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 - 第4章

時的神情明顯生了幾許不同,襯得那明艷的臉蛋更甚好看。
她道:「先前武河街多謝九皇子,才能將逆賊抓獲,玉璇感激不盡。」
暄瑾待高玉璇也明顯沒有旁的女子那般冷淡無視,甚至有幾分溫柔,「不足掛齒,高小姐客氣了。」
用膳時,我食之無味地扒着米飯,十六道:「昨日暈車,今早十七不是好了嗎,怎現在又難受了?」
「太清淡了,我想吃辣。」
凡人這個年紀,面容上尤其愛生痘,十六比我這身子長一月,長了兩顆痘,太醫瞧了便囑咐清淡飲食。
用了膳食後,暄瑾同其他皇子及世家子弟騎上馬準備去林中狩獵,我眼神極好,看到暄瑾身旁是紅衣少女。
3.我拉着十六去練馬,畢竟多練練,才能掌握技巧。
林記是暄瑾的侍衛,他帶着好幾個侍衛守我和十六騎着小馬駒,生怕我們有個閃失。
我自是不願,暄瑾在時,我都能騎上大馬,他不在我更要,才不碰這孩童才騎的小馬駒。
我坐着慢悠悠的大馬繞了好幾圈,心中的煩躁愈發深,而後讓一旁的侍衛遞給我馬鞭,「本公主又不打馬,只是感受一下握馬鞭的滋味。」
侍衛這才將馬鞭給我,想到別人策馬奔騰的颯爽,我憋屈極了,趁着牽馬的侍衛鬆懈時,我揚起馬鞭打馬,下一刻,馬揚蹄奔跑。
我心生了恐慌,握緊了韁繩。
「公主……」十六與侍衛嚇壞了。
我已彎腰抱住了馬脖子,害怕得大喊,「救命啊……我再也不要騎馬了……」馬跑遠了距離,一處斜坡之地,馬揚蹄傾了大半個馬身,我嚇得閉上眼。
沒被王宮中人害死,如今,我倒把自己給作沒了!
有人翻身上馬抱住我,握緊韁繩,馬撕鳴後,轉了方向停下來。
我心跳已是呼之欲出,睜開眼有些恍惚,身後之人下了馬,而後一隻手出現在我眼前,我看向那人,是個與暄瑾差不多年歲的少年郎,他將我抱下馬,我腿軟得直接坐在地上。
「謝謝你救了我……」答謝完,我就抱着腿忍不住哭了起來。
「我都救下你了,沒事了你怎還哭?」
他不明所以蹲下身打量我的狼狽。
「我方才差點就摔死了,我怕死,連哭一下都不成嗎?」
我沒好氣回他。
「成成成……」少年似有些無奈,可他怎還盯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