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儒家弟子》[我真是儒家弟子] - 第2章 儒道聖器(2)

有三魂缺一這個「底牌」了,新舊邪魔一同暴動,我還能活?

平緩下情緒,沈玦再次開口說道:

「前輩,可有解救之法。」

「儒道文氣」

「海量的儒道文氣」

老者補充道:「這文氣由儒者修鍊所得,對妖魔邪祟先天壓制,可惜,如此海量的文氣只有文聖和聖器擁有。

你現在的情況,要麼文聖出手,要麼用聖器壓制,前者保你三十年平安無事,聖器稍弱一點,但暫時壓制你識海內那幾隻不成問題。」

「那我不是完犢子了嗎?」

這點常識沈玦還是有的,聖人聖器都是說書人最愛講的故事,老百姓也喜歡聽這類名人傳記。整個中土萬載歷史,只出現過七位聖人。中土出的最後一位聖人,李聖,還是千年前的事。總而言之,如今中土,是沒有聖人的!

至於聖器倒是稍微多點,可明面上被世人所知的也不過雙十之數罷了。而且還被中土幾大文宮牢牢掌握着,傳到現在還剩幾件誰也說不準。

怪不得歷朝歷代一經發現修妖邪者,殺無赦了。付出代價太大,得不償失。

沈玦神色黯然道:

「如此說來,我是難逃一死了么。」

「小子,那可未必。」老者自信說道,臉上露出一抹得意。

沈玦聞言,心下震驚,不禁想到一種可能,略帶緊張的開口道:「難道您是聖人!」

「那倒不是…」

「啊,這」

「卻也差不了多少」!

說罷,老者打開手掌,一尊白色小鍾瞬間沒入沈玦腦海之中。

速度之快,沈玦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好在他沒感到任何不適。想來以這位神秘老者的實力,要想取他性命根本用不着這麼麻煩。

此鍾一出,他識海內迅速竄出三道漆黑如墨的身影,它們就像遇到了天敵一樣,正驚恐着四處躲藏,生怕被小鐘的光芒照射到。

可小鐘的光芒充斥着沈玦整個識海,它們又能逃到哪裡去呢?

轉眼,就聽到無數哀嚎聲響起,久久不絕。

最終,在小鐘的威勢下,慘叫聲沒了動靜。

此時老者的聲音從外邊傳了過來。

「晨鐘能壓制一時,卻不能解決根本。若它文氣耗盡,你又不及時補充,天外邪魔還是會傾巢而出。不過有它的壓制,一會兒你再引魂,就不必擔心暴動了。」

「多謝前輩賜寶,小子不明白,前輩為何幫小子到這個地步? ”

沈玦睜開雙眼,連忙拱手拜謝。思考再三,還是問出了心中疑惑。

老者卻不回答,只是凌空一指,一卷書頁劃破空間,跌落到沈玦面前。封面上赫然寫着《引魂訣》三字。

」這便是完整的《引魂訣》。」

「至於為何幫你,你現在實力低微,還不必知道。」

說罷,老者化作一道霧氣消失,再無蹤跡。

沈玦再次拱手拜謝後,他再難掩心中激動,拿起玉簡細細研讀起來。

引魂訣開篇寫的不是修鍊功法,而是一篇人物小傳。

上面說,三百前七國戰亂,大興殺伐。

天下遍布邪道功法,造成白骨累累,死傷無數。

眼見大齊氣數已盡,國君本欲讓所有人都修鍊一門邪功,以此魚死網破,此功法正是《引魂訣》

大齊丞相薛讓「制止」了他的瘋狂舉動,獨自一人接下了修鍊《引魂訣》的任務。

薛讓天賦卓絕,道儒雙修,從儒道文氣可以壓制天外邪魔中悟出天之道,損有餘而不足的道理。

天道看似無情,卻會給人留下一線生機。

結果竟真讓他編撰出《引魂訣》的衍生之術,《控魂決》。

《引魂訣》只能引來天外邪魔攝取能量反哺自身,而衍生出來的《控魂訣》卻能抽取天外邪魔的能力為己用。

從而完整的《引魂訣》誕生了!

