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儒家弟子》[我真是儒家弟子] - 第7章 舉人趙誠

沈府,劉武房間。

這房間委實小的可憐,只有十平左右,房中三三兩兩的擺着幾件破舊的傢具,一張木床就佔了大半空間。

沈府雖說家大業大,可劉武僅僅是一名通脈境罷了。相較其他普通僕從住在大通鋪,他有一間房,算是不錯了。

此時的劉武正癱坐在搖椅上,消化着他這幾日堪稱魔幻的經歷。

「砰砰」

一陣敲門聲響起,劉武「嗖」的從躺椅上彈起。

「誰會在這個時候找我,不會是那個煞星吧?議事這麼快就結束啦?」

劉武想要沈玦的手段,不敢猶豫,直接上前開門。

真是沈玦!

好在這次他沒提着兩柄鎚子,反倒是提着一個沉甸甸的包裹。

「沈少!您怎麼來了?」

劉武顫顫巍巍的開口,心中忐忑。

沈玦沒在意他驚慌的眼神,自顧自的走進房間,把手中的包裹遞到劉武面前。這才開口道:

「不必驚慌,上次的事辦的不錯,這是剩下的酬勞。」

劉武咽了咽口水,隱約間能看到包裹內陣陣黃光閃爍。抬頭看了眼沈玦,只見沈玦點了點頭,示意他隨意。

他這才小心翼翼的接過包裹,足足有十斤左右的份量!

劉武老實本分半輩子,從未得到過如此之多的財富,說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

他強壯鎮定,深呼一口氣,壓下狂跳的心臟。活着才有機會去享受財富,他是聰明人,知道沈玦不會無緣無故的找上他,指不定有什麼送命的事要他去做呢。

可他又能如何?人生在世,橫豎都是一死罷了。不如死之前多替親人謀點好處。

劉武毅然開口道:

「願為沈少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只希望沈少看在劉武甘願赴死的份上,日後多幫襯一下家中親人。」

沈玦聽見這一席悲壯話語,心中也是極為無語。怎地一和自己扯上關係,就憑空生出一分悲壯來。

我有那麼可怕嗎?

很快,沈玦的聲音再次響起。

「劉武,你顧慮太多了。這些金條你就好生收着。」

「我這次來,是問你,雲陽縣中,可有什麼厲害的儒道高手?」

劉武還沉浸在假想的壯烈之中,沈玦這番話和他心中所想相差甚遠。

待他緩過神來,這才略帶尷尬的拱手道:

「沈少,據我所知雲陽縣還未出過什麼厲害的儒道高手」

見沈玦眉間閃過一絲失望,他又緊接着補充道:

「雖說儒道高手沒有,但前些年雲陽縣來了位有名的先生,還是位舉人,貨真價實的讀書人!」

「沈少,您不會是想科舉吧…」

沈玦朝他瞥了一眼,冷聲開口:

「我大哥常說,禍從口出,你聽過的吧?」

劉武心中一寒,知道自己多話了。

連忙把這位先生的年紀籍貫喜好一一介紹給沈玦,不敢耽擱。

得到有用的信息後,沈玦滿意點頭,轉身離開。

「劉武,你好生休息,需要的時候我會來找你,就不必送了」

劉武拱手稱是,目送沈玦離開。

待走遠後,才長出一口氣。

這位沈少爺喜怒無常,想法跳脫,不要觸他霉頭為好。

次日午時。

沈玦提着一壺雲陽縣特產的桑落酒,就要動身去找趙舉人。

照劉武所說,趙舉人品行端正,為人剛正不阿。

而立之年就中了舉人,後曾在隔壁定遠縣擔任主簿一職,舉人做官本就少見,由此可見其才。奈何他性格剛烈,見不得不平之事,沒做幾天便辭官回家.

最後來到雲陽縣,做起了私塾先生。

從此就止步於此,再無寸進了。

而且他嗜酒如命,更愛美酒,一日三餐更是無酒不歡。這也間接導致了他的貧窮。

沈玦摸了摸下巴,這趙先生看來是位有故事的人。

而沈玦手中的桑落酒,也有些名堂。

赤州以西盛產靈植,多用來煉丹製藥。而雲陽的桑梓靈性微弱,結出的果實遠遠達不到煉丹的要求。

桑葚不易保存,每年都會平白損耗許多。前人覺得可惜,一拍腦袋,想到用桑葚釀酒。

誰知釀出的桑落酒美味異常,還有些許治病療傷的妙用。畢竟是靈果釀製,哪怕靈氣十不存一,也遠非尋常陳釀可比。

價錢自然不便宜,沈玦手裡這一壺,三斤左右,不過八年份而已,就花去他近五十兩銀子。

雲陽縣極其繁華,下面還有八鎮五十六村,街道則更多了。

趙舉人的私塾不在內城,而在較為偏遠的村落之中。好在沈玦已經是氣海境修為,倒也沒花多少功夫就到了劉武所說的村落中。

和熱鬧的雲陽城不同,村落內儘是一排排矮小的房屋。

聽着朗朗讀書聲從遠處飄過來,沈玦順着聲音前去,轉眼就到一處稍顯寬闊的房屋外。

想必此處就是趙舉人的私塾了。

前面一名小童正在門口掃地,約莫十歲左右的樣子。

他馬馬虎虎的掃了幾下,便把掃把扔在一旁,坐在地上發起呆來。

「小童,趙先生在裏面嗎?」

聽到來人的聲音,小童嚇得從地上立刻跳起,還回頭朝內院瞟了眼。見先生沒發現他偷懶,這才奶聲奶氣的發問道:

「你是誰?從哪裡來?找先生什麼事?」

沈玦差點接上一句,貧僧自東土大唐而來。卻生生忍住。

隨後他從懷裡掏出幾顆糖果,遞給小童,笑着說道:

「我叫沈玦,有問題找趙先生請教,麻煩通報一聲。」

小童笑嘻嘻的接過糖果,臉上笑開了花: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隨後便一蹦一跳的朝院內跑過去。

沈玦在一旁等待,片刻後,

那小童便又跑出來。牽着沈玦的手開口說道:

「先生讓我帶你進去。」

就這樣,小童牽着沈玦走進院內。

此時院中正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相貌有些清瘦,一身灰衣,顯得十分樸素。

他正低頭翻着一本古書,讀到精妙處,拿起一旁的酒葫蘆就往嘴裏猛灌幾口,不時念叨着「好極」「妙極」,也不知道是在誇手中書,還是壺中酒。

察覺到沈玦上前,他立刻下手中古書,先是起身拱手行禮以表尊重。

又閉上眼在空氣中嗅了嗅,這才開口道:

「千金樓的桑落酒,他娘的奸商一斤竟賣到十多兩銀子!這叫老夫如何買得起!」

小童在一旁捂着嘴偷笑道:

「趙誠先生好粗魯!」

趙誠老臉一紅,作勢就要打他,誰知童子仗着身體靈活,三兩下就躲開跑遠了,還不忘朝兩人做個鬼臉。

他無奈嘆息一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