方寒的心中,猶如天籟一般。

  「我完成了!我可以不死了!」東方寒大喜。

  轟隆!

  因為心裏放鬆,下一刻,東方寒直接昏迷了過去。

  這是身體機能的自我保護行為!

  很快東方寒就蘇醒了。

  因為雙腿痛的厲害,他被痛醒了。

  當蘇醒之後,他看到的則是十多個少年少女驚慌大叫,然後被血煞冷酷殺死的場景。

  「十多人就這樣被殘忍的殺死了。」東方寒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刻,他對未來產生了一抹迷茫。

  自己第一天才堪堪完成訓練,未來呢?

  自己有活着離開的那一天嗎?

  豪言壯志在這一刻,都是化為了彷徨和迷茫。

  這一刻,不但東方寒,大部分都是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兔死狐悲,不外如是。

  嗤嗤~~~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寒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胸膛處傳來了一絲絲的暖意,這股暖意從胸膛進入,緩緩流入全身,接着,他發現自己的雙腿竟然不疼了。

  身體的疲憊,也是一掃而空。

  「怎麼回事?這是……」東方寒一**膛,頓時明白了這是為什麼,心中大為震撼。

  「父親,母親,你們讓我佩戴的這個玉石究竟是什麼?」東方寒心中又是激動,又是疑惑。

  他只知道,這個玉石是父母從一個很可怕的地方帶出來的,之前一直都沒有研究出來它的用途,卻是沒有想到,在今天,自己發現了它的一點好處。

  這個玉石究竟有什麼秘密,則是需要以後慢慢的摸索。

  就在這個時候,血煞的聲音響起:「這次完成訓練的一共是983人,根據完成時間,享受對應的套餐,四個小時以內沒有完成訓練的人沒有飯吃。」

  「吃完飯菜之後,在山谷中找地方自由休息,明天早上七點廣集合,遲到則,死。」

  很快,就有人送來飯菜,一等套餐是煮熟的凶獸肉和美味的葯膳,二等套餐的是普通的肉食和普通的葯膳,而三等套餐是普通的素菜和清水。

  沒有在四個小時內完成的人,只能喝清水。

  清水,還是管夠的。

  不能享受飯菜的人則是只能喝清水解渴。

  這一刻,只能喝清水飢腸轆轆的人都是羨慕那些有飯菜吃的人,而享受低等套餐的羨慕享受高等套餐的。

  而此時的東方寒大口喝着水,心中暗暗琢磨着:「那玉石以前沒有發揮功效,這次在我精疲力竭之後才發揮功效,但是在我的身體徹底恢復之後,不再發揮功效,莫非以後要想再發揮功效,需要我再次精疲力竭之後才行?」

  「明天試試就知道了。」東方寒暗道。

  「不過現在,還是在山谷中尋找一個地方煉體吧!儘快將第一重修鍊成功。」東方寒心中忖道。

  有一處好位置,被兩個少年給霸佔了。

  這兩個少年,一個是978號,一個是979號,這兩個少年,一個是在第一天的測試中排在第七位,還有一個是排在第二十八位。

  「旭哥,沒有想到這第5217區的煉體境強者這麼多。」較瘦的少年唏噓道。

  「恩,一號張超凡,十八號真億,他們都是頂尖的天才,才十一歲左右,就達到了四星煉體境,沒有想到,他們家族的強者竟然捨得讓他們進來。」較為健壯的少年點了點頭。

  「這也只能說地獄營的不凡,不過琥旭哥,你距離四星煉體境也不遠了吧?」瘦弱少年問道。

  「還差一些。」健壯少年琥旭搖頭:「應該和你進入三星煉體境的時間差不多。」

  「琥旭哥,你說那個小子是不是我們要找的東方寒?」瘦弱少年瑟威問道。

  「那位存在讓我們殺的人,不應該這麼弱才對,可是根據我們看到的畫像,的確是和那個887號很像,我們瞅個機會,打聽一下。」健壯少年琥旭眉頭微皺。

  「恩,不過,要真是一個人,我想他應該堅持不到我們殺他,就會被淘汰掉了。」瘦弱少年瑟威呵呵笑道。

  「恩,的確太弱了。」健壯少年琥旭深以為然的點頭。

  東方寒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給惦記上了,這個時候,他找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盤膝而坐,準備修鍊。

  他曾記得父親跟他說的話。

  「武道一途,難比登天,想要成為強大的存在,需要打好根基,也就是將武道的第一大關卡煉體境修鍊到極致,經過無數年的發展,瀚海大陸流傳着無數的煉體法門,而煉體法門,也是分為三六~九等,下品,中品,上品,極品,超品,聖品,以及神品,還有存在於傳說中的超神品。」

  「檔次越高的煉體法門,越難成功,當然,修鍊成功之後,根基打的也是越牢固。」

  「這是我和你母親無意之中得到的一卷功法,雖然是殘缺的,只能修鍊武道前三個境界,但是我們仔細研究過,這一功法很逆天,我和你母親已經錯過了修鍊的年紀,這一功法就交予你了,好好修鍊。」

  「好的父親,我一定會修鍊成功的。」這是東方寒當初的回答。

  他自幼聰慧,對於父親的話,他從來沒有懷疑,哪怕四年過去了,他第一層還沒有修鍊成功,依然沒有動搖過。

  「百獸鎖天功!」東方寒心中喃喃自語。

  沒錯,這一逆天法門就叫——百獸鎖天功。

  這一功法只有前三層,對應武道的前三個境界——煉體境,百穴境,開寶境。

  呼呼~~~

  東方寒的額頭上滿是汗水,他的眉頭緊皺着,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靜心,凝氣,通脈……

  每一步都有極大的研究,錯一步,輕則可能導致經脈斷裂,重則會重傷,走火入魔。

  而且每一步都是痛苦無比。

  第一層第一重,他從四歲就開始修鍊,直到今天,已經過去了足足六年的時間,而到了此時,他已經貫通了身體中的小半經脈。

  「只需要再沖開那兩條經脈,就能將沖開的諸多經脈凝練成一個完整的周天,從而將第一重修鍊成功。」東方寒的心中帶着期待。

  六年的時間,他付出了無數的努力,如今即將將第一重修鍊成功,他的心中又是緊張,又是期待。

  凝氣!

  這一刻,氣血在身體之中凝結,化為了一柄利刃。

  轟!!!

  僅僅數次衝擊,那利刃一般的氣血就將整條經脈給沖開了。

  這一次通脈成功,東方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力量隱隱的增強了一分。

  「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感覺並不明顯。」東方寒暗暗的嘆息了一聲。

  每次通脈成功,對自己身體的提升並不多,可以說微乎其微。

  「繼續努力!」東方寒深吸一口氣,靜下心來。

  最終,一夜的時間還是沒有能夠將那一條經脈給沖開。

  「還需要繼續努力。」東方寒搖了搖頭。

  第二天一大早,有一頓普通的早餐。

  接着新一天的訓練就開始了。

  「今天的訓練是測試反應速度!」血煞帶領所有的學員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房間之中,他的目光投向還剩下的983人說道。

  轟咔咔!

  他的話聲剛落,就見三米寬很是幽深的通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個通道,長百米,寬三米,高三米,每個人都要從其中穿過去,在穿過去的同時,牆壁中會射~出一支支橡膠箭,被射中一次得一分,每人兩次機會,兩次被射中的分數疊加。」

  「500分以內(含500

  分)一等套餐的飯菜,501分到2000分(含2000次)之間二等套餐的飯菜,2001分到5000分(含5000分)之間,享受三等套餐,5001分到10000分(含10000分)之間,今天沒有飯菜,10000分以上直接滅殺!」血煞朗聲道。

  嘶!

  這一下子,讓很多的人再次變色。

  又是直接滅殺!

  太殘忍了!

  東方寒心中也是一緊,這看似比第一天的訓練輕鬆,但是實際上一點都不輕鬆。

  因為,這考驗的是速度,以及靈敏度,速度不夠,反應不夠靈敏,那被射中的次數就會足夠多。

  「為了體現公平性,別人測試的時候,不得觀看。私自觀看者,死!現在,所有人向後轉!」血煞陰森森的說道。

  嘩!

  所有人趕快向後轉。

  「好了,從一號開始。」血煞的聲音響起。

  一號,也就是張家的頂尖天才張超凡。

  他站在通道前,嘴角微微上揚:「這種訓練,我們家族都有,平常,我被射中的次數都是在205次左右,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衝進200次以內?」

  嗖!

  身影一動,猶如一道利箭嗖的一下衝進了通道,片刻之後,一個仿若機械般的聲音響起:「闖關者,199分。」

  「一號,199分。」隨即,血煞的聲音響起。

  「莫非這個闖關很簡單?第一次只被擊中199次?」很多的人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可是很快,所有的人的心都提起來了。

  因為第二個闖關者的成績也出來了。

  「闖關者,2211分。」

  接着,第三個,第四個……

  「闖關者,3802分。」

  「闖關者,5013分。」

  第四個人,達到了5013分,這說明,他第二次闖關,最多被射中4987次才有希望活命。

  這有可能嗎?

  100人,200人,……,很快就到了東方寒。

  他站在了通道前,看不到通道中的一支支橡膠箭,他不知道那所謂的橡膠箭是怎麼消失的,也不關心這個問題,他關心的是自己的成績。

  「第一次,必須控制在2500分以內。」東方寒在心中給自己訂下了目標,因為只有這樣,兩次加到一起在5000分以內才有飯吃,不然只能等明天早上的飯菜了。

  深吸一口氣,他將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然後沖向了通道,咻咻咻,一支支橡膠箭從牆空之中射了出來。

  東方寒感覺到有東西一個個撞擊到了自己,有些疼,但是他顧不得去體會這些,他的心中就是衝刺,憑速度硬沖!

  終於,他衝到了盡頭。

  「闖關者,6200分。」

  理想很豐滿,現實像豬臉!

  真真是——慘不忍睹!

  「6200分?」聽到那個機械似的聲音,東方寒徹底懵圈了,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怎麼可能?

  「第二輪開始。」血煞陰森森的掃過所有人:「一號。」

  「是。」一號張超凡身影一動,再次衝進了幽深的通道,結果很快出來了。

  第二次被擊中192次,比第一次有些提升,兩次加到一起,391次,這成績絕逼第一無疑。

  就算是十八號真億,想來也是不如他,因為十八號真億第一次闖關,被擊中了247次,和張超凡有些差距,第二次,除非是發揮逆天,不然又要屈居第二了。

  果然,真億還是無法撼動第一張超凡的地位。

  真億在第二次闖關中,被擊中了243次,兩次加到一起被射中490次,不過也是順利的成為了第一集團的唯二兩人。

  其他的人,想要衝擊兩人的地位很難。

  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擔憂,還有人絕望。

  東方寒就是屬於那擔憂的人之一,因為扛不過去,就是被滅殺的命運。

  「東方寒?」突然一個聲音在東方寒的旁邊響起。

  「恩?」東方寒一驚,竟然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他扭頭就看到。

  「你果然是東方寒。」另外一個較瘦的人有些古怪的說道。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東方寒詫異。

  「因為有人讓我們要你的小命。」

  「可惜,你太弱了,根本不配讓我們出手。」

  這兩人,正是琥旭和瑟威,是傲邪派來殺東方寒的十人中的兩個,這兩人也恰好分在了一個區。

  「恩?是傲邪派你們來殺我的?」東方寒的心中滿是恨意,就算是自己躲到地獄營中,傲邪也要派人來殺自己,這讓東方寒對傲邪的仇恨爆發到了難以抑制的程度。

  「是的,可惜傲邪太高看你了,你實在是弱的就像螞蟻。」琥珀譏諷道。

  「弱的像螞蟻?」東方寒感覺自己的心就像被刀狠狠的捅了一樣。

  東方寒深吸一口氣,將心頭的雜念放在腦外,這兩人說的沒錯,現在的自己或許連螞蟻都不如,根本不配他們兩個出手,因為自己能不能活過今天的測試都不確定。

  第一次闖關被射中6200次,第二次闖關需要控制在3800次以內才有希望活命!

  現在東方寒想的已經不是有飯吃,而是如何活命。

  東方寒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我要想辦法,我要活下去……」

  「我是以我的最快速度衝過來的,事實證明這樣做是失敗的,第二次要是不改變策略,就算是速度再快一點,也是被抹殺的命運!除非速度達到快若絕倫的程度,可惜,現在我的速度太普通了。」

  「反應速度?」

  「對,他說的是反應速度訓練,第一次,我在闖關的過程中,主要追求的是速度,反而忽略了反應。」

  「在橡膠箭射過來的時候,雖然我不能躲開所有的箭矢,但是我能儘可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