他用儒家文氣壓制識海中的天外邪魔,再輔以《控魂訣》抽取天外邪魔的能力為己用。

天外邪魔在被儒道文氣的鎮壓下,還要遭受攝取能量和抽取能力的雙重迫害。

只要文氣充足,便再難暴動。

可惜如此海量的文氣不是誰都有的,整個大齊也只有他一人罷了。

小傳到這兒戛然而止。

他有沒有用《控魂訣》扭轉戰局文中沒有提及,但沈玦知道,齊國三百年前就被大楚滅掉了。

這位老者或許就是前朝丞相薛讓了。

不再多想,沈玦繼續研讀《引魂訣》的總綱。

「神念引魂,滋補血肉」

「邪魔外道,為我驅策」

後一句筆跡略新,看來是新加上去不久。

回想起幼時模糊的幾段記憶,那位神秘老者時常自顧自地擺弄這套動作。

「難道這位老者是不久前才完善《引魂訣》的?他竟不懼天外邪魔?此等實力,真是可怕。」

修改後的《引魂訣》確實霸道。

可福禍相依,威力更甚的同時也增加了他被邪魔反殺的風險。畢竟他目前只是個小武修,不是薛讓那種接近聖人的人物。

可他必須要去試一試,母親生死未卜,眼下還有截殺。還有更為龐大的沈家在後方虎視眈眈。

若是現在退縮,還修鍊個屁,不如重回那副痴傻的樣子。

況且現在有晨鐘相助,依那神秘老者所言,足以撐過這次邪魔暴動。

只等他再次施展引魂訣,引來天外邪魔後成功壓制。就能攝取它的能量突破到七品氣海境。

沈玦收好引魂訣,心道:

不愧是邪道功法,不比以前痴傻,如今看來全部招式竟簡單到離譜,完整版的引魂訣也不過是多了幾個動作,只是看過一遍,就瞭然於胸。

怪不得邪道功法人人可修,門檻居然如此之低。

「既然如此,就開始吧。」

沈玦閉上雙眼,意識沉入識海之中。

此刻小鍾依然懸掛在識海上空,識海里的他開始舞動着奇詭的動作。

詭異的是,此刻他的肉身也一同擺動着。

一道蒼涼而古老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

「祈」

小千世界,天魔界。

眾多邪魔飄蕩着。

他們沒有感情、沒有意識,為了進化到更高層次,只知道互相殺戮吞噬。

突然,漆黑的空間表面上泛起一道道波紋,隨後猛然裂開,無數碎片跌落。

一個扭曲的黑洞突兀出現,隨即,一隻布滿詭異符文的骨爪從中緩緩探出。

某隻正在沼澤里覓食的天外邪魔,沒來得做出任何反應,就被這隻巨手緊緊握住。

被骨爪像提着小雞仔一樣,帶着它穿過空間界壁,攝取到沈玦識海當中。

這時,被晨鐘鎮壓得三頭邪魔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猛地發出咆哮。用身子不停衝擊晨鐘,想要突破鎮壓。

它們感受到同類的氣息,暴動了!

不妙的是,那隻握着邪魔的骨爪,在把邪魔攝取到沈玦的識海後。像是完成了使命,就自行消散了!

頓時,無數邪念四散,瘋狂的衝擊着識海內沈玦的魂體,外面的肉身也隨之不停溢血。

沈玦強撐着痛苦,溝通天上的小鍾。

憑他自己的意志很難壓制住四頭邪魔同時暴動。

「咚嗡—」

晨鐘自行敲響,無數文氣化作白光落下。

無盡的邪念和洶湧的文氣碰撞在一起。

海量文氣在被劇烈的消耗着!

畢竟沈玦還未修儒道,此時的文氣相當於一次性用品!

文氣?文氣!

沈玦噴出幾口鮮血,自顧自地狂笑道:

「我華夏先賢無數,上下五千年的積累,還怕你們這幾隻野狗在此狂吠」

「不就是文氣嗎!」

話落,一道道古老神聖的聲音從沈玦口中傳了出來:

「自返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天生一世人,自足了一世事」

「心外無物,心外無理」

頓時,鐘聲大作,原本消退的光芒也再次綻放!

沈玦語終,識海內天地俱寂。

這些都是華夏先賢的智慧結晶,放到這裡,便是當之無愧的儒道聖言。

無數文氣充斥在沈玦識海,在晨鐘的牽引下,化作一個個聖人虛影。

天外邪魔見狀,集體啞火,身影跪伏着不住顫抖。

它們能感到這些虛影蘊含的強大力量,可以隨手抹殺它們。只是有些不解,為何要放他們一條生路。

幾尊聖人虛影不約而同的朝沈玦所在方向看了一眼。化作文氣,轉眼沒入晨鐘之中。

新拘來的天外邪魔哪裡看到過這種景象,還沒來得及施展任何手段,便被這些聖人氣息弄了個半死。

這就主動把自身能量傳遞到沈玦身上,滿滿的求生欲。

沈玦只感覺丹田在不斷擴大,隨着越來越多真氣匯聚,直到凝成一片海洋後,才慢慢停滯下來。

武道七品,氣海境,達成。

實力大進的同時,沈玦心頭又多了許多擔憂。若不是學的文科,背了些聖人語錄,這次多半要翻車。

鎮壓邪魔竟然需要消耗如此之多的文氣!

他在心中又默念了幾句華夏先賢的文章,這次卻沒有直接產生文氣。先前要麼是運氣,要麼就和晨鐘有關。畢竟他還不是儒修。

剛剛念完前人經典,補充的文氣雖多,可都是一次性用品。

總之,自己要儘快踏入儒道修行了。

……

許久後,君子居,神秘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小子識海內原本就有文氣存在?」

老者不解,帶着疑惑再次消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