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 - 第十章 紀南順利撿漏

酒吧。

楚嫣然拿着酒瓶,面前已經有了十幾個空酒瓶。

楚嫣然也不知為什麼會跟眼前的這個男人來酒吧,還會喝這麼多的酒。

「你知道你現在去找夜楓,會發生什麼嗎?」

楚嫣然今晚穿着一件薄薄的黑紗睡衣,長長的秀髮垂落在身後,其面前若隱若現。

但紀南卻沒有的慾念,有的只有同情,她和他是那麼像。

至少不能表現出來。

原著中楚嫣然到夜楓的別墅後,遭到夜楓的一陣嘲諷折磨,被一次次拉低其心理防線。

原本是一個冰山美人卻變成了行屍走肉,變成了一名陪酒女,人人都可以對其發泄**。

紀南望着面前這個喝酒吐出來比喝進去還多的女人搖了搖頭。

楚嫣然聽到紀南的話,不禁想起,她在夜楓的房間里的畫面,不禁又拿起酒瓶。

「呵呵,你們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是不是以為你這樣安慰我,就可以讓我心生好感,然後……。

或者說你以為這些酒可以把我灌醉?」

楚嫣然看着紀南眼神充滿鄙夷,她早就對這些男人失去了信任,天下男人都一樣。

有時候楚嫣然真的很恨自己為什麼要長成這樣,自己為什麼不能長丑一點,自己要是一個女兒身。

楚嫣然藉著酒勁越想越氣,拿起旁邊的酒蓋就劃向自己的臉。

紀南嘴角抽搐,你確定你沒有被灌醉?

迅速來到楚嫣然旁邊,抱住對方,抓住其雙手。

「怎麼!捨不得啊!原形畢露了吧,果然還是因為這副皮囊。」

楚嫣然猛然咬向紀南胳膊,含糊不清碎語着。紀南嘆了一口氣,緊緊抱着對方,任憑對方咬下。

「 知道你現在很不甘,你為這個家族付出了很多,可他們說拋棄就拋棄了。

但你這就準備向生活低頭了?這可不是我認識了那個遇到什麼事都不會低頭的冰山美人。」

楚嫣然心神微顫,咬向紀南的胳膊不知不覺又用力了幾分。

紀南卻露出微笑,知道對方是聽進去了。

「其實你沒有錯,要怪就怪你現在太弱了,只有你變強,那麼誰都不敢欺負你,就算是夜楓

也不行。」

楚嫣然鬆開紀南的胳膊抬起頭,望着紀南那俊郎的臉有些呆愣,不知為何她從紀南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從來沒有的安全感。

讓她想就一直在對方的懷裡,她不再是那個冰山女總裁,這讓她有些不知所措,慌亂與恐慌。

「哼,說的好聽,接下來是不是說你可以讓我變強,然後讓我跟你走啊!」

楚嫣然撇過頭,眼神有些不敢與紀南對視。

紀南看着楚嫣然的表情,知道這是喝多了,加上自己在對方最無助最脆弱時出現,自然會有一些衝動。

但紀南沒有回答,依舊只是緊緊抱住楚嫣然。

呵呵,望着佳人現在的狀態,為什麼自己要主動?

果然楚嫣然現在思維有些混亂,見到紀南沒有任何的動作,不由有些氣憤,她都已經暗示這麼明顯

猜你喜歡