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儒家弟子》[我真是儒家弟子] - 第2章 儒道聖器

藍星,H市某建築公司。

沈玦提着一桶汽油,四處潑灑着。

幾名壯漢全身濕透,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他們手腳都被綁上了塑料軟銬。

其中一名滿臉傷痕的壯漢帶着哭腔說道:

「大哥饒命啊,咱也不知道福利院是您罩着的啊」

「啊對對對,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大哥求放過。」

「大哥,你來真的?」

其餘壯漢紛紛附和,賭咒發誓自己不會再犯。

沈玦視若罔聞,只是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機,從左手扔到右手,反反覆復,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線。

如此舉動嚇傻了眾人,只得哭天搶地的繼續求饒。

這時,沈玦突然劇烈咳嗽起來,他趕緊從懷裡掏出藥瓶,急忙倒出幾顆葯硬生生吞下,這才緩過神來。

沈玦虛弱開口:

「記住這個教訓!」,隨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眾人眼看撿回一條命,紛紛保證洗心革面,絕無下次!

目送沈玦離開後。

幾個壯漢才長出一口氣,小聲討論着。

「那小子一咳嗽嘴角就見紅,八成活不長。」

「是啊,就會來陰的,搞偷襲。要是單挑,指不定誰擱這兒被綁着呢」

「依我看,這小子沒幾天活頭了,咱們先忍他一手。等他病倒,福利院還不是隨意拿捏…」

幾個壯漢已經開始談論沈玦葬禮上,請什麼樂隊去伴奏了。

一個點着的打火機卻從窗外「啪」的就飛了進來。

眾人笑容凝固,沒等做出反應,整個房間瞬間化為火海。

沈玦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聽着壯漢們的慘叫聲傳來,心情愉悅的踉蹌着離開。

他的眼神逐漸迷離,意識緩緩消失……

平安鎮位於赤州、青州、中州三州交界之處。地理位置十分優越。

從平安鎮出發,到各州郡都相當方便。如果走青川峽的山道小路還能省去更多時間。

一來二去,平安鎮獲益良多,在三州之中,也算小有名氣。

沈玦推開客棧大門,一副熱鬧景象便出現在面前。

街道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各類貨攤,兵器、雜貨、食物應有盡有,兩邊的屋宇則是茶坊、酒肆、肉鋪等等。

有小童舉着糖葫蘆追逐穿行,也有公子哥在胭脂攤前糾結着為女伴買哪款胭脂。

有武者放聲豪飲丟下幾兩整銀,也有小老百姓在肉鋪前砍價半天價只為省出幾個銅板。

中間行人萬般種類,但多的是從附近州過來的商人和一些遊客。

沈玦走進人群,感覺就像走進了長江一樣,人流涌動,不進則退。

小商販也是繁華的一部分。

和前世繁華的鋼鐵森林相比,這裡屬實多了些煙火氣息。

古代人生活質量不見得有多高,但這空氣質量卻讓沈玦頗為滿意。

畢竟是修行世界。要是藍星有這空氣質量,指不定哪天就靈氣復蘇了。

沈玦難得心情大好,小紅卻帶着幾名下人跟在身後。

他也不想多說什麼,任由他們跟着。

穿過熱鬧的主街,再拐了幾個彎,沈玦在一處靜謐的小巷前停了下來。此處比不上熱鬧的主街,兩旁都是些老舊破敗的房屋,整條巷子空無一人,分外冷清。

在巷子最深處,有處小院,遠遠看去,門頭上的寫着「君子居」三字。

這是沈母在平安鎮的落腳點,據說是她從一名書生那裡購得。

因為有沈母陪伴,沈玦在這兒有一段短暫且美好的時光。直到沈母消失,他被接回主家。

推開有些破敗的房門,沈玦轉頭望向小紅,微笑着說道:

「小紅姐姐,你們是打算要和我一道進去嗎?」

幾名下人低首不語,眼神匆匆掃過掛在沈玦腰間的兩柄大鎚,心中惶恐。

他們之前已經從侍女小紅口中得知,沈少爺一夜之間不再痴傻。聽說是一回事,如今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想到這些年,他們或多或少做過些對少爺不好的事情,心中更慌張了。

小紅則是嬌媚笑着,說:

「少爺說笑了,我等先行告退,不打擾您的清靜。」

她來沈府數年,自然知道平安鎮上有沈母住過的一處小院。後來沈母失蹤,府里人把這掀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有價值的東西。

沈玦來這裡,無非是記憶恢復後,懷念起自己母親。

隨後,小紅便招呼着幾人一同離開了。

院子內,擺着一張石桌,幾把石凳,周圍雜草快沒過膝蓋,想來是這些年無人打理。

沈玦穿過雜草,來到石桌旁,神情中多了幾分追思,小聲說道:

「沒想到你這傢伙還好好的啊」。說罷,他拿起靠在凳子邊上的老舊木劍,輕輕一揮,記憶深處浮現出一位婦人在燭火旁一刀一刀削着木劍,對着自己說笑的場景。

小心收好木劍後,沈玦徑直朝前廳走去。

前廳里除了幾張壞掉的桌椅板凳還在,稍微值點錢的字畫花瓶全都不見了。

沈玦環顧四周,感概:

