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 - 第2章

,我被容妃打了臉。
這玉玦是容妃的,她前幾日在花園中散步不小心掉了,便斥責我撿了她的玉不歸還。
我這才明白,我被暄瑾當猴耍了,隨隨便便地上撿的東西便送我當生辰禮,我還視如珍寶,他在背後定是笑我蠢。
臉腫了好幾日,疼得我連最喜的膳食也用不了。
待臉消了腫,我才去學堂。
我不再去莘學樓,下學後暄瑾站在荷花池旁的青石路上,如今已是天神之姿的少年身姿挺拔,模樣極其清俊好看。
不過,再好看又如何,他就是想看我笑話。
我看見他就來氣,握緊拳頭想找他算賬,可自己這副身子是一個不受寵的公主,他是受寵的皇子,且還是天神轉世,我咬了咬牙,只得自己氣自己太蠢被欺負。
幾日後,暄瑾擋住了我的去路,我忍下怒氣向他請安,「拜見九哥哥。」
「十七妹,我不知那玉玦是容妃之物,見你喜歡那玉珏,便給了你。
對不起,害你被打,是哥哥的錯……」我詫異抬頭看暄瑾,琥珀色的眸子滿是認真,他頭一次對我說了這麼多話,雖有平日冷淡,更多卻是言辭緊張與溫柔。
我原諒了暄瑾,不僅因他是天神轉世,更重要的是我能出宮游完。
暄瑾為了我原諒他,彌補之前未準備的生辰禮,提出帶我出宮遊玩一日。
車輦才出宮門,我便挑起車簾迫不及待看去,好久未感受人世街市繁華熱鬧了。
暄瑾很有道歉誠意,我看上的東西他皆闊綽買給了我。
夜幕人散,坐在回宮的車輦上,我抱住少年的手臂,臉蹭着他胳膊嬌柔軟糯道:「九哥哥,你真好,瑟瑟好喜歡你啊……」暄瑾極不適應,僵硬着身子卻未推開我。
「十七妹喜歡便好。」
2.暄瑾待我越發親近後,我便開始暢想着日後洗禾宮的人吃香喝辣,逍遙自在的日子。
卻不想,許才人又病倒了,冬日無藥可救,死在了凜冽的寒風雪中。
我痛哭着掉眼淚,因這三年許才人待我極好,她給我繡衣梳發,看我時總是溫柔恬靜地噙着笑,眸子里儘是慈愛,沒有半分虛假。
暄瑾未辜負我兩年多的討好,他拿着絹帕擦拭着我的淚,應承我,「往後,我會照顧好瑟瑟,不會離開你。」
因他這句話,許才人死後,我帶着桂圓住進了明曇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