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 - 第1章

《景色萬千》我是一幅美人圖,怎奈修行低微,被一厲害的蛇妖妒嫉美貌,她將我打傷封印丟入市集供人玩賞,我便輾轉了數不清的手獻給了如今的周王。
後宮嬪妃嫉妒,教唆宮人將我偷到漆黑牆角投了火盆,路過的十七公主暄瑟撞倒了火盆,我就成了她。
我知曉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在深宮中生存艱難,便想討好一個厲害的靠山,讓我能安安穩穩活過人世短短几十年。
1.初時,我是不喜暄瑾的,還想離他遠遠的。
我被十五公主欺負,半月拱門處撞到暄瑾,便抱住他的大腿,讓他幫我欺負回去。
不想,他不幫我便罷了,還一臉嫌棄我弄髒了他的衣物,「放手。」
不過是個十歲的孩子,眼神語氣皆為冷淡,不管我如何可憐兮兮地瞧着他。
我扯着牡丹咒罵他時,聞見一旁兩個透明身形談論,他們是九天之上的天神,談論之人自然也是高高在上的天神。
暄瑾竟是人間歷劫的天神!
這可謂是最好的靠山,若巴結討好了,不僅為人時能照拂我平安,待他歷完劫,還可將我如今的肉身返老還童長生不老,感情深厚些沒準他還渡我成仙。
所以打那之後,不管暄瑾有多冷淡,我巴結討好他的笑臉就有多甜。
他在武場操練,百步穿楊之際,我第一時間拍手叫好,「九哥哥好厲害啊!」
他在學堂,我下學便請教他夫子布置的詩題,「九哥哥,這教教瑟瑟嘛,你功課這麼好!」
他在御花園,我便裝作與他偶遇,「九哥哥,好巧啊,你也是來賞這花朵嗎?」
他在明曇宮,我便哄騙十六公主帶我進去,「九哥哥,你真幸福,住的屋子比瑟瑟的好上千百倍啦!」
凡能入他眼之地,我皆要湊上前去,讓他淡漠的琥珀色眸底能映入我的模樣,勢必要摘下他這支高嶺之花。
他先時自然對我冷漠視之,後來憑着我的死皮賴臉,他冷靜自持里習慣了我的追捧,施捨了我好些眼神和簡短話語。
這一次,仗着暄瑾冷淡好看的眉眼對我展眼笑了幾次,便開始得寸進尺,在這副身子生辰時,追他至御花園,向他討要一份生辰禮。
暄瑾雖一如既往面無表情,但他竟給了我一塊玉玦,我視如珍寶,因為這證明他愈發在意我了。
可如今因這玉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