不愧是沈府的下人,把「賊不走空」發揮到了極致。

不再多想,沈玦清了清嗓子,小聲喊道:

「前輩,前輩還在嗎?」

話音剛落,一道透明身影出現,只見他伸了個懶腰,身影逐漸凝實,最後變成一位身着儒袍的老者。

老者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說道:

「沈小子,叫醒老夫何事?咦?你是三魂歸位,恢復記憶了」

沈玦見老者一眼看出自己變化,也不掩飾,直接道:

「小子昨日自夢中驚醒,這才記起十幾年的種種往事。」

沈玦心道:

「果然機緣還在!」

也不怪沈家人在這尋不到東西,一是因為沈父本就生性多疑,下人們只當搜查小院是例行公事做做樣子也就罷了。二就是因為這地方確實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一道他們看不見的靈體。

老者自顧自的說道:

「當年見你天賦異稟,忍不住在你母親面前現出身形,打算收你為徒。誰知你小子竟三魂缺一……我觀你隱隱有突破的跡象,此次前來,多半是為了那部功法的後續吧」

沈玦拱手說道:

「還請前輩賜法。」

老者想的不錯,這就是沈玦來此的目的。

自己年幼時這位老爺子時常自顧自的比划著一套奇詭的動作。他生性痴傻,只當又是母親找來的什麼武功要讓他照着樣子學。

可這些動作較之於尋常武學複雜太多。兜兜轉轉幾年,直到七歲,他才得以全部學會。

如今三魂齊聚後,身體隱約有突破的跡象,卻總覺得有所欠缺,料定和老爺子的後續傳承有關。

「哈哈哈。」

老者大聲笑道:「你本就是老夫弟子,傳你後半段也無可厚非,可這套武學的來歷卻沒那麼簡單。」

沈玦不解,只好拱手道:「還請老師賜教。」

老者隨即開口解釋道:

「這套動作乃名喚《引魂訣》。名字像道門的絕學,實則卻是貨真價實的邪道功夫.

你三魂缺一,你母親認為你只能修鍊武道。實則不然,天下武者眾多,又有幾個能只看動作就到八品丹田呢?這引魂決奧妙無窮,僅憑動作手決便能把天外邪魔拘來識海之中,用來提升使用者的力量。可天外邪魔實力強大,千奇百怪,修鍊者稍有不慎就會被控制,變成只知道殺戮的人魔。

好在引魂訣每次施展只能攝取一道天外邪魔,加上你三魂缺一,因禍得福。它們入你識海後,只能見到一片混沌,對你各種蠱惑攻擊全然無用,最後只能受到壓制,反哺你的肉身。」

聽完老者的講解,沈玦神色複雜,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一方面自己確實應該感謝老者,貌似自己能突破八品以及三魂歸一都多虧那叫《引魂訣》的功法。另一方面則是,原來自己修的不是武道而是邪道啊。

大楚可是明令過,凡修妖邪者,格殺勿論,誅三族。

沈玦不解,如果僅是喚來一道天外邪魔拘押在識海中,朝廷也不至於殺無赦,誅三族啊。他不相信偌大個王朝,連解決一道天外邪魔的本事都沒有。

老者看出了沈玦的疑惑,繼續解釋道:

「小子,你是想說,朝廷為何不找幾個高手掠陣,一同壓制天外邪魔,成功後,再由修鍊者掠奪能量不就行了。

沈玦尷尬的笑了笑,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

可這麼簡單的方法朝廷應該也能想到吧。

老者摸了摸不存在的鬍子,再次開口解釋:

「如果只是走火入魔,朝廷可不會誅人三族。邪道功法都有一個特性,一旦修鍊,便不能半途而廢。

這引魂訣,不管你平時是否使用,每三年都會識海內自行施展一次。這時,往日被鎮壓的天外邪魔也會在這個時間點集體暴動。加上一旦施展又會招來新的天外邪魔,反反覆復。縱然你僥倖壓制住一次,可能壓製得住一輩子嗎?

小子,縱然你平日里痴傻不會主動使用。可這些年過去,從你學會開始至少自行施展了三次引魂訣,腦袋裡恐怕已經有好幾頭邪魔了,得虧你三魂缺一,不然早就死了。」

史料記載,大楚乃至整個中土,凡是修了邪道功法的人,最後都會變成只知道殺戮的人魔。這就是為什麼朝廷對邪道功法修鍊者格殺勿論的原因。

沈玦面色難看,如今他記憶恢復,記憶力更勝以往。

這些年間發生的事都被他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看得清清楚楚。

他清晰記得,從七歲學會後,他每三年施展一次,也就是說此時此刻,他腦袋裡已經有三頭邪魔了。

最近一次自動施展引魂訣是在三年前中秋的前一天。

中秋前一天,那不就是今天嗎!!!

如今自己可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