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儒家弟子》[我真是儒家弟子] - 第3章 當街殺人

與此同時,侍女小紅卻從客棧偷偷溜了出來,獨自一人來到鎮上的某處府邸。

張家,平安鎮上最大的地頭蛇。

平安鎮因為它優越的地理位置,本就是青州最富裕的鎮子之一。

張家一家獨大,牢牢的控制着鎮上的各類生意。

明明只是一鎮之地的家族,卻請了兩名七品氣海境高手擔當供奉。

只能說有錢任性。

小紅作為沈家人,此時卻和張家人混在一起,自然是有說法的.

房間內擺滿了酒菜,幾名塗著濃妝的中年女子正在和一群身穿護衛服飾的男人喝酒吃菜。

席間調笑聲不斷,一片奢靡景象。

其中一名身穿白色綢緞的肥胖男子坐在主座,一手摟着小紅,一手舉杯,不時的跟旁邊幾名護衛交談着。

這名肥胖男子名為張元通,張家家主張中通的幺弟。

傳聞他頗為好色不說,能力實力都很一般。

張中通也嫌棄這個小弟,隨便找了個理由把他打發到商隊里,當了個小管事。商隊常年在外,他眼不見為凈,倒也省事。

此時小紅神情嫵媚,不經意間瞥了眼張元通,眼神深處卻閃過一絲不屑。

「若不是打算利用你去試探沈玦深淺,怎會讓你這種廢物佔到便宜。」

拋開當下的想法,小紅還是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低聲說道:

「通哥,您少喝點,奴家這次來是要告訴你,那沈玦突然恢復了神智,恐怕沒有沈老爺說的那般好對付。」

張元通嘴角閃過一絲不屑,對坐在他腿上的小紅笑着說道。

「哦?你詳細說來聽聽。」

隨後,小紅把沈玦的情況悉數告知張元通。

張元通聽後哈哈大笑,嘲諷道:

「不過是個八品丹田境罷了,小紅不必擔心,我張元通出手,絕無活口!」

見張元通全然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樣子,小紅心中厭惡,卻只能繼續陪笑着說道:

「通哥,既然你有把握,那我們就按原計划進行。奴家就先告辭了。」

反正她已經把消息送到,提醒過張元通了。真出了什麼差錯自然是他在前面頂着。

況且沈玦的確只有八品丹田境罷了,就當自己多心了吧。

張元通見小紅要走,自然是百般挽留。無果後,也只能任由她離開。待她走遠,這才放下手中的酒杯,一改輕浮的神情,沉思道:

「一個傻掉的八品和一個正常的八品可是兩碼事兒。

再者說沈玦這廝生而十品,本就是百年難遇的武道奇才。如今神智恢復,自然不能用常理度之,這類天才往往有驚人之舉。

他和沈家家主的交易,是讓沈玦死在青川峽,再把屍體運回沈家。隨後,沈家便會打着為子報仇的旗號進入青州,除掉自己大哥,幫自己坐上張家家主的位置

至於沈家為什麼要沈玦屍體,他哪管那麼多,這些六親不認的老棒子還是少接觸為妙。

青川峽的匪寇眾多,但勢力最大的那股,從始至終都是張家自己人。

要改道走小路可以,乖乖把過路費交出來。不然到了青川峽,張家要的就不只是錢了。

沈孤丘那老狐狸可是保證過,他兒子是個傻子的,神仙難救……

可是這…」

張元通心中糾結,可沈家勢力龐大,斷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當即吩咐道:「張峰,你帶幾個護衛,先去探探他的深淺。」

這張峰是張家的商隊護衛隊長,實力不俗,已經是八品大成的境界了。

讓他試探沈玦正合適。

張峰忙把懷裡的老女人推開,起身告退。迅速朝沈玦所在的客棧去了。

說回沈玦,此時的他已經回到客棧之中,正在細細感受氣海境的奧妙。

丹田化海,此時他的實力更勝以往十倍。

他在沈家學到的功法只是大路貨,只需花三十兩銀子便能在路邊買到的《開山錘》。

同樣的還有《開山劍》《開山刀》《開山掌》《開山腿》……等等,這些三流招式就連尋常老百姓都能耍上幾招。名字還老和山過不去。

沈玦主修的《開山錘》僅有三招,一劈二砍三掄,通俗易懂,極其簡單。

同樣沒什麼威力,否則也不至於人手一本。

好在它詳細繪製了錘的發力技巧,年幼時他光看動作也能學着施展。

沈玦這十幾年來只修鍊了這部《開山錘》,加上如今氣海境的修為,早已不是當初的簡單錘法可以相提並論的,真要施展出來,威力不可小覷。

這時,客棧外傳來叫囂的生意,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看來是麻煩上門了。」

他提起雙錘,就朝門口走去。

「正好試試氣海境的力量!」

走近一看,一群護衛打扮的人正在單方面暴打自家下人。

小紅則躲在眾人身後,蜷縮着身子委屈大哭。看着裝模作樣的小紅,沈玦心中猜出了個大概。

「看來是蠢女人找的麻煩,這也意味着自己神智恢復的事暴露了。」

不過無所謂,反正他也沒打算隱瞞

沈玦站定,一臉悠閑的看向眾人,似乎在說可以開始你們的表演了。

看到來人近前,還擺出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張鋒冷哼道:

「沈少爺,君子居的房契可在我們張家手上,你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進去,是不把我們張家放在眼裡嗎?」

這張峰領了他家主子的命令,此時只好硬着頭皮上了。

原本心中有些忐忑,誰曾想沈玦的這幾個下人這麼不中用,三兩下就被自己人給搞定了。

下人都這麼差勁,主子又能好到哪裡去呢,看來是自家張少太過擔憂了。

看着地上橫七豎八躺着嚎哭的沈家人,他心中稍安,表情有些得意。

沈玦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的張峰。

像是才發現滿地被打傷的下人一樣,沈玦受到驚嚇般朝後退了一步,露出一絲怯意。

張峰見此景,心中更是鬆了一口氣,他原以為沈玦一臉悠然的樣子是有什麼底牌在手。

原來只是個樣子貨罷了,看着自己手下全被撂倒就嚇得不敢開口了。

張峰更加坐實了此人實力一般的想法,再次開口嘲諷道:

「今天你不給張家個說法,恐怕沒這麼容易離開。」

作為張元通的心腹,如此捏軟柿子,大展身手的好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未等他笑完,一道碩大的錘影便劃破長空,從天而降,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頭頂。

沈玦悍然出手,他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活生生的砸進了地板之中。只露出半個腦袋還在地面,口中不斷冒出血泡,抽搐兩下便咽氣了。

沈玦這才甩了甩胳膊,走到了人群面前,嘀咕道:

「他一直都這麼頭鐵嗎!」

此舉嚇壞了周圍眾人。

不管是張家人還是沈家人都是心中一寒,他們完全想像不到沈玦竟然一招解決掉張峰,甚至當街殺人,全然不把張家放在眼裡。

幾名張家侍衛更是惶恐。

其中一名膽子稍大的。伸出手指,顫顫巍巍的指着沈玦道:

「你竟敢在平安鎮做出這種事,不怕我們張家報復嗎?。

沈玦不願聽他廢話。提起地板上的鐵鎚,對着張家侍衛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