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 - 第6章

忍不住想着,暄瑾與高玉璇說什麼,要笑得那般溫柔。
荷月時節,暄瑾帶我與十六齣宮玩,郊外的湖中,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暄瑾與十皇子在湖心亭商論着周王交代他兄弟二人之事,我與十六做上小舟游湖觀荷。
我折下兩隻荷葉田田,與十六一人一隻遮日。
湖裡的幾條鯉魚跟着舟游,我扔下蜜餞於它們嘗。
「十七,你看,那個男子好像有些眼熟?」
「好像是將軍府小姐。」
我看去湖心亭中,看清那男子扮相的高玉璇。
十六湊過來與我八卦,「我還挺喜歡她的,一點都不嬌柔造作,無其她貴女般獻殷勤討好的模樣。
這京中貴女頗多,難得見哥哥親近誰啦?
日後,這高小姐怕是要成為我倆的嫂嫂!」
的確,暄瑾待其她貴女皆冷淡疏離,不曾多看一眼,想來怕連人的模樣都未記住。
而對高玉璇卻是態度溫和,元宵佳節夜還與之獨處歡笑。
我心中泛酸,想當初,我對暄瑾萬般討好獻殷勤兩年之久,還為此挨了一巴掌,才讓他待我好些。
我自然比不上高玉璇,因她是暄瑾的情劫,她是他喜歡的女子。
遙遙望去,暄瑾又勾唇笑得極為溫柔,似掉進了蜜罐里一般。
「公主!」
不多時,我尋着一陌生的聲音看去,大片荷葉中,旁邊一條舟上坐着那對我有救命之恩的世子陸子熠。
他抬手向我打招呼,眉眼含笑道:「公主,好巧啊!」
我笑着回應,「你好啊,世子!」
夏日的雨來得突如其來,分明前刻還是炎炎日光,此時,天突然陰沉,下起了大雨。
真是不巧,舟中無傘蓑衣,我將成落湯雞之際,對面送了兩把傘過來。
陸子熠同朋友將傘給出,他們已然淋濕,上岸後地板上皆是他們衣物上落下的水跡,我與十六十分內疚,囑咐他們快去換乾淨的衣物,莫要生了寒。
他們還未走遠,暄瑾走了過來,將一披風裹在我身上,而後抹了抹我臉上的雨水,呵斥道:「宮官怎麼教的?
女子不能濕衣見人,回去抄書一百遍,還有你們,照顧不好公主,罰一月俸祿。」
「什麼?
一百遍,我們才濕一點點,哪有那般嚴重,是不是啊十六?
且桂圓香菱都淋**,為何還要受罰?
哥哥你太過分了?」
暄瑾陰沉